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有種人」

2015/8/31 — 7:30

「是有種人」        何韻詩

看何韻詩〈十八種香港〉演唱會之前,朋友告訴我她看到喊,我估應該有兩個喊位:看毛記電視笑到喊,及離開演唱會的時候感動到喊。雨傘運動之後,曾傳出何韻詩從政的傳言,然後她宣布脫離傳統唱片公司,成為獨立歌手,很多人對這個演唱會存有期望。何韻詩會以哪一種方式跟香港人重新建立關係?

我特別留意關於這個演唱會的評論,發現評思考、象徵、寓意,多過評音樂。一個流行歌手音樂會引發這麼多不同層次的社會討論,我懷疑在香港未出現過。因為我們對何韻詩都有期望,雨傘運動前後,我們看到她是不同的,她彷彿代表著一些我們自己做不到,但是有機會藉着她做到的東西。她的眼神有一種倔強,像是告訴大家,放心,這不是任性,她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我們愛惜倔強,因為我們沒條件倔強:沒時間、沒機會、沒空間、沒種。

廣告

第一次見何韻詩,是在雨傘運動期間,選在金鐘見面,她穿着文化監暴T恤。當場我送了一本書給她,是Harry Belafonte的自傳。一個歌手憑影響力,擺脫傳統娛樂事業設下的種種枷鎖,改變一整代人對藝術、文化、種族關係的看法,歷史上出現過。在我們面前,何韻詩不單顛覆音樂工業,她是在改寫年輕一代與社會之間的關係,落區用雙腳一步步建立起來,哪管這叫娛樂還是責任。Harry Belafonte自傳的書名是《My Song: A Memoir of Art, Race and Defiance》。甚麼是defiance ?中文我譯做「有種」。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