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斷臂的街頭賣藝人

2016/12/12 — 9:22

西洋菜南街,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西洋菜南街,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不平】

深夜,從旺角地鐵站E出口出來,抬頭就看見跪在一張紙皮上的中年漢。仔細一看,他只是坐著,低頭懺悔似的模樣,定晴望著面前悶聲不響的鐵盒,裏面盛著一些少得可憐的硬幣。我猶如來往匆匆的行人,朝他瞥了一眼,就重拾回家的步伐。內地的丐幫弟子,經常在鬧區騙取行人的同情心,見怪不怪。施捨分文,怕也會助長丐幫的氣焰,連累更多人無辜受罪,斷手斷腳,支離破碎。我皺了皺眉頭,在西洋菜南街的斑馬線前,等待紅燈轉綠。

這時,身後的人群漸漸圍攏起來。我好奇地別過臉斜睨了一陣子,只見一個身穿深綠色圓領套頭衫,藍色牛仔褲的青年人蹲在垃圾桶旁邊,胯下放著一個背包大小的白色櫥櫃。他彎曲著腰,下巴靠著櫃面的一塊玻璃板,瘦小的猴頭彷彿在拉鋸。紅燈轉綠了,我卻擠進人群,想看清楚他在玩哪門子把戲。誰知眼前的景象,雖引人注目,卻慘不忍睹。他抿著兩片削薄的嘴唇,叼住一根竹籤,熟練地挑剔著一塊黏土。兩隻斷了前臂的手,像退化了的雞翅膀,在寒風裏隨著他的平頭左搖右擺。綠燈剛亮起來,他已經雕琢出了一隻巴掌大小的熊寶寶。這時,圍觀的人紛紛向櫥櫃前的一頂黑色圓頂帽裏扔鈔票。圓頂帽的旁邊放著一張紙皮,上面寫著一行繁體字─「手工表演,多謝愛心支持」。我忍不住摸了摸錢包,掏出一兩個硬幣。

廣告

綠燈又亮起來,我剛想離開,卻看見他仍然單膝跪著,從抽屜裏小心翼翼地叼出一塊小黏土,放在玻璃板上,咬起一塊手機殼似的塑膠板,搓揉著那塊黏土,小心切割成不同的部分,然後拼貼起來,依樣畫葫蘆挑剔出精緻的輪廓,一隻可愛的小貓就這樣脫胎而成。這時,一個女生蹲下來,滿臉疑惑地低聲與他交談。我也蹲下來,問他這些泥娃娃一個賣多少錢。他咧嘴笑著,「隨便。」那一刻,我竟然妄想聽見的是粵語。

女生訕訕地走了,我也無奈地站起來,等待紅燈轉綠。過馬路的時候,我回頭看了看,只見他已經擦乾淨玻璃板,俐落地把賺到的鈔票、賣藝的工具,統統塞進背包,準備撒腿離去。

廣告

我在金雞廣場登上小巴,心裏忽然感到莫名的難受。天底下,不會有人意外斷了雙手,然後突發奇想,靠雕琢泥娃娃維生吧?何況,他斷了的雙手,長短一樣,會不會太湊巧了?這有什麼離奇,不就是丏幫弟子嗎?我的腦海裏油然浮現一個畫面:欠下高利貸的青年被黑幫的小混混捆綁起來,一雙前臂硬生生給電鋸切掉,鮮血噴濺,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認命吧。」他在西洋菜南街苦笑著。不!難道不可以追溯源頭嗎?難道不可以制止暴行嗎?我憤恨地咒罵著那些濫施酷刑卻逍遙法外的幕後黑手,無聲地吶喊著。

 

作者簡介:塵世間一名迷途小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