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1%愛香港約章

2017/3/10 — 14:41

//現時港人平均壽命約為 30,808 天。1% 即 308 天。//

//現時港人平均壽命約為 30,808 天。1% 即 308 天。//

拒絕無力 對抗強權

《1% 愛香港約章》運動

你願意付出 1% 的生命,守護這 100% 屬於你的城市嗎?

前言

我們若有明天,明天在哪裡?

廣告

五度釋法、無盡謊言。香港自 1997 被回歸以來,核心價值屢受打擊。二十年來儘管我們抗爭不斷,卻成果甚微。從佔領中環到佔領西環,接二連三的失敗令我們深感無力,彷彿付出的時間與汗水盡徒然。

「鳩做」之聲不絕。也開始有人說,「鳩做」,還不如不做,甚至在他人為港盡力之時,不僅不參與、不支持,反發冷嘲熱諷之犬儒言論,變相與建制同陣線。消極態度固然可悲,更可悲的卻是我們知道,消極有理。反正我們又能做些甚麼。自焚嗎?自焚也沒用。

廣告

然而我們不可以消極,因這正是極權所樂見。香港人必須告訴自己,我們可以不墮入狡黠者的消極陷阱,只要每個人都願意,為香港付出 1% 的人生。

 

《1% 愛香港約章》正文

愛香港的人民──

1) 承諾付出:

現時港人平均壽命約為 30,808 天。1% 即 308 天。我們願意為香港付出最少 308 天,無條件參與一切有利爭取民主自決,守護香港核心價值的社會運動。

2) 拒絕無力:

若連付出 1% 人生也做不到,我們如何有資格言說無力?直至完成 308 天承諾前,我們認定香港仍有奮鬥的空間和必要,不輕言灰心放棄。

3) 抗爭自主:

「自己香港自己救」。308 天為誰、為何、如何出力,由個人決定。對他人選擇,我們樂意理性討論,但不作惡意批評。就算政治立場不同,只要以自救自強、打倒暴政為己任,便是同路人。

4) 全民奮抗:

抗爭是眾人、為眾人之事。香港需要更多人去守護。我們願意宣揚《1% 愛香港約章》,讓更多人執起武器,抵禦外敵。


具體運作方法

1) 簽署約章;

2) 自發進行有利香港的建設、抗爭運動,形式隨意,遊行、助選、義工、撰文等均可;

3) 以日數為單位,記錄自己付出,公開紀錄可收與同路人互勉之效,唯私人亦無不妥;

4) 若以捐獻作為付出途徑,可將金額按日薪折算成日數;

5) 在達成 308 日目標前,拒言無力。

 

讀畢全文,Nick 低下頭,雙眸瞇成一線,嘴唇緊抿,攤坐在靠牆的長椅上,定睛注視餐桌對面的彪。

西裝骨骨的彪雙手交疊桌上,鞠躬說:「希望你能簽署。」

啊啊啊,這神情真像日劇角色。Nick 想。

「唯有行動才能拯救香港。」彪大聲道。也許因為午飯時間的麥當勞太吵。

「甚麼時候開始弄的?」

「半年前。不過醞釀意念已有年多。我覺得香港無力感太強,所以希望做點事。」

「有人理你?」

「是你的話,一定能夠理解。」

Nick 站起身。「吃甚麼?我幫你買。」

「凱撒沙律餐,飲鮮橙汁。」

「養生。」Nick 說。

很多人排隊。Nick 邊排邊看 menu,盤算要吃甚麼。正在做 promotion 的就是凱撒沙律餐。透明玻璃盤中,蔬菜花花綠綠,還有晶瑩剔透的水珠在上面。

老麥,這也太滑稽。Nick 懷疑水珠裡面可能有農藥。

他寧願吸一口氣,讓油膩味兒填滿鼻腔。

早兩天,大學畢業後一直未見的彪,突然 PM 約他午飯小聚。他還以為是賣保險。不料彪拿出的卻不是單張,而是約章。彪問的也不是「朋友,你有為未來打算嗎?」而是「朋友,你有為香港打算嗎?」

連 BBA 撚都要這樣跑出來,香港變了,時代變了。

Nick 捧沙律餐和一份脆辣雞腿包餐加大、外加四件脆香雞翼回去。

「麻煩你了,有夠久的。」彪說。

「趕時間?」

「Lunch time 兩點完。」

Nick 看錶,時為一點二十八分。「今時今日,打工仔真係『粒粒皆辛苦』。」他說。說完便開始吃脆香雞翼。

彪把擱在桌上的約章推前:「你看怎樣?」

「在哪裡發達?」Nick 像沒聽到他的話。

「社福機構。」

「社工都算好搵。」

「不是 RSW,是 admin。」彪呷一口橙汁。「社福界太缺乏懂 admin 的 admin。」

「自作自受。誰叫社福界給 admin 的錢,比社工少那麼多。」

「夠生活就好。你又怎樣?」

「全職炒股。」

「全職炒股。」彪重覆。

「怎麼?」

「只是沒想過。」

「彼此彼此。」

「倒也是。」彪不自在地挪動身體。「夠生活?」

「夠養活一個人一隻倉鼠。」

「倉鼠......」

「就是在滾輪裡面跑呀跑,除增加碳足印外哪裡也到不了的倉鼠。」

彪點下頭,擺出一副沉思的樣子。鄰座的小孩不斷大嚷將薯條像飛刀那樣擲出。帶鄉音的母親喝他不可以曳,小孩不理,母親就罷手,任由麥當勞姐姐在旁乾急。Nick 以秋風掃落葉的速度吃完脆香雞翼,吮吮手指,啜口可樂,撕開脆辣雞腿包的包裝。

彪看他被褲頭勒住凸出的肚腩。

「我看你,有點中年發福。」

「不用上班,身體活動也少。」

「你應該學學倉鼠。」

Nick 無聲的笑。

彪繼續道:「兩年前開始有 regular 做運動,打壁球。很方便,一個人都可以做。雖說其實不過是將球一直打過去,彈回來,打過去,彈回來,可是,做運動就是這麼回事。不做就會發福,也許會患糖尿病、心臟病、高血壓……」

「你不要咒我。」

「只是在勸你。」

Nick 無意識地伸手捏自己肚腩,少頃才道:「就是覺得累,提不起勁。」

「哪裡有不累的運動。」

彪又把約章往 Nick 的方向推。

Nick 告訴他:「本來以為你會賣保險。」

「那還見面?」

「就是想多買一份保險。」Nick 解釋。「最近不是有研究說,大多數癌症成因都不是生活方式出問題,而是『運氣不好』──BBC 就是這樣寫的──『運氣不好』。運氣不好,做幾多運動都無補於事。所以我需要保險。」

「我沒有賣保險,也沒有買保險。」彪道。

Nick 咧嘴笑。「你應該買的。先生,你有沒有儲錢的習慣?你打算甚麼時候退休?你──」彪在他面前正襟危坐,儼如一個教訓小孩的父親。「Nick,保險買不了健康。」

Nick 只能聳聳肩,不斷把薯條塞入口。一條薯條突然往他臉飛撲而來。母親一巴掌打在鄰座小孩手上。「兜叫左你唔口狗。狗乜野?狗到叔叔。」孩子哭,哭聲幾乎蓋過 Nick 的話。

「你知道以前政治系有足球隊?」

彪豎起耳朵聽。

「畢業後我們一直有定期練習,直至兩年前。」

「兩年前?」

「前鋒患上急性血癌。沒有買保險,買不起標靶藥,死了。」

彪的視線落在鄰座哭泣的孩子身上。他的身體繃緊,一動不動,看上去像蓄勢待發的拳手,卻不知要把拳頭揮向哪裡。

也許是揮向他自己,Nick 想。

良久後彪才問:「叫甚麼名字?」

Nick 說出名字。於是彪的肌肉瞬間鬆弛,像洩氣的皮球。他只是默默吃完沙律,然後將餐具盤子整理好,擱到一邊。

看樣子差不多了。其實 Nick 不想讓彪失望,可那實在是沒辦法的事。

「就是稍微變得看清現實而已。」Nick 小聲說。「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彪苦笑一下,掏出手機,打開瀏覽器撥弄一陣。「我不是看不清現實。告訴你,我也很怕死──」

「──我知道。所以才打壁球。」

「人生不是這麼沒希望的。」他把手機交給 Nick。螢幕寫道:「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 Internal Medicine》研究發現,每周做 2.5 小時運動,有助降低患癌風險 7%。」

「我知道。」Nick 說。「就是 93% 風險無法降低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