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旅遊劫後重返水深火熱的香港…!

2019/11/1 — 9:42

羅馬地鐵月台(資料圖片,來源:Mauricio Artieda @ Unsplash)

羅馬地鐵月台(資料圖片,來源:Mauricio Artieda @ Unsplash)

早前的十月中旬筆者歐遊兩週,首先以自由行形式逗留在羅馬前後蹓躂五天,其後參加在當地啟行的一個旅行團,從羅馬經佛羅倫斯往法國南部,北上巴黎轉瑞士,再折返義大利北部幾個城市回到羅馬,算是跑馬看花的繞了一個圈。豈料在羅馬的四天內竟然先後遭逢三劫:被偷竊、「仆街」和遇上搶劫,筆者命蹇如此只能慨歎人生無常。失掉手機後渡過了與香港音訊差不多斷絕的十天,筆者一直心情忐忑難安,那短短十天與香港隔閡的感覺,仿似一道長長鴻溝的阻障,有如置身伸手不見五指的暗黑中,如今終於返抵那座水仍深和火還灼熱的香港危城,筆者更不禁黯然傷感。

筆者旅遊被偷竊的第一劫發生在羅馬地鐵列車上。那天筆者正在前往競技場遊覽,途中有四位穿著臃腫而皮膚黝黑的女士走進車廂,其中一人手抱著嬰兒,筆者隨即起身讓坐,剛好便被其他三位女士圍攏著。就在列車將要抵達一個車站時,筆者忽然感到腰間的斜袋略有異動,低頭一看發覺原來一隻手已探進袋裡正在摸索,倏忽之間便握住那正要卸退的手腕,那女人猛然嘗試掙脫。筆者隨即瞪著眼舉起食指喝斥著,那一夥人趁著列車剛巧到站煞停時衝出車外去。這麼的一鬧只算是一場虛驚,筆者因而有點暗喜並沒有真正損失,自忖稍有機靈而逃過一劫!

第二劫的「仆街」是翌日的事。筆者在羅馬火車總站附近路邊石階踏錯腳步,向前撲了一個空。幸好還是反應不弱,好像凌空飛滑出去,一雙鞋子雖然脫落,卻沒有和碎石路面著地的硬接觸,只是擦破了長褲,雙膝、手肘、掌心和指節都淌出血來。說真的畢竟年紀老邁,如果狠狠跌一跤簡直非同小可,如今只不過手腳皮膚磨損流血,並沒有筋腱扭傷或者更嚴重的骨骼折斷,實屬不幸中的大幸,筆者暗暗捏了一把汗!最後筆者忍著痛一拐一拐的回到酒店去清洗消毒,稍事休息後才往鄰近藥房購買藥布和外傷膏敷治傷口,說起來真的深深感受到迴避了一劫的幸運!

廣告

可是逃得過兩劫卻躲不開第三劫,俗語所謂「禍不單行」完全應驗在筆者身上。這一劫同樣發生在地鐵列車上,不過這一回不是被偷摸暗抓,卻是被強搶硬奪!那天筆者穿著一件旅行背心,用 Google Map 搜索過路線後搭地鐵時竟然漫不經意的把手機放入背心旁的口袋,露出一截來,如此這麼沒有好好收藏手機在有拉鍊封閉的內袋裡,導致的後果便是「自招其禍」!那看來只有十來歲的瘦削小伙子戴著一頂棒球帽,身穿黑色衛衣和窄腳褲,筆者在月台候車時也曾頗有預感的留意過他好一會。列車來時那伙子尾隨筆者進入車廂,就在車門關閉前的瞬息一刻,他迅速搶去筆者的手機,閃身跳出車廂外,筆者來不及有任何反應便眼巴巴的從此失去了那部手機!

老實說,身外物的手機因為不小心而被搶走並不足惜,可是,對於素來不善跟進備份的筆者來說,失掉機內資料簡直是極大的沉重打擊。而且,筆者更要在參加旅行團的這一段日子裡,忍受著沒有手機的不安和痛苦!本來旅遊時手機的開麥拉眼一向是典型飢渴的老饕,不斷貪婪的攝取奔波路途上的山色和景物,如今筆者只能無可奈何的用眼睛和心靈盡情飽餐吞噬一頓而已,更只好嘗試讓稍縱即逝的掠影印象硬生生在腦海中壓成牢牢的憶記!

廣告

不過,最難堪和懊惱的是只能在酒店電視 CNN 和 BBC 的新聞報道中偶爾看到一兩次香港抗爭運動的消息和映像,完全不能得悉有關逆權風暴的詳情,不免惹起有點像逃兵似的內疚而自責起來!今日(31 日)歸來後曉得有傳聞正在倒數的林鄭已時日無多,只可惜再有數百名抗爭者不幸被虐打和被濫捕,黃之鋒卻是意料之中的被 DQ……而儘管凶殘陰毒的黑警魔獸還是藏頭露尾的施壓暴虐,香港人的堅韌鬥志依然未有消減,硬撐著的不住反抗!

筆者旅遊期間的三劫實不足道,如果以正向心態檢視這三次劫數,以至再遠觀遙看香港「抗暴逆權」運動的未來發展,筆者還是認為香港人不必氣餒,更不能絲毫鬆懈,必須咬緊牙關,以審慎樂觀態度面對,並且期待社會撕裂和紛擾局面的這麼一場政治劫難,終會安然渡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