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暑假學玩牛津劍橋

2018/7/16 — 18:41

圖片來源:牛津大學 Facebook

圖片來源:牛津大學 Facebook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想子女進入牛津劍橋,而孩子年紀還小,仍在香港讀書,通往羅馬那條道路,那幾塊磚頭,應該在這一段怎樣鋪墊?

坊間有太多的補習社,着重考試答卷技巧。現在牛津劍橋,甚至美國的哈佛耶魯,取錄的不一定是考試成績分數爆燈的所謂尖子,他們尋找的是一個年紀輕輕的「圓人」。

尖,雖然很 Sharp,卻有如一口針,只有一頭鋒利,一個定點;而一把圓規,即是三百六十度,擁有廣闊的視野,東南西北中,你自己在中央,而且居高臨下。

廣告

牛津劍橋找的不是一具第一流的考試機器,他們的教授導師,早就知道亞洲學生尤其是中港子女,在數理化方面分數催谷無懈可擊。他們想尋找的,只是一個年紀小但已經很出眾的「人」。

用飲食來譬喻大家更易明白。一家米芝蓮三星酒店的食肆不只是看捧上餐桌的那碟菜味道怎樣可口,而是餐廳侍應的服務、室內設計的品味,餐廳進食時的氣氛,廁所的清潔,甚至餐廳是不是擁有一塊玻璃窗,窗外看見什麼風景……一個由法國來的米芝蓮評審,都會把這些計在分數之內。

廣告

香港的學生只被訓練往烹飪技術方面爭做高端,因為香港人認為,飲食只是填滿口腔和腸胃的一種生理活動。法國人對飲食的要求,是除了味蕾腸胃之外,心靈上的滿足,精神的安慰,以令那頓飯吃下去,消化的過程也有如聽一首貝多芬的交響樂。

考入牛津劍橋,要子女及早研習。研習不同補習,補習是被動的,研習卻要有導師把孩子除了烹飪技術、心裏那份經營餐廳的感情,同時釋放出來。牛津劍橋的入學面試,應該怎樣應付,要有幾分急才、幾分平時的基礎知識,面對導師提出貌似的難題,有如一個英俊的侍應,面對一個婀娜多姿的單身貴客,明明她點的是甜品黑森林,卻問侍應有沒有用蘋果酒釀成的那種醋,即法國人常用的 Apple Cider Vibegar,侍應一下子明白過來,對方有心不是來幫襯,而是來誘惑,醉翁之意不在酒,你這家餐廳如果是米芝蓮三星,身為侍應,應該怎樣反應?

進入英國大學,眾所周知申請表那份個人意向書,亦即 personal statement 十分重要。但這第一關對方還未見面而接觸的那五六百字應該怎樣寫?得像一份追求港姐麥明詩的情書,還是海璇、御半山的售樓書?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本人並不擁有麥明詩的港姐才貌名銜,也只是二缐的海濱花園,要怎樣吸引選美的評審和買家?

請原諒我使用這樣 Hong Kong 風格的譬喻。講者要父母從小悉心培養,一座樓盤也要打好地基。站在台上面對 Camera 吟唐詩,或者售樓書印得精美,牛津劍橋的面試教授不是屋邨師奶電視觀眾和內地的買家。

我們在暑假開班的這個牛津劍橋研習班,邀請你的孩子來玩幾天,在輕鬆的氣氛裏,為進入牛津劍橋不但找到那條路口,還向前走一段路。暑假不必瘋狂補習,去日本合家歡之前,讓你家子女擁有內外和三百六十度的一份圓厚的假期經驗吧。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