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事兩則: 精神的回歸與個性的伸張

2016/8/23 — 17:52

上幾週在中國度暑假,忙於睡覺會友逛街,所以這裡很久沒有更新。現在回來了,會慢慢把我此行見聞感慨和大家分享。以前開寫的幾個系列文章, 包括斯圖加特的人文地理, 和復雜性理論科普,等等,會繼續寫下去,只是需要一些時間。

先說說最近幾天的兩件​​時事:中國女排在 2016 里約奧運的奪冠和 32 歲的中國女作家郝景芳的獲得第 74 屆科幻文學最高獎項美國雨果獎。

就如大家都看到的,這次里約奧運會的女排比賽中,剛開始時,中國隊是以小組第四的成績勉強出線。但是後來進入狀態,逆境中越戰越勇,獲得金牌。也不全是一時運氣。我讀了一些資料,教練郎平小姐多年來改革中國女排的訓練體制居功至偉。

廣告

首先,她在帶領隊員刻苦訓練的同時,人性化地管理團隊。比如,她召集四位專家,組建了一個體能訓練與傷病康復專家小組,女排隊員蹲槓鈴等損害膝蓋的練習被廢除,取而代之的是根據每位隊員不同情況個別定制的體能訓練計劃。她還取消了國家隊中所謂的 22 條軍規,隊員們可以愛美打扮,上網購物,玩電子遊戲和看電視劇等。她是把隊員們當人對待而不是爭光機器。當一個隊伍裡有贏球的理想, 人與人之間又有尊重有愛護, 所謂「女排精神」的出現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其次,她十分重視人才儲備工作,給年輕選手許多大賽的機會。排球上場比賽只有 6 個人,可是在她的集訓名單上,最多達到過 30 人,而且據說這些人是任何一個上場都能比賽的。

廣告

不能不提的還有她十分成熟睿智,實事求是的思想。她說過:「不要因為我們贏了一場就談女排精神,也要看到我們努力的過程。女排精神一直在,單靠精神不能贏球,還必須技術過硬。」郎小姐的頭腦眼光和胸襟,乃是真・豪傑。

人在國內,有時看到聽到一些匪夷所思的社會新聞和粗鄙不堪的流行用語,會有一些「世風日下」的感慨。但是郎小姐和女排姑娘們的廣受追捧,還是讓我看到一些精神的回歸。郎小姐初為全民偶像是 1980 年代。在中國,那是一個有過純真激情的理想主義年代。思想界海納百川,風氣開放,湧現不少優秀譯作和原創作品。體育界和演藝界都還普遍認真做事,沒有太多雜念。藝術家們可以花四年時間拍一部電視劇,或者花四年時間為一部電視劇寫音樂,只為精益求精。八十年代的女排的確象徵一些精神。三十多年的喧囂和反復之後,中國社會需要這種精神的回歸。

來自天津的郝景芳在 18 歲時獲得過全國中學生第四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應該是個自幼愛好閱讀寫作的文藝青年吧。比較特別的是,她十幾歲時就不太關心校園愛情這類青春題材,她對宇宙,量子力學,人的自我意識,人是什麼,世界的真相假像這些「更大一點」的問題感興趣。當時寫的就是科幻題材。她本科念的是北京清華大學物理系。本科畢業以後又在清華大學天體物理中心深造。又在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修得博士學位。看她大學以及以後的學習軌跡,這位心比天高的姑娘選擇專業還是十分腳踏實地,學的都是堅硬的科學方法和知識,或者實用的經世濟民之道。向現實妥協也好, 真心感興趣也好, 郝小姐在努力獲得生存能力的同時,從來不曾忽略過自己熱愛文藝和寫作的心。浮躁喧嚷的大時代中,繁忙的學習工作之餘,她細緻觀察這個世界, 用心表達, 安安靜靜伸張自己的個性。

她說:「我自己比較熱衷於寫社會制度,我喜歡假想一個不存在的國家類似於《鏡花緣》的。我以後還會寫別的製度,可能跟我們的現實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和現實有著千絲萬縷的映照和聯繫。」

作家陳楸帆這樣評價郝小姐的作品:景芳的小說令人著迷之處在於,它們並不能用單純的科幻、奇幻、童話或者其他文學標籤進行簡單粗暴地概括。它們身上散發著詩意的純粹的光芒,卻又不失對現實細緻入微的觀察與體認,正像景芳本人一樣,展現了中國(個人)在走向世界與開放過程中種種成長的可能性,這種美是獨一無二的。

想像力從來不是憑空而來,而是許多科學上的知識,工程上的經驗,對社會對他人的熱情和誠意的積累。

郝小姐的大作我會盡快拜讀,先為她感到高興。希望中國可以有越來越多認真生活,善待自己,關心社會的人。


本篇參考資料:
澎湃新聞: 為何我們都愛郎平?
端傳媒: 郝景芳或得雨果獎的作品 《北京折疊》 節選
澎湃新聞: 專訪郝景芳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