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人的日本

2015/3/22 — 0:47

圖:Monocle網站

圖:Monocle網站

《Monocle》雜誌的創辦人兼主編Tyler Brule是個有名的哈日族,曾經破紀錄地在他這本國際時尚及時事雜誌以英語連載日本漫畫。最近他乾脆以一整期專題來談日本,封面是全亞洲人都會覺得很親切的叮噹;誠然,要說明日本的魅力和軟實力,再也沒有比叮噹更好的象徵了,它真不愧是2020東京奧運的代言人。Tyler Brule的意思是要介紹這個國家的創新能力,讓大家看看全球第三大經濟體是否已做好迎接奧運的準備,以及再一次的復蘇(上回東京奧運,正是日本自戰後崛起的標誌)。

可惜的是,《Monocle》仍然是老樣子,一貫地表面和膚淺(它剛創刊時,我曾追捧過一段日子。我現在卻只會拿它打發飛機起降時的無聊時光,那大概就是它的主要功能)。除了幾篇短小但不精幹的評論,絕大部分報道都還是圍繞着我們遊客最熟悉的那個日本——一個尊重傳統、不懈鑽研、彬彬有禮、高效整潔、不斷在美學上精益求精的日本。

廣告

然而,真正會對2020東京奧運造成挑戰的那些阻礙,它要不是輕輕掠過(例如日本和鄰國的緊張關係),就是根本不提(例如仍在肆虐百姓日常生活的福島核輻射問題)。最有意思的是一篇關於日裔巴西人的報道,陳腔濫調地把他們說成是日本和拉丁美洲的橋樑,東西文化的融合云云;可這群人在祖家面對的最大困難,卻全部消失在一幀幀乾淨漂亮的照片背後。那種困難,正是日本這整個國家要走下一步的頭號關口的縮影。

日本社會的高齡化,舉世知名,所以它的勞動力不足也就成了人所共知的麻煩。為此,它曾經設法吸引移民巴西的日本人回流,讓他們承擔一般日本青年幹不了或者不願幹的粗活。這些外貌血統皆很純正的「日本人」來了之後,卻始終受到排擠,不被接受為「真正的日本人」。前幾年,日本政府又開始擔心這些不夠日本的日本人賴着不走,於是推出方案,替巴西把他們再吸引回去。為甚麼?因為許多日本人最害怕的就是活在一個夾雜了陌生人的國度,不管那是個能說流利日語的入籍老外,還是個身體很日本但行為太巴西的青年。所以在日那數以十萬計的韓裔移民就算已經到了二代三代,還是被他們在統計上歸入外國人的範疇,只有孫正義這樣的成功人士才能當上光榮的日本人。

廣告

故此,我們應該不會為曾野綾子(安倍晉三首相的前顧問)上個月的言論感到驚訝,她在曼德拉獲釋二十五周年那天,於《產經新聞》發表的評論如是說:「當年南非實行白人、黑人隔離居住的做法很好,值得日本借鑑。……日本應該建立一種制度,讓移民嚴格遵守法律身份……自從20多年前得知南非的情況以來,我開始認為,單就居住區域來講,應該讓白人、亞洲人、黑人分開居住」。

這篇文章的背景是日本正在討論放寬移民,以濟勞動力不足以及人口老化的危機;不過日本人又實在受不了一大群外人的忽然湧入,進退維谷。於是曾野女士想當然地提出了她的建議,順便慶祝曼德拉重得自由的周年紀念。它當然成了國際事件,南非駐日大使立刻去信抗議,因為這簡直違反了今天我們全人類的道德共識。可是一個在社會和政壇上有影響力的名人,又怎能毫無顧忌地當眾說出這麼不合情理不合時宜的言論?並且發表它的刊物也不是甚麼極右小報,而是日本三大報之一的《產經新聞》。是甚麼樣的環境才能醞釀出如此古怪的可笑醜聞?這真是《Monocle》所稱美的那個要藉着東京奧運重新征服世界的同一個國家嗎?

 

(日本例外之二)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