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誰敲響了CW的喪鐘?

2017/11/21 — 18:26

從畫師同參加者,同人活動的愛好者,畢竟都是追求「畫(看)喜歡的角色及作品、畫(看)喜歡的故事或令人心動的創作」。然而近年香港同人界發生的種種事端──「明光社」的入侵、淫審的逼迫、「淘寶攤」的進擊、主辦的「變節」,無一不衝擊著香港同人界的自由和發展。而當中的婊婊……更正,是表表者,非得要說最「出位」的CW(Comic World)。

素來以「香港最大型同人誌即賣會」自居的CW近年戰績可謂相當「輝煌」,從「明光社」掃場事件、到引清兵(電報辦)入關;從與畫師劃清界線表明畫師必須「自行」確保產品符合《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到聲稱會為場內畫師「預審」產品最後卻出爾反爾出賣畫師……屢見不鮮的「精彩」行徑與反應,令到以「一哥」自居的CW在加入娃、Broad Game、idol、cosplayer等非同人元素後,仍然要不斷為自己的活動一再宣傳以招募報名組織的慘況。

CW分別於10月24日及11月14日,兩度出帖為CW45作宣傳,其中11月14日一帖更購買了Facebook廣告以增強接觸面

CW分別於10月24日及11月14日,兩度出帖為CW45作宣傳,其中11月14日一帖更購買了Facebook廣告以增強接觸面

廣告

一個基於「同人組織」的活動 與基於「活動」的商業組織

一個基於「同人組織」的活動 與基於「活動」的商業組織

廣告

香港同人圈子近年急速發展,大型的同人活動、組織、以致周邊各個小型活動、Only場愈來愈多,活動的變化、內容也愈來愈豐富。以早前(11月19日)結束的「動畫同人文化祭」為例,除了同人活動慣常有的同人誌即賣會、舞台表演等「定番」之外,更新增了罕見的辯論比賽──「動漫論壇」,亦是近年各同人場內比較新穎而且少見的活動。各個活動不斷掙扎求存,為了突圍之出也好、為了生存也好,也不斷創新、變化,務求令到報名的攤主或參賽人仕,或是到場的參加者也擁有最好的體驗、最好的回憶;

RG(Rainbow Gala)在經歷多次「瞬殺」之後亦改變了報名參展的策略,「審查制」確實比起「先報先得方式當選制」更能提高場內產品的質素,亦減低了具質素或潛力的畫師因為「搶不贏」而失去了參展的權利。

PR(Palette Ring)經歷過PR01的成功之後,PR02雖「敗走」The Wave,改於荔枝角D2 Place一期及二期舉行,但仍然不減其吸引力,在招募不久之後已經超額報名……各個相對大型、以同人為基本的活動也看似擁有不錯的成績。

那麼「一哥」CW呢?失去信譽、失去民心之後,CW不是考慮如何挽回聲譽、痛改前非,反是不斷的「開源」,加入娃、Broad Game、idol、cosplayer等非同人元素,務求減低失去了「同人」範疇參加者所帶來的影響。雖然CW對於「同人」的不尊重可說是舉目皆見,但再怎麼不堪、再怎麼惡劣的人或是活動,終究還是會有牠盲目的支持者。CW之所以仍能苟延殘喘,或者是多虧這些人的功勞了吧?筆者不太明白仍然會去、會報名參加CW的人是什麼心態──或許是無知?或許是無所謂?筆者不清楚,但對於紮根於同人界的畫師、參加者而言,CW已經不再是一個「同人活動」。眼看堂堂這個「前」「香港最大型同人誌即賣會」,落得要依賴欺哄無知小眾、開源汲納同人圈之以外的受眾來「續命」,筆者似乎聽見CW的喪鐘已被敲響。

再不堪的活動,還是會充斥著忠實的「支持者」

再不堪的活動,還是會充斥著忠實的「支持者」

數據主義與焦躁的畫師

數據主義與焦躁的畫師

以往或許可以通過入場人數、組織規模以及場地選址,來到定奪一個同人活動的成敗與受歡迎程度,但眼下的香港同人界已經出了變化,所謂「宅界」愈來愈追求活動的質素以及豐富程度──畢竟近年有能力「遠征」到台灣、甚至日本的人愈來愈多,若是曾經到兩地「觀摩」的人,就更會覺得香港的活動總是差了一截,大大減低了他們前往香港同人活動的衝動與興趣。要令受眾提高興趣,不得不提高同人活動、作品的質素,以及基於同人、動漫所舉行的活動之多樣性──這與科技、以及資訊急速發展有莫大關係。數據,已經不再是同人活動成敗的指標,反而內容的豐富程度、場內產品的質量,才是整個活動的精髓以及價值──CW在同人圈子的地位之所以一步一步被取代,正正是因為牠們選擇放棄活動的質素,反是不斷開源增加接觸面,強行增大入場人數的泡沫──伴隨網絡愈來愈強大、遠征組愈來愈普及,不具備熱誠、質素的同人活動或許很快就會被取代。這樣的發展讓會令受眾愈發覺得「國外的活動很多層面都優於香港」,進而捨香港而取遠征。誠然,香港在淫審、二創等條例的壓力下,同人畫師、組織的確難以自由創作,同人組織要求存,就必須要求變;同人活動的主辦要求存,就必須要廣納民意、多方創新。菩非如此──如CW之流,在現今香港同人界的生態系統下就會不再具有價值,將失去牠們的存在意義。

真正敲響CW喪鐘的,不是追擊牠們的人,而是牠們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