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8/28 - 19:56

教學上的三個難題

資料圖片,來源:Evan Wise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Evan Wise @ Unsplash

已經開始了教學一段時間,發覺在三個地方遇上問題,可能自己還是需要一點時間去想通。

第一樣是學生的離去。

畢竟年紀還小,很多時候在初學的階段中,小朋友也未必一定會認定國際象棋就是自己喜歡的活動。其實離開很正常,畢竟如果自己已經有喜歡的活動,那就沒必要浪費時間在另一樣活動之中,浪費自己的時間和金錢。只是我有時還是想不開,擔心是不是自己的教學能力出現問題,學生才不喜歡下苦功,不喜歡下棋。沒有辦法分辨出原因,自己有時候轉進了死胡同。

廣告

二是家長的參與。

我覺得這裏有兩個說法,一是家長在課堂之中應該盡量出席參與,和在課後與子女一起做功課和下棋;二是家長在上課的時候不應該出現,老師才是課堂中的權威。到底老師應該要有能力獨自處理,還是應該需要家長的參與,甚至是家長在多大程度上的參與,也是其中一個我覺得比較苦惱的問題。

有兩位學生,在暑假之後從星期三上課變成星期六上課,本來兩兄弟週三分開各自有課外活動不會見面,但是現在星期六都會同時在家中。

父母甚忙沒有辦法陪伴左右。暑假回來後開始上課,不知道是不是新時間的關係,有時候哥哥睡不飽,有時候弟弟太早醒了起來找哥哥,我自己一個人有點吃力,沒有辦法同時應付兩個人。

剛好這對兄弟和別的學生有所不同,別的學生哥哥弟弟上課一起時不會有問題,但是這對兄弟則比較特別。畢竟不是他們的父母,語氣和請求我都盡量很溫和,不知是過分客氣還是不懂得拿捏分寸,兄弟兩人一起的時候我完全沒有辦法控制場面。

上個星期課教到一半,控制不了場面,甲狀腺發作,頭暈目眩汗流不止。

就觀察而言,家長的參與性越高學生的成績越好,但是當中的比例要如何和老師配合,老師也會不會因此被覺得無能,家長自己本身有要事不能幫忙,這是一個至今我無法想通的問題。

三是群己權界。

直話直說一直都是我的弱項,有時候為了要學習和了解事實,有些地方不夠注意,很容易得罪人或者發出錯誤的信息。

在得到其他學生家長的同意,我給那對兄弟的家長傳了一些其他學生上課的情況,說明了其他學生上課的時候也比較安靜,可能這對兄弟有點特殊的情況,需要老師和家長想想辦法。

傳影片的時候其實我只是純粹想分享,又或者真的有點對於家長一路以來幫忙提點功課和練習,有疏忽和不足之處有點失望。

家長看到了我的訊息,一方面懷疑自己的小朋友其實是不是已經不喜歡學習國際象棋,另一方面也擔心我是不是身體的健康出了問題,是自己的孩子導致老師生病,於是提出暫停上課。

對於自己的過失一向都很執着,一來這個行業收入本來就不穩定,二來也很不希望在搞不清楚情況的時候就放棄。

自己再細心想想:也許是新日子,讓哥哥和弟弟的休息時間需要再調整,我可以縮短課時;也許是他們家中的玩具太多,應該要在自己的睡房上課;也許是他們應該養成習慣,平日上課前可以在家人或傭人幫助下,預先用手提電話拍下功課,以及錄音告訴我他們有的問題。兩個月之後情況也沒有改善,才應該暫時放棄。

執筆之時,還有待他們回覆。

再者,有時候我的確想找出一個最為妥善的學習方法,可以讓學生、家長、老師用最少的時間收到最大的效果,於是在我建立的家長群組之中,有時也會和其他人分享教學的個案。能看見其他人的學習成果和方法當然是好事,但是未必個個家長也覺得沒有攀比和壓力的心態,主動分享教學個案也許會對對方造成負擔。

當中的群體和個人分界,家長其實只是需要老師的服務,並無義務去幫助老師改善教學方式和成效,開始覺得在這個方面追求教學的方法更加完善,或者會在某個方面上和其他人的個人觀感產生衝突。

越想下去,越覺得自己好像其實能力也不高,也不專業,很多教學上自己的問題經驗不足,有待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