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好的 Jane Birkin

2017/3/9 — 22:04

我看的是藝術節「珍・寶金《交響情人》」的首場演出。Jane Birkin 唱罷 “Une chose entre autres” 解釋歌名的意思是 one thing among others,每個人一生都會遇上數不清的人與事,在芸芸相遇,為個總會他、她、牠或它呢。Serge Gainsbourg 曾跟 Birkin 說:「有一件事你從不知道,你曾經擁有最好的我。」說完跟 Gainsbourg 的故事,Birkin 走回台中央,唱出 “Amours des feintes” (虛情假義) 。坐在前排第三行的我,到這裡看見 Birkin 眼眨淚水,歌曲中段時一個快速的轉身,似乎在抹眼淚。

在場刊中 “Amours des feintes” (虛情假義)的中譯歌詞選段:

虛情假義   遠處傳來 
聲聲敲打的  時間
印著的  我們的二十歲
空剩  往昔殘漬
誰可能存在誰曾經存在

廣告

這最後幾句歌詞,彷彿道盡 Gainsbourg 跟 Birkin 這兩個人生交纏的花火與迴響。拍電影 “Slogan” 時二十歲的她遇上比她年長二十多歲的他,並非外間想像的一見鍾情。初見面時 Birkin 覺得 Gainsbourg 非常傲慢無禮 ,來自英國的她,丁點法文也不懂便跑到巴黎,初時連他的名字 “Serge“ 的發音也攪不清。 後來的故事被傳頌過不知多少遍,她與他合唱了"Je t'aime... moi non plus" ,那種聽覺上的高潮,然後往後的十多年,二人拼發出的何止是愛的火花,更是創意上的烈燄。然後女的受不了男的酗酒問題,又身懷別人的孩子,於是二人分手。Gainsbourg 於 1991 年過身,Birkin 一直都沒有從悲傷中走出來,又或者說 Gainsbourg 從來沒有在她的生命中離開過。不是那種一廂情願的念念不忘,二人在創作上的確是遠超藝術家及繆思的關係。

2004 首次來港演出 “Arabesque”,當年我跟 Birkin 緣慳一面,但她同名的大碟一直是我經常反覆細聽的作品之一。  Birkin 將 Gainsbourg 的作品重新編曲及演譯,加進了阿拉伯、安達盧西亞及東方的風格。翻唱 Gainsbourg 的“Elisa”是大碟中的第一首作品,那差不一分半鐘的前奏,在中東音樂風格弦樂的編排,像把 Gainsbourg 的靈魂從異度空間召回來。“Et Quand Bien Même” Birkin 唱來就像在跟愛人天人分隔那種愁緒在角力,然後是一段明快的節奏,像是回到過去跟 Gainsbourg 愛恨爆烈的日子。Birkin 演釋愁緒沒有那種哭腔,都是她的雞仔少女聲音,那種輕輕的法式少女味,雖然她是英國人。

廣告

2017 年,七十多歲的 Birkin 站在台上,身型當然是七十多歲的模樣,身穿全黑西裝在台上用一貫的少女腔演唱了一個半小時,聲音有時略覺太小,有朋友認為她有疲態,但她那種管他一切不喜歡便不要聽的從容,很悅目。不是那種華衣美服演出的悅目,是她的態度非常悅目。讓人想起在六十年代,管他一切跑到法國發展的英國女演員,然後遇上法國國寶級才子,成名後都是手拿一個藤藍跑遍巴黎,直至一次在飛機上藤藍從機艙小型行李庫掉在地上,Birkin 跟坐在旁邊的男子訴說找尋皮製旅行袋的困難,殊不知那人正是 Hermès 的主席,讓名媛闊太趨之若鶩 Birkin 手袋因此誕生。當一眾女士視 Birkin 袋如珠如寶,Birkin 本人當它如藤藍般粗用:把手袋塞滿東西然後放在地上,一貫的懶理別人的如何與怎樣。Serge Gainsbourg 曾跟 Birkin 說:「有一件事你從不知道,你曾經擁有最好的我。」說完跟 Gainsbourg 的故事,Birkin 走回台中央,唱出 “Amours des feintes” (虛情假義) 。在第一場演出,坐在前排的第三行的我,到這裡看見 Birkin 眼眨淚水,歌曲中段時一個快速的轉身,似乎在抹眼淚。

假如每個人一生只有一個最美好的時期,我覺得七十歲的 Jane Birkin 是最美好的。

作者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adorableyuppi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