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好的債:當野孩子遇上最佳損友

2015/1/15 — 10:56

2001年,楊千嬅有兩首大熱流行主打,先派林夕填詞的《姊妹》,後接黃偉文的《野孩子》,結果《姊妹》在音樂頒獎禮橫掃歌曲獎,《野孩子》一無所獲,只是時月過去,歌迷記得的其實是《野孩子》而非《姊妹》。怎料歷史原來又會循環重演,《好不容易遇見愛》作為《姊妹》的延續篇之後,就迎來楊千嬅與黃偉文的破冰之作《最好的債》,是《野孩子》的下集,就是隧道口廣告所述的馴悍記,亦是黃偉文繼《最佳位置》、《最佳損友》、《最好的…》「最好/最佳」系列的最新一部,亦是完結篇。《好不容易遇見愛》又再一次上了叱吒台,且看《最好的債》在主流傳媒的反應又會如何。

不過,下場怎樣還重要嗎? 大概當事人都不會再介意了。除了因為香港樂壇已不像從前的光輝熱鬧,流行榜頒獎禮的影響力已式微外,更重要的是,他們都長大了,既是場遊戲,就不需再勞氣。楊千嬅自己說的金句,黃偉文會同意嗎? 也許聽著歌詞流露的心聲,大家都會有答案。

十年了,剛好是十年。黃偉文填詞,楊千嬅主唱,這個組合自2005年《超齡》後就絕跡至此,箇中成因到底為何? 傳言說過黃偉文不滿楊千嬅總是重視林夕作品而忽略自己,《姊妹》作為重點主打而《野孩子》只是次選,這只是眾多事例的其中一項;又有指楊千嬅曾在05年醉酒時粗口辱罵黃偉文,批評其作品「唔掂」,成為決裂導火線,之後06年《Unlimited》果然由林夕包碟,有關黃楊不和的新聞就一直持續。

廣告

陳奕迅的《最佳損友》與王菀之的《最好的…》都似有暗示,懷疑是黃偉文借詞寄情,他與楊千嬅關係的變化由來。到後來楊千嬅結婚,黃偉文前來飲宴能 黃偉文的紅館作品展,當時懷孕的楊千嬅都挺著肚子來獻唱,他們在台上一個擁抱後,接續曲目就正是《最佳損友》。隨後兩人在公開場合的接觸開始頻繁,就讓樂迷期待他倆再走在一起,
久違了,亦真的期待了很久,在2015年終於實現的再度合作,《最好的債》不是他們還給歌迷的,而是代表了楊千嬅與黃偉文心結的和解。

到底他們之間有發生過什麼事情,就只有他們才會知曉,但至少他們再走在一起,選擇以歌詞去回應,就讓愛他們的人自行解讀。

廣告

時間可以沖淡一切,愛恨情仇都隨之而去。「自上次離去那一天」第一句就彷彿道出了相隔很久的感覺,有很多碰見的機會,呼應著《最佳損友》沒有一直躲避的藉口。曾經問過為什麼舊知己變不到老友? 那就是彼此都太絕而沒有心軟之故。

「好一對狂野角色」就當然是要勾起《野孩子》的聯想,從前問過也唱過千遍了的「朝朝暮暮讓你猜想如何馴服我」,在這麼多年後終於發現,這種「不受命令」的固執惡鬥,原來會敗給光陰流逝,就如黃偉文在他十年選對《野孩子》的感言,「或者仍然野,我都不再是孩子了。還能拒絕長大嗎?」曾經愛撒野的小孩子,今天已被馴服還教得很乖了,與歌者的故事結合,野孩子已經得到了美滿的家庭幸福。

沒錯,「連沒有幸福都不介意」的野孩子,大了就只介意「怎麽我們會到此」,之後的歌詞都已直白坦明一切,說到底就是最佳損友的故事,「愛侶與摯友 無贏跟輸」就像「嚴重似情侶講分手」的變奏,原來只談一場感情的《野孩子》又好,遇過最親的某某的《最佳損友》又好,愛情與友情都一樣敵不過同一個終點 (鐘點?),那就是時間。

《最好的債》為兩首往日寫過的經典,填上一個大團圓結局,圓滿了遺憾,「若果親手抱住,或者不必如此」願望成了真,是「最好勝的小孩 也被我擁入懷」;「位置變了各有隊友」的感慨過渡成「和你結過那些黨派」的懷念。

理所當然地,《最好的債》是由雷頌德作曲,那個帶來《野孩子》、《自由行》與《可惜我是水瓶座》旋律的雷頌德。儘管他已不復當年勇,但似乎他仍是能為楊千嬅度身訂造一首好的K歌,只是歌者的義氣腔更溫柔,是年月撫平稜角的見證。黃偉文亦追不回那陣時的熱情,只是有過情懷有過經歷,最後依然選擇將最好的全贈她。聽《最好的債》,就像走進時光隧道回到從前,「我只盼今生可釋懷」那份豁然開朗的意境,卻是前所未有的釋放,記載著黃偉文與楊千嬅的突破。

《姊妹》與《野孩子》都有了充滿希望的下集,楊千嬅的二十周年,似乎還有更多集體回憶的驚喜,林夕與黃偉文過後,下一位久違的何秀萍也許更值得期待,跟黃偉文同樣,上一回合作亦已是十年前,這次舊地回歸,會是又一個不一樣的夏天故事嗎?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