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人的公益資本主義(輪迴版)

2016/1/27 — 20:13

時間過得真係快,寫下面這篇文章,是在上屆瀨戶內國際藝術祭之後。而上屆其實已是三年前(驚)。轉眼間,這個三年祭又迎來新一屆。老實說我的很多看法,已經與三年前不再一樣,然而在此重貼舊文,似乎仍有參考價值。

其實真正想說的是,瀨戶內的搞手北川 FRAM 將於今周日來港講座。如果有興趣的,無論想講藝術又好,去個旅行又好,可以留意一下。(活動資料看文末)

下文按現時狀況稍作修改,原文刊於已消失的≪主場新聞≫,獲楊天帥授權刊登(當然)。

廣告

 

***

廣告

去過很多地方,印象中無論熱鬧如東京、倫敦,還是清靜如花蓮、哥爾瑪,沒有哪個城市的店舖像香港那樣沉悶。香港的店舖,就像天線得得 B 的片段——重複、重複、重複。如果是小說,恐怕要寫得很煩人:「與她在 7-11 道別後,他茫然步出 7-11,經過拐角的 7-11,一直走到大街盡頭的 7-11。在那間 7-11,他在對面商場地下的 7-11,看見另一個間 7-11。」如此不一而足,不是 7-11 就是百佳、惠康、大快活、麥當勞,幾乎成了噩夢情節。

香港的大企業就有這個問題。賺錢本來沒錯,但為甚麼要賺到盡?為甚麼要踢走小店自我擴張?為甚麼要把員工剝削得一點不剩?也就難怪工人起義,社會力撐,群起攻之。

富,本來沒有該仇的地方。人們仇的從來就不是仇你賺錢,而是仇你把我的生活弄得太苦。

資本主義就是這麼一回事,自由經濟就是這麼一回事,不喜歡的話請跑到共產國家去,有人這麼說。推翻資本主義!有人這麼說。

如是有人聽着覺得不妥,問:可是經濟模式真的是非黑即白嗎?難道沒有其他可能的路嗎?

當然有,其中一條在日本。

打造藝術島 遊客紛朝聖

1995 年,福武總一郎把祖業福武書店更名為 Benesse Corporation(TYO︰9783)。 Benesse 這個字由他自創,來自拉丁語 ben 及 esse。ben 是 well,esse 是 being。Benesse,好生活,好好生活。

業務涵蓋教育、生活、護老,以及文化藝術。企業理念如下:「Benesse 集團是以人為本的一所跨國企業。我們相信,在成為優秀的生意人前,我們必須先成為負責任的社會成員。一切我們的行動,必須指向 Benesse(好生活)。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秉承以下信念:誠懇行動、建立互信、尋求挑戰與創新。」

認識這家公司,是因為日本瀨戶內國際藝術祭。那是一個在瀨戶內海 12 個島嶼及兩個港口舉辦的大型藝術三年展。當中最重要的三個島嶼直島、豐島與犬島,是 Benesse 的據點。自 1988 年起,福武總一郎便開始在當地打造實驗性的文化村。他在那裏建美術館,邀請藝術家到場創作場域特定藝術 (site specific art)。28 年後的今日,直島、豐島和犬島已是世界聞名的藝術島。每年吸引數之不盡的遊客前往當地朝聖。如果你曾經在哪幅照片上見過一個擱在海邊的特大黃黑色南瓜,那就是直島上的草間彌生作品了。

Check point 之間 靚景不絕

Benesse 的藝術品,好玩、簡單易明。比方說法國藝術家 Christian Boltanski 名作「心臟音 Archive」,觀眾可以一邊看海,一邊收聽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的心跳聲,還可以把自己的心跳登記在檔案庫內。森萬里子的 Tom Na H-iu 是一件矗立在森林深處的雕塑,透過互聯網連接東京大學宇宙射線研究所,每當研究所記錄到超新星爆發,雕塑便會發出光芒。

加拿大藝術家 Janet Cardiff 與 George Bures Miller 創作的 Storm House,隱沒在平凡村落一隅。外表看上去是平平無奇的房子,進去後才發現那是一件裝置,藝術家透過震動、燈光、聲音,在屋內營造暴風雨的質感。乍聽上去,還以為是海洋公園的新機動遊戲哩。然而這就是 Benesse 的藝術品沒錯。

僅以作品招徠,或許只能吸引藝術愛好者。然而 Benesse 卻聰明地把這些藝術品零散分佈於島嶼之上,特意逼觀眾花上近半小時的路程,從一個 check point 走到另一個。這樣做的目的,是讓他們得以一睹平日掠過眼前、卻無暇欣賞的風景。藝術可能只吸引到一部份人,但美景的市場要大得多。於是,許多遊客為瀨戶內海的青山綠水驚嘆。他們為藝術而來,卻是帶着風景的口碑而去。

試想像把南丫島、長洲、坪洲打造成類似的藝術島——第一個浮現的問題是「燒銀紙」。「邊有咁多錢」搞藝術,一定要花很多錢嗎?Benesse 可以告訴你,不是。
在建造藝術館的同時,作為配套,他們也同時建了酒店,以知名建築師安藤忠雄作賣點,住宿費用收得非常貴。與此同時,他們也開了餐廳,飲食費同樣高昂,然而仍是其門如市。餐飲的賣點是夠新鮮,而且味道「獨一無二」,因為食材皆是就地種植而來。就憑這一點,平平無奇的一餐,變成「只有在島上才能吃的一餐」,遊客多付幾張鈔票,也就心甘情願了。

自不待言,紀念品也是應有盡有,最多是當地特產的零食,或者介紹島上藝術的刊物。都是特別值得人掏腰包的東西。至少比許多其他旅遊景點的無關痛癢的公仔、比利時朱古力(為甚麼無論去哪裏它也是手信)、貼雪櫃的核突磁石更讓人買得心服口服。

你可以說 Benesse 是為了錢,巧立名目,但它的名目最終又滋養了三個島上不足 4,500 的人口。

開墾廢農田 擁抱大自然

在直島居住的,十有八九都是老人。這是該國社會數十年來老年化和城市化帶來的惡果。與此同時,在日本經濟狂飆時期造成的工業污染,也讓瀨戶內海的島嶼變得烏煙瘴氣。能離開的島民都離開了,只剩下不願或無力遷出的老人在當地度過晚年。沒有人力資源,農田亦遭棄耕,於是,日復日年復年,瀨戶內海的島嶼們,便遭日本人漸漸遺忘。

有見及此,Benesse 發起「直島種稻 Project」,重新開墾廢田,協助當地人復耕。種出的菜蔬稻米,直接送到島上餐廳製成料理;農田景色又可作為直島一個旅遊點,體現自然與人類和諧共存;Benesse 還在田野定期舉辦活動,讓遊客體驗耕作滋味,一舉三得。更重要的,是當地人由於「直島種稻 Project」,得以重拾昔日農耕生活。並藉此告訴住慣城市的遊客,其實與大自然並肩而活,是一件樂事。

Benesse 以其另類方法「發展」島嶼後,吸引了許多年輕遊客來訪,為當地帶來一股新氣象。此外,在直島旅遊業變得日益興旺之際,越來越多喜歡慢活的年輕人也乾脆在島上住下,經營民宿或餐廳。當然,Benesse 不會以本傷人,他們任由這些小店滋長。

這就是福武總一郎的「公益資本主義」。他經常掛在口邊的有二,第一句是「願能看見公公和婆婆的笑容」,第二句是「經濟是文化的僕人」。

這是社企嗎?還是慈善團體?都不是,這是一家上市公司。2014 年營業額 4,360 億日圓。

 

北川 FRAM

北川 FRAM

 

瀨戶內國際藝術祭 2016藝術總監北川富朗交流演講三年一度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是以瀨戶內海的島嶼為舞台的大型現代藝術祭典。島嶼上展示了世界知名的建築師、藝術家與居民們同心協力創作的作品。除了感受融於島嶼大自然與文化的藝術作品外,還能...

Posted by Kaitak 啟德 on Tuesday, January 26, 20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