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旅英隨筆】一瞬間低落ㅤ然後我自然又再生:四分一人生危機

2019/5/28 — 20:16

作者 Medium 圖片

作者 Medium 圖片

注意:這篇是我自己之前寫下的週記。時序和想法可能與目前有所不同,純粹想分享一下。

二十歲到中,就是二十五、六歲,很多朋友都出現另類的「中年危機」。王家衛導演曾經講過「一個人二十而言又太年輕,二十五歲剛剛是黃金時代,是最精彩的時候」,但是在這「黃金時代」對於我以及某些朋友而言,似乎不但不是黃金,而是一個危機,是四分一人生危機,a quarter-life crisis。

當然在同輩中,亦不乏家中有錢或者在大學畢業後考上政務官或者是紀律部隊的,這些人自然餘生都衣食無憂。可是對於在倫敦讀書的「超齡」學生而言,故事就不是這樣說起了。身邊比較熟悉的同學幾乎有一半都是有些歷練,花費個幾年之後才重回校園的,我們的同輩自然在各自的事業發展上取得某些進展。反觀我們在不同事情上蹉跎歲月,導致現在還沒有真正的開始起步。看著旁人開始嚐到努力的成果,而我們卻在圖書館或者是房間裡面天人交戰,與功課扭打在一起,自然也不好受。

廣告

有一次吃飯的時候,宿友湊了過來,談起那個星期有兩個宿友會遷離宿舍。我大驚,立馬問到是什麼原因。 宿友隨即表示其中一個是移民,另外一個是要到另外一個地方去完成學業。當時我愣住了,因為這兩個宿友其實都對我頗友善,其中一個德國女生還是我的 kitchen mate,自然有不少時間邊煮飯邊聊天。而另外一個宿友,是住隔壁的。攀談之後發現他本科在愛丁堡大學唸書,於是我告訴他,我母校之前的校長是你母校現在的校長。加了 Facebook 之後,他過了幾天問我是不是香港的 activist,我記得我當時還說 “I was and I just wanna live quietly and peacefully now.” 正當暗嘆可惜之際,宿友說他最近很困惑,因為覺得自己唸的科目好像沒有那麼「職業導向」。

「欸,Billy,我比你還大呢,當然會這麼想!」宿友沒好氣的說到。

廣告

之後我們也沒有談到太多,總之就是討論如何如何考取公務員以及往後的生涯規劃問題。雖然我們加起來都年過半百,現在才開始規劃可能會有點晚,但是我不知怎的,似乎這都是我們要經過的一道坎。網上很流行一句話,就是不要問你的研究生朋友什麼時候畢業,研究進度如何,以及與老師的關係如何等等,就是因為這些人年紀漸長,花費大量心力而暫時未有社會意義下「成功」的元素,加上讀書未必順遂,致使「中年」危機越發嚴重。

往後幾天,一位與我很要好的朋友已然決定要休學回港。找份工作,認清自己,明年再戰。我當然舉腳贊成,並問要不要送他到機場。畢竟短短幾個月,積攢下來的書本雜物都不少。反思自己,好像在大學的時候真的沒有做過一份實習,在學生會的不同崗位上服務倒是有三年之久。撇除在大學工作的那一年,以及替學生補習之外,我真的好像沒有從事過一份在社會意義上真的的工作 — 朝九晚五、打領帶、坐辦公室以及跟 project 等等。

在連續幾天與朋友們討論過這些事之後,我也忍不住打開求職網站。不消一會就把電腦闔上,呷了一口綠茶,伸了個懶腰,大叫到人生真的好難。而旁邊的宿友已經搬走,亦無人投訴,只有這個聲音在腦袋以至在走廊上不斷縈繞,好不煩人。

後記:幾個月之後,我與一個朋友吃飯。朋友問之後打算怎麼樣,我說想攻博,正在準備考試。打算如果有機會,就找份大學的研究助理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唸書。希望攢點錢,也儲點學問。朋友馬上搖頭,問到:搞幾耐啊?依家學術界搵食艱難啊。於是我也有點猶豫,但是我又幾享受讀書的過程。讀書是開門的過程,在一個文章看到另一篇文章,然後在去看那篇文章。然後又找到再另外一篇文章,然後繼續下去。好像開門進入一室,然後入內再找另外一個門口,進入另外一個房間。兜兜轉轉,找到出口之日,便是完成功課之時。總之,真係喊出嚟。究竟之後點,我都唔係好知。人生~做到!

 

繼續在書海浮沉,需要你的支持。如有文字編輯以及聽打工作,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如想支持《旅英隨筆》系列,可以:
1. Paypal: paypal.me/jingenfung
2.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billyjaiishappy
3. PayMe: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