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電腦 4

2015/9/22 — 22:32

55Laney69@flickr

55Laney69@flickr

【故事】電腦

那天 Julius 和 Ida 又吵了一架。不幸地,我又在場。聽著他們爭吵,我確實看到他們之間決定性的差異。我想他們的感情已經走到盡頭了。當然我畢竟是人,自問無法客觀去判斷誰是誰非,但我想,問題還是出在 Julius 身上為多。

在 Ida 而言,她不過是想理解 Julius 多一點,而且,她自然而然地覺得,Julius 也會想要得到別人的理解。

廣告

而 Julius 對著她,甚麼都不想說。不知為何他似乎認定 Ida 不會明白他的偉大計劃。儘管 Ida是他的女朋友,可是他告訴我的,甚至比 Ida 還要多。

「我也不需要你明白我。」那是他的說法。「我不需要人明白。

廣告

「如果世界上只剩下最後一個願意理解你的人,那就是我。」她說。「如果連我都不明白你在做的事,那你做來還有甚麼意義?」

「我做來自 high,唔俾呀?」

而事實是,他做來不是純為自 high。我不久前才聽他說,他想要令世界有翻天覆地的改變。

當然為甚麼需要改變,怎樣改變,改變了又怎樣,他都似乎沒打算詳細跟我講。他讓我知道的,只是片面。他還是把最多的時間留給自己,一個人躲在房間做事。

自己躲在房間做著只有自己明白的事,坊間稱之為「宅男」。然而就我所認知,Julius 決不是一個宅男。在有需要的時候,他總是可以好像超人變身那樣,突然變成某家跨國企業的 CEO,在人面前侃侃而談。

何況他剛剛才跟我說,他想要讓世界有翻天覆地的改變。

Ida 給他氣得奪門而出之後,我追了出去。反正在我在 Julius 處也無要緊的事。他也不需要我,肯定。

我們在店坐下。她要了大大一杯啤酒。

「這個世界真有不需要被理解的人嗎?」她問。

「沒有的吧。」我說。

「那他到底想要被誰理解呢?」

我想了一下,然後道:「我想是未來的人。」

「好像畫家希望死去後能在藝術史上留一筆?」

「我也不大清楚。」我抿緊咀唇思忖,然後繼續說:「可是,確實有許多這樣的人:他們做著這個世代誰也不理解的事。甚至,絕大部份人都會覺得他們做錯。而這些人也會不介意。儘管承受莫大壓力,他們只希望自己能獲後世理解。」

Ida 沉默良久,談起 Julius 的一段往事。我是在出來社會工作後才認識 Juilus 的,從來沒有聽說過他在大學的事。Ida 則跟他曾是大學同學,雖然讀的是不同學系。她說,Julius 很久以前開始已經對電腦感興趣。在大學時代,他確實是個宅男,除了提高自己的技術之外,對一切都不感興趣。

一次他申請了一份獎學金,想要去 MIT 進修。他志在必得,因為他知道自己無論是智慧、知識還是技術,不僅是在大學,哪怕在香港也可以說是一流。

事實也是如此,一如我曾經講過,他是奇才。

西裝骨骨的去面試。面試時考官問他:「給你這個機會,你想要用來幹甚麼?」

「汲取知識,提升技術。」他說。

「不不不,我不是問這個。」考官搖手。「而是問,汲取知識,提升技術後,你想要用來幹甚麼?」

這個問題倒把他難倒了。當時的 Julia 從來沒想過,提升技術之後要幹甚麼。賺錢?他沒興趣。幫助有需要的人?雖然說得好聽,但他不想講大話。於是他只好道:「我只希望提升技術。沒有想到要做甚麼,也不覺得要做甚麼。」

話一出口,他已知道這個答案將讓他名落孫山。然而這一天對他來說,最大意義不在於失敗,而在於他明白了一點:原來這個世界要求技術必須為甚麼。2015 年的香港不是古代武俠世界,沒有人需要誰追求武林第一。就算你打遍天下無敵手,大家都只會問:「打遍了又怎樣。」「武林第一為甚麼。」

如果你沒有為甚麼,你就沒有價值,從電腦的角度講就是垃圾程式,或廢物。

「所以,Julius 不是所謂的毒男。」Ida 說。「他想要的其實不是那份獎學金,而是想要得到認同。他追求技術,也是想得到認同而已。當他發現原來技術無法讓他取得認同,他就去想,要用技術幹甚麼,才能得到認同。」

她把啤酒送進口裡,像說服自己似的又說:「他是真的很需要人認同。」可以聽得出,語調裡有種女性獨有的憐愛。

「或許根本沒有所謂宅男。」我說。「誰都需要被理解。」

「沒有誰能獨自一個永遠活下去。」她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