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斷捨離」與「LESS IS MORE」

2016/6/28 — 19:41

(圖:佐佐木文雄 Twitter)

(圖:佐佐木文雄 Twitter)

日本一位佐佐木文雄先生,全屋只得3件恤衫4條褲,沒有任何多餘的雜物,奉行極致的簡約主義。近年在日本興起一個詞,叫「斷捨離」。這個詞由日本人山口英子所創,據她所說這是「斷行」、捨行、離行三個字的縮寫。山口是一位「雜物管理咨詢師」,她甚至擁有「斷捨離」的商標註冊,可見「斷捨離」除了是一種生活方式和哲學,亦是一門生意。「斷捨離」的意思,是指當我們斷絕對物資的依賴,捨棄多餘的物件之後,內心亦會得到解放。的確,訪問中的佐佐木先生,指出「斷捨離」之後,反而得到更多的時間和空間,更能用心的生活。

簡約主義的鼻祖 - Hannes Meyer 1926 年的 coop zimmer 設計。比很多今日的所謂「簡約」更簡約。

簡約主義的鼻祖 - Hannes Meyer 1926 年的 coop zimmer 設計。比很多今日的所謂「簡約」更簡約。

廣告

簡約主義的生活態度和美學,在上世紀初已經出現。建築師談簡約,第一個想起的必然是密斯(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可惜的是近年大家對密斯太過輕率,動不動就請他出來,濫用了大師。例如我們常常以密斯的一句「Less is More」,作為大師對簡約主義的定調。其實這個講法是有點遺漏的。因為密斯的這一句,其實借用了詩人Robert Browning的詩句,來回應記者對何謂簡約主義的提問。當中的重點,不是「Less」,而是「More」。以最少的介入,對空間做最多的影響。密斯認為,空間裏的佈局和傢具,都深深影響到人在空間裏頭的流動。我們的步行時的姿勢、動作、方向、快慢等,都受到空間裏佈局和傢具的影響。因此無需任何房間和房門,都可以營造居室裏頭的各個空間,空間自由流動,同時亦形成可以滿足不同用途的角落,這就是所謂的「open plan」。大師的構想前衛,當然不是人人能接受,甚至他的客戶亦有所怨言。Dr Edith Fransworth 委托密斯為她設計一座摩登前衛的居所,卻發現大師給她的玻璃屋,連睡房有沒有一間,只有一個「睡覺的空間」(‘sleeping space’)。後來她甚至要控告密斯給她一個不能睡覺,不能添置傢具,不能擺放衣物的透明盒子。「Less」可能真的會 「More」,但未必人人頂得順。

密斯1951 年設計的 Farnsworth House

密斯1951 年設計的 Farnsworth House

廣告

Farnsworth House 的陳設

Farnsworth House 的陳設

倘在daybed 的, 懷疑就是 Edith Farnsworth 本人

倘在daybed 的, 懷疑就是 Edith Farnsworth 本人

另外一位簡約主義的信奉者,是Apple創辨人Steve Jobs。其中一張有關他日常生活的照片,由攝影師Diana Walker於1982年拍下。當年Steve Jobs只有27丶8歳,但已經是身家過百萬的成功人士。就在1982年的某日,Steve Jobs 於穿上了他的招牌黑色上衣,盤膝坐在洛杉磯(筆者編:相片攝於加州聖荷西,感謝讀者指正)的家中,拍下了這將相片。相片中的房間幾乎甚麼也沒有,被攝下的只有放在地上一個黑膠碟唱機,一盞坐地燈,以及他手上的一隻抔。無論這相片中的背景是Steve Jobs 特意安排,還是他真的家塗四壁,這張相片都表現了Steve Jobs似乎將自己的成就歸功於自己高度集中和高度簡樸的生活,以及如僧人一樣對自我的嚴格管束和制約。就算身家豐厚,要保持創作力和集中力,就要高度的控制自己居室的空間,撇除一切多餘和繁雜,騰出生活和思考的空間。

「Less is More」看似玄妙,其實道理很簡單,少了物件,多出的就是空間。在極度的簡約的空間之中,所有餘下的物件都是必須的,亦是最尤關重要的,和個人的關係亦更密切。「Less」很容易,但要達到「More」的層次,需要更高的覺悟。山口英子說她悟出「斷捨離」,是因為多年修習瑜伽,以及到日本高野山金剛峯寺參拜之後,看到僧侶簡單的生活而所生的覺悟。無論「Less is More」和「斷捨離」,都是近乎一種宗教修行和生活藝術。單單把雜物送到迷你倉,兩眼不見雖然換得一時乾淨,但説穿了其實仍然留戀凡塵,萬一引起火災就更加「罪過,罪過」。要完全撇除生活中的繁雜,斷絕多餘雜物的留戀,方能令生活變成藝術。否則,無論「Less is More」和「斷捨離」,都只是一場流於表面的演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