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9/1/4 - 19:16

最後贏家

急聘人,但我們這行對新人的出手相對不算闊綽,人才確是難求。

幸而在一疊十多份的 CV 裏頭,仍有兩個是來自超超超名牌大學的,而且 internships 的紀錄輝煌,我已預計其中一個會是最後贏家。

我們這個 team 有十多人,請人的慣常做法是,篩選至最後兩至三位 candidates 之後,我們所有的 teammates 就會分成兩個人一組,分別面見終極一輪的 candidates,最後最後便會整個 team 一起開會決定聘請哪一位。

廣告

我懶,所以這次不打算面見任何人,重任便交給其他同事了,反正最後請的必定是超超超名牌大學那幾位其中之一,尤其是牛津那位。我都唔知幾耐冇見過 Oxford 呢個名出現喺一份 CV 上面,Oxford 怎會有得輸。

一星期過後,同事有了結果,因為有太多事情混雜在這幾天進行,所以也忘了問他們的最後決定,直到當天午飯才醒起。係咪 Oxford 嗰個?「Oxford 嗰個都好得,但最後決定請 Ben,」其中一位同事說。Who is Ben?「之前喺 big four 做咗兩年 advisory 嗰個。」大學讀邊度?「Kong U,好似係讀 psycho。」

咀嚼的動作停止,含著半顆燒賣的我那刻是腦袋一片空白。Oxford 嗰個 candidate 叫咩名?「姓唔記得,first name 係 Edith。」淨係個英文名都贏咗七條街,我心諗。你哋係咪覺得 Edith 唔夠 Ben 好?這次沒有人回話,顯然我情不自禁地問了一個白癡得不能再白癡的問題。

回到公司,成功截住了準備發出電郵的同事;唔啱規矩都好,我要見嗰兩個 candidates 一次,當是彌補之前的懶惰。

幾天後的一個早上,吃完一個醒神的翠華早餐之後,我已準備好跟 Edith 見面。她早了十分鐘到,我也不介意早十分鐘開始。一睇個樣,八個字,高貴大方知書識禮,加埋條腿同埋嗰兩個酒窩,立刻硬咗,I mean 兩個拳頭,因為實在太氣憤了,他們竟然選他不選她?我跟她談得實在愉快,而且她的笑容就是六星級 concierge 般親切,那時候我已在盤算怎樣推翻同事的決定。

What do you consider as your greatest achievement in life so far? 這是我給她的最後一個問題。她引述了她曾經隨同她母親的公司,協助某個落後東南亞國家改善耕作的經驗;回答得體,覆蓋全面,明顯 rehearse 過,真正的有備而來,I am impressed.

下午兩點半,輪到 Ben 來到公司。飯氣開始攻心,打算草草了事,然後突然意識到,原來在安排時間方面,我已經給了 Ben 一個很大的 disadvantage。儘管失去天時,但他的表現還是讓我眼前一亮。

他說他在 advisory division 的其中一樣工作是負責 supervise 那些新入職的同事,繼而在某段時間後跟另外一位同事詳寫每個新人的 performance review。我問他的 review 是建基於什麼範疇,他的答案是「本來係建基於佢哋做指定嘅一啲 tasks 做得有幾好」。

本來?「你未必鍾意我嘅答案,」他遲疑地說,「但係我做 review 嗰陣好少會用呢啲 tasks 嚟做準則。」點解?「我覺得要 execute 一個其實好容易,有相關嘅 knowledge 就得;我唔係話 knowledge 唔重要,但我哋 advisory 要為 client 提供 solutions,即係 client 衰咗要搵我哋求救,由點樣婉轉地指出 client 嘅問題,再去到 pitch 我哋嘅 solution,唔係話 execute 一個 task 咁簡單,係要講態度,應變,說服力。」

說到這裏,那位 Oxford 的面目已經變得模糊,甚至連她的名字也忘記了。最後一個問題,what do you consider as your greatest achievement in life so far ?

他對這個問題的準備明顯不及 Oxford 那位,好半天後他才說:「Can it be something personal ?」冇問題,請。「我十一歲嗰陣考到鋼琴八級,呢個應該係我人生最大成就。」我對這個答案有點失望,但幸好沒有阻止他說下去。「我婆婆同我講過,我媽咪細個都有學琴,但因為屋企出咗啲事,冇錢繼續學落去。我考到八級,媽咪可以繼續學琴,佢個仔做老師。」

兩位 candidates 在同一個問題提起自己的母親,反差竟然這樣大。

以後每當身邊有父母再為子女讀到名牌幼稚園而感到無比驕傲的時候,我都會想起這個故事。當港大都有機會贏到牛津嘅時候,你便會明白搲爛塊面就係為咗幫個小朋友搭關係入讀什麼寶珊幼稚園其實是一件短視和沒有意義得可憐的事情。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