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旅英隨筆】倫敦街頭捉賊記

2019/5/3 — 17:29

春天來了,人們應該走路。(圖片來源:作者 Medium)

春天來了,人們應該走路。(圖片來源:作者 Medium)

我估計凡是香港人,都會對於大英帝國充滿美好的憧憬和幻想,想像這裡的長者會如林白太太溫柔堅定,加上英國的義律將軍在第一次鴉片戰爭後對香港人有情有義,曾表示「大英帝國有責任保留香港,不單止是為了經濟和策略利益,同時是為了正義,為了我們所曾仗賴為我們提供補給和援助的本地居民。」(注) ,就更加令我開初對英國的感覺非常良好。

可是當我設身處地經歷這一次的捉賊的事件,面對兩類當地人,就有種頗為強烈的感覺。話說我的學校在大英博物館旁邊,每當要買出前一丁時我就會繞到博物館的後門,再往查寧十字路方向的商店購買。就在某日傍晚,如常路過後門,有一個英國女生神態緊張,義正辭嚴地指著我的電話,說到「Don’t look at your phone.」我瞬間明白原因,把電話收起來。突然之間,我見到兩輛單車高速靠近路邊,然後將我前面的另一個女生的電話搶走。我見狀想起剛才那位熱心提醒我的英國人,所以不假思索,馬上幫忙追賊。因為博物館正門,再往前走就是十字路口,路況繁忙,在那裡最有機會追到。結果我穿著皮鞋拔足狂奔,跑到正門,賊人已經揚長而去,只剩下我和那個女生。後來我把電話借給女生,報了警,簡單錄了兩句口供,就去買出前一丁了。在等候警察到來期間,我聽那位女生講,那兩名賊人還在搶她的電話之前罵她,說她不應該邊看電話邊走路。And I was just speechless,這簡直是 blame the victim 的極致。

這類劫匪在英國非常常見,亦有好多人會走過來問你拿錢以至乞討。有些人還會假裝先問路,再問你拿錢。有些演技精湛,那扭盡六壬以及五官扭曲,擠出楚楚可憐的樣子者大有人在。最誇張的是有一次有人問我路然後順勢問我拿錢的時候,我一貫地說「I feel so sorry for you but I have no change.」通常這樣說完,這些人都會識相的離開,但那一次問我拿錢的人竟然提出要我跟他到 tube station 去增值他的 Oyster Card。後來我面有難色,反問「Why don’t you just redeem your Oyster Card and buy the ticket going to London Bridge?」然後走回家的途中,我的良心還在思考是不是應該給他個一兩鎊。But Well,窮則獨善其身啦。

廣告

如果到南倫敦的紅磚地區,這些情況更是常而有之。雖然我甚少抽煙,但我見過有人站在路邊抽煙,就會有人前來借火同拿煙。走在街上,會見到不同的露宿者,伴隨著他們的是一條狗。一人一狗,在街上行乞。後來聽同學講,其實乞討一日的薪水,其實相當可觀。當然,我亦無深究究竟什麼是「可觀」。同時,這裡的人亦會互相守望,大家可能吃過虧,就會很願意幫助其他人。正所謂樹大有枯枝,族大有乞兒。有些群體素來是多乞兒,但這不代表其他的群體沒有。我們在尊重統計學對於不同群體的觀察,理解在同一個社教化環境下同一群體必然會出現共同特徵的同時,應該一如陶傑先生所言要崇優。人無完人,學習不同群體的優點,才是作為人類的首要任務。學習西方人的思維模式,然後化為己用,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是我給自己的功課。

 

廣告

注:CO129/1, Elliot to Auckland,21 June 1841, P.206 in Chinese Collaboration in the Making of British Hong Kong.

繼續在書海浮沉,需要你的支持。如有文字編輯以及聽打工作,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如想支持《旅英隨筆》系列,可以:
Paypal: paypal.me/jingenfung
PayMe: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