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Social Capitalism

2015/7/10 — 23:53

flickr圖片:Wolfgang Lonien

flickr圖片:Wolfgang Lonien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Social Capitalism)

我個 friend 是一個保險經紀。

「我……去了做保險經紀。」兩年前他這樣說。臉上浮現出恐懼、愧疚與誤判的神色。隨即他便連忙補充:「但我不是叫你買保險啦。」好像害怕我會二話不說拍檯就走似的。

廣告

我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也沒甚麼。」我說。「只是我不覺得你擁有那種必要的外向性格。」

廣告

「……也沒甚麼,試試看。」

「會很辛苦吧。」

「……只要不被歧視就好。」

很多人說,「賣保險」是出賣人際關係,或者理論點說,把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物化、商品化、資本化。講心豈能講金?於是批評之聲便如雨下。我個 friend 幹保險的這兩年間,也淋過許多這樣的雨。

但無論淋多少雨,數還是得跑的。為了讓他達到最少不會被炒的營業額,我個 friend 必須努力、向上。

首先他不得不做的第一件事,是擴闊社交圈。親朋戚友是保險經紀最具潛力的銷售對象之一。這一點不難以理解。買保險,當然要講個信字。講個信字,當然要找相熟朋友。他盡力讓更多人,覺得他是相熟朋友。

為了讓更多人覺得他是相熟朋友,他不得不積極參加各種各樣的活動。飯局、行山、遊船河……他不止約有錢人,也約沒錢人,甚至目測不可能會成為客人的人。因為一個前輩曾這樣教他:「不要短視。任何一個朋友,都可以在你最出其不意的一刻,成為貴人。」他聽著覺得有理,緊記在心。

為了讓自己參加各種各樣的活動,他不得不大幅提高開銷。飯局不能次次去麥當勞。能夠因應不同的人和事判斷餐廳的層次,是成熟世故的表現。見李嘉誠去大排檔,見兒時玩伴去半島酒店,都被視為不合符社會標準的選擇。總之,應酬錢是省不得的。

為了錢,他需要賣好多好多保險。兩年過後的今天,我個 friend 又多朋友又有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