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加坡校長給家長的一封信

2017/5/25 — 9:41

資料圖片:Vanessa Mae

資料圖片:Vanessa Mae

網上瘋傳一封新加坡校長給家長的信,道盡亞洲家長對成績的執念,「在這些即將面臨考試的學生當中,裡面會有一位完全不懂數學的藝術家,會有一位對歷史毫無興趣的企業家,會有一位對化學毫無感覺的音樂家,會有一位視體力比物理重要的運動員。如果你的孩子在考試中有好成績,那很好;但如果他們考得不好,請告訴孩子:沒關係,那只是一場考試,人生中還有很多值得去做的事。」

現代不少父母,往往把自己的期望粗暴地強加於孩子身上,要下一代作為執行者或補償者,因而剝奪了孩子的天賦與夢想,當孩子變得和自己你的期望有落差時,便不禁露出失望或嫌惡的眼神,在不知不覺間打擊他們的信心及尊嚴。

母親給女兒摘月亮

廣告

像我有個好友,自小家境貧窮、讀書不成,幸運嫁得好,口頭襌是:「我要給女兒最好的,她要天上的月亮,我都會給她。」她給女兒讀最貴的國際學校、跟最好的鋼琴老師,每次有親友到訪,都要女兒給大家演奏,可女兒總是不情不願。結果女兒在考畢演奏級那天,用搥仔發狂打爛家裡那台名貴的鋼琴。

又認識一位傳媒前輩,開口閂口:「我所做的都是為他好。」他扭盡六壬為兒子爭入名校,迫兒子學這學那,最終能文能武十八般武藝考入牛津大學法律系,成為其經常展示的勝利品。兒子卻在畢業那天留下畢業袍,並附上字條:「這就是你們想要的!」從此消失在父母的生命中。

廣告

最快樂的最後一名

還記得Vanessa Mae嗎?那個11歲就被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取錄,15歲出版首張個人專輯便狂銷800萬張,21歲已在35個國家巡迴演出,邊跳舞邊用小提琴拉奏《梁祝》的美少女。在起跑綫上贏人九條街的她的童年又是怎麼過?其「虎媽」陳小鸞打從女兒三歲起,迫她年中無休沒日沒夜的練琴,女兒交甚麼朋友、穿甚麼衣服、去哪裏玩,甚至女兒最喜歡的滑雪,她也要管,「若是你滑雪折斷了骨頭,那我的投資就會化為烏有。」直至21歲生日,Vanessa Mae與母親決裂,並一步步重拾兒時對滑雪的夢想,更於2009年毅然中斷音樂事業,移居瑞士開始滑雪訓練,門牙、肋骨、手指都撞傷,並以其中文名字陳美註冊成為泰國滑雪選手,以35歲高齡出戰冬奧,雖然最後在女子高山滑雪超級大回轉比賽中「包尾」,卻自稱是「最快樂的最後一名」。

父母對子女的愛,本該是無條件的,無論他們考幾分,父母依然愛他們,正如新加坡校長在信中最後的叮囑:「成績並不代表一切,請不要以為醫生或工程師,就是世界上最開心的人。」而作為父母的你,只須持續的陪伴,陪伴孩子去征服世界上任何的困難,陪伴孩子了解這個千奇百趣的世界,陪伴孩子慢慢長出一對堅強的翅膀,陪伴孩子朝著自己的夢想直綫前進!

(本文原刊於《am730》作者專欄《#媽me些牙》,此為作者加長版)

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