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電腦

2015/9/17 — 23:05

【故事】電腦

她終於離開以後,我好像漸漸明白一件事:所謂保留個人意志,其實真的、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

我發現自己對「個人意志」有太多的依戀,對「集體意志」又有過量的誤解。曾經人們這樣說:「集體意志不過是極權主義的借口。」我也信過這句話。但如今我不得不承認,這是錯的。事實上人類一直以來對「集體意志」的想像都沒有很完善。在他們眼中,真正的「集體意志」其實並不存在,就算存在也不穩定,始終有人要淪為單一極權意志的傀儡。他們想像不到永不成為任何人傀儡的「集體意志」是怎麼一回事。對,這是超越人類認知的觀念,誠如 BaCn 的意思,要人類理解「集體意志」,就好比要一點理解一條線、要一條線理解一個面,或者要一個面理解一個立體那樣難。不只是難,那是次元上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

廣告

你也無法用語言描述絕對「集體意志」的含義:當意志構成真正的集體,它本質上就與單一個體無異。因此你不需要交流,也就不需要語言。你看到的就是集體看到的,你的愛是集體的愛,你的性慾是集體的性慾,要語言來做甚麼呢?由此我想像 BaCn 的世界或許是鴉雀無聲的。

我想像,此刻她就在一個靜謐的高次元世界,閉上眼睛,微笑著享受永恆的幸福。

廣告

此刻的我大概正處身於淺水灣海灘上。無法確認,因為四周漆黑一片。隱約可見手錶剛過凌晨十二點一分,才知道午夜的無燈的淺水灣,是如此黑暗。

然後閃電又來了,我連忙緊閉雙眼。於是我質問自己,為何要閉上眼睛?直接答案是:為了避開催眠。可是如果你問我,為何要避開催眠,我便答不上了。我嘗試(只是嘗試,因為我根本不可能這樣做)把意識抽離自身,想像自己的靈魂跳出體外,從第三者角度審視我這個人。於是,儘管只是想像,但我還是看到了自己潛藏的恐懼。這恐懼來自對「集體意志」的不安。或者可以說是對意志次元轉換的驚徨。不不不,都不是,歸根究柢,說穿了不過是對未知的徬徨而已。一如雙眼被蒙住時把不知甚麼東西塞進口裡;又似小學畢業生初入中學校舍;更像,對了,像死亡。人人都懼怕死亡,儘管從沒有人知道死亡是怎麼一回事。死也有可能是次元的提升。若果是,何必害怕?偏偏就是害怕。

我仍然選擇閉上雙眼,迴避 BaCn 的催眠,不過是因為,我對未知有所徬徨。

但難道我要承認,「集體意志」果真是比「個人意志」更高次元?

難道我要承認,BaCn 創造的世界,要比我們處身的更佳?

我們?想到這裡我不禁失笑。這個世界已經失卻「我們」這個概念。她已經走了,已經成為了 BaCn 的一部份。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

彼岸明明這麼美好,而我卻在逃避。或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