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規矩

2016/4/6 — 0:12

《Jiro Dreams of Sushi》電影劇照

《Jiro Dreams of Sushi》電影劇照

過去兩周最震撼國際食壇的大消息是甚麼?那當然是中國旅行團在曼谷自助餐廳出動盤子來瘋搶大蝦這件事,一條視頻短短幾天之內就在全球播放了數百萬次,似乎再一次向全世界證明了中國遊客的質素傳說。

這類消息近年屢傳不絕,無論怎樣解釋,都好像代表了甚麼。那到底是甚麼呢?反正三言兩語說不清,且留着將來慢慢細談。我現在這一刻比較感興趣的,反而是一群多半不會跟着旅行團去外頭自助餐廳爭食的另一種遊客,一群比較年輕,比較有見識,說不定經濟上也稍為寬裕一些的新中國遊客。對於這類遊客而言,跟鴨仔團旅行之無趣,正可和二十年前香港人開始對「歐洲十天七國精華遊」感到厭倦相比。更別說在自助餐廳爭先恐後地狂掃大蝦,套句內地流行語,那實在是太「Low」了。

口袋不深,或者想要「冒險」,他們就做背囊友出走中亞南美;家底厚實,又或許想要享受一下,他們就按着米芝蓮指南覓食。我遇過不少這種遊客,比起上一代那種媒體關切的「典型」中國遊客,他們最大的特點是開始在意別人的目光。不要小看這點,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多少中國人的「質素問題」,大半皆可歸結成一句話,那就是「他人並不存在」。由於感覺不到他人的在場,甚至意識上根本就沒有其他人這回事,所以才會在國內外鬧出這許多矛盾和衝突。於是就要談到日本了,因為日本人可能是全世界最在意他人目光的一個民族,以麻煩到其他人為最大罪惡,於是日本廁所的潔淨程度冠絕全球,不是為了衞生,也不是受了很多「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之類的宏大口號的教育,就只是因為不想麻煩到下一個如廁的人而已。不要誤會,我可不是要回到「日本人最文明」這類老話濫調,我只不過是想概括(甚至過分簡化地)這個社會的一個特點罷了。而這點是好是壞,其實還難說得很。從前《菊與刀》那些老書便以此標明日本的「恥感文化」,批評日本人沒有穩固的道德觀念,之所以不幹某件惡事,並非因為它本身是壞的,卻是因為幹了之後會受他人貶視,「麻煩到了他人」。

廣告

當一群很不在意他人的遊客來到如此一個人人活在他人目光下的國度,情形可想而知。好在新中國遊客不一樣了,曉得入鄉隨俗,起碼知道坐進電車地鐵不能用手機通話,免得擾及本地居民。這些遊客還懂門道,會找好地方吃飯,其中不乏高級料亭,並且盡量表現良好餐桌儀態。然而說到這裏,我們馬上又會碰到第二個問題,那就是在日本吃飯的好儀態到底指的是甚麼?別說內地遊客了,我發現就連很多常跑日本,自詡日本料理通的港、台遊客,也時時會在這個問題上犯了毛病而不自知。理由大概是我們都在筷箸文化圈內,都以米飯為主食,在許多方面太過相似,故此忽略了雙方的差異,以此度彼,把自己那一套規矩順理成章地帶了過去。好比有人固執地相信要看村上春樹等日語文學,中譯本一定要好過英譯本,因為他們相信日文和中文有淵源。

其實日語便和巴斯克語一樣,是種無親無故的孤立語言,只是些漢字迷誤了國人,以為大家有親。同樣地,日本餐桌禮儀其實也和今日華人的習俗相去遠甚,不能覺得會拿筷箸就是禮。本來談餐桌禮儀是件很惹人厭的事,太過snobbish,有教養的紳士更不應該自以為識嘢,成天到晚炫耀飯桌上的所謂知識,拿它輕易斷人(英國紳士古訓不就常教訓大家『在禮節上嚴格律己,同時寬待他人,不憑他人言行是否合禮去看人』嗎?)。好在我不是個有教養的人,更非紳士,恰好現在又有些朋友對這類事情感興趣,不妨便八卦一下我所知道的日式用餐禮節,權當大家下酒佐料。(『正坐』雜談之一)

廣告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