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5/7/27 - 7:34

散,亦有時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刻意在之前一篇提早告別,別有用心。已預期這個決定會引起些微反應,所以希望在這最後一篇,綜合讀者留言,加入自己感想,才正式說再見。又要引用區家麟的sound bite:有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到今天,最讓我意料之外的,不是讀者數目,而是讀者對葉朗程的感性指數。僅僅靠兩年零四個月的25萬多字,在沒有看過樣子、沒有聽過聲音的情況下,讓這麼多人認識、喜歡、討厭、又愛又恨,這是一個純文字創舉。

極度討厭葉朗程的某些人,多謝你們直到尾二那篇,依然堅持,以言不及義的作風,留下不着邊際的愚論。粗口橫飛的有、人身攻擊的有、禍及家人的,都有,但至少證明你們每篇有看,我不說多謝,還可以說甚麼?

「我」,只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作家,你們對這樣一個小人物說的話,竟能上心到這個境界,感激,也憂心。聽說,太過cynical的人,比較容易生cancer,珍重。
今天這個香港、地球,比葉朗程更值得你們憤怒鄙視的事何其多,對着我,你們已經這個德性,對着其他事,豈不嘔白泡乎?我的人生稱不上十全十美,但也非常接近,不是因為我擁有甚麼,而是因為就算有看不過眼的人事,也不會(亦不懂)抱着極端的態度面對。心中留恨,搵自己笨,我過得開心到不敢再奢望更多的地步,但願你們也快樂。

廣告

說葉朗程每況愈下的正常人,我也有話跟你說。對,說你們是正常人,真心的,因為不正常的是我。也試過走馬看花地把自己之前之後的文章作過比較,我只覺得自己寫得越來越好,而且我現實一點,看瀏覽人數。每個月的瀏覽人數,除了因為一年前某篇dramatically拉高了平均之外,之後都持續增長。
當然啦當然啦,持續增長純粹代表多人看,不一定是越寫越好。但算吧,一早知道自己患有喪心病狂自戀妄想綜合症,醫生話,就算唔係絕症,都係醫番嘥藥費。人總要一死,希望「自大死」個死相唔會太難睇。

餘下的,就是喜歡葉朗程的人,let me save the best for last。你們說,我的專欄幫你踢走Monday blue。但其實,每個星期一,總之有空,我一定第一時間看你們的留言,精心設計的、隨心隨意的、搞笑的、感性的,你們又何嘗不是讓我踢走Monday blue?

身邊的好兄弟都問,你不是要出書嗎?Keep住自己人氣好喎,賣得好啲嘛。不用了,我又唔係靠本書食飯,係就實揸兜。況且,我真的寧願日後做個沒有甚麼名氣的作家,然後出一本別人買來後有驚喜的書,好過做隻當紅炸子雞,然後別人把書買來後覺得不值。更何況,「keep住人氣」是職業作家的責任,我是業餘的。要記得,總會記得。

就正如好幾位讀者的名字,其實我都已早記得了,也不知在甚麼時候,這些名字在我腦中植入了一種溫暖的親切感。寫每篇其實都有很多計算,但千算萬算,也算不到原來純粹靠支筆都交到朋友。究竟是我的文字厲害,還是你們對我慷慨?

「你作為一個不露臉的作家,寫出我們這些露臉的人不敢說的話,我們含淚默默點like。」呢句誇啲,不過我buy,多謝你。「自己平時嘅筆風嘗試變到葉朗程寫嘅風格,喺考試 even用你嘅風格去作自己嘅文章。」我小學作文攞過一百分,但上到中學後,每次中文只是僅僅合格,祝你好運。

「如果你鍾情Mandy Lieu嘅貨色,咁你絕對有需要提升吓自己。」你搭船去澳門同華哥講啱啲。「條茂利寫嘢,向來都略過唔睇,免污染雙目。」矛盾喎,略過唔睇?咁你又知茂利?「葉朗程啲文章擺明係吹水。佢係行內人?真正行內人根本睇完佢啲文都會笑出聲!」叻叻豬,畀你講啱咗,我真係笑咗出聲。

「每星期看你的專欄,每次都聽到徐緣把聲。」香港地生活緊張,幻聽好平常。「係你令到private banking從此落入凡間,亦令好多朋友問我係咪葉朗程。」你係咪曲線讚緊自己靚仔?「By the way,你應該要請謝安琪食餐多謝飯。」嗰篇文之後,張繼聰先生接咗個Soyjoy廣告,廣告商要求佢講嘅對白係:「兩餐之間,我嘅選擇。」你真係覺得應該請食飯嗰個,係我?

「坦白的說,近來的作品真的沒當初的過癮。」明白的。第一晚抱着林志玲,好過癮;但當你抱到第九百八十幾日之後,你還會覺得過癮嗎?這樣你就明白了,林志玲沒變,變的是你,但這是人之常情。重點是,可能唔再過癮,但你有沒有發現,你仍然在抱着她?為的已不是過癮了,而是你知道,沒可能再找到這個class的女人。
「身為你的fans,已經有點『其實你寫甚麼都覺得好』的bias,每次見到不好的留言都會心痛。」感激。你這樣說,讓我想起劉德華在《志雲飯局》的一句話:「朋友係,唔理你做得啱唔啱,總之撐咗你先。」沒有你的盲目支持,葉朗程那來今時今日的氣燄?

捨不得你,有緣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