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重要對方肯承認責任」

2015/10/12 — 7:30

畢架山一號(維基圖片,Exploringlife攝)

畢架山一號(維基圖片,Exploringlife攝)

「最重要對方肯承認責任」    原訴人林氏夫婦

在電台聽到著名詩人廖偉棠談與樓下鄰居的爭執,主要關於製造的聲音,過程中不止一次驚動警察,廖偉棠一家深受困擾,最後遷出。我也曾聽過朋友跟鄰居爭執升級至對簿公堂,雙方花大筆錢,為了爭啖氣。屋企是神聖的堡壘,為了屋企,我們可以去得好盡。

最近在報章看到一則法庭新聞,居於九龍塘畢架山,任職城市大學教授的林氏夫婦,多年受樓上單位漏水困擾,多番向樓上任職醫生和牙醫的鄰居交涉,因無法解決問題,於是入稟法庭索償80萬。報章指,自2003年原訴不斷投訴,被告回覆已維修,但漏水問題不時出現,近年愈來愈嚴重,原訴一家人精神飽受困擾,懷疑因此患上皮膚病,去年遷出單位。法官勸喻雙方和解,最後達成協議,被告願賠28.5萬元。原訴林氏夫婦表示結果滿意,但錢不是最重要,因為律師費和租金已花過百萬。

廣告

雙方分別是教授和醫生,受高等教育,應該是明事理的人,弄至如此田地,可見關於屋企的事非同小可,外人沒法得悉誰是誰非。但可肯定是,一個漏水問題,拖延逾十年時間,過程中雙方必定投入大量感情,才發展至打官司地步。樓上樓下,在電梯遇到,雙方交鋒是眼神不接觸,抑或是破口大罵?十幾年不和,沒有人是贏家。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