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開心的國家

2015/6/2 — 12:38

尼泊爾人純真的笑容最觸動我心。

尼泊爾人純真的笑容最觸動我心。

記得,我曾看過一部紀錄片,一名尼泊爾人發自內心的說話現仍言猶在耳:「雖然尼泊爾是全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但我肯定我們是全世界最開心的國家之一。」

這些年來我在尼泊爾當義工的經歷,亦肯定了他這番說話。每每在路上走着,迎面而來的尼泊爾人,無論老幼,總會對我投以燦爛的笑容,有時甚至加上合十,輕聲地跟我說聲:「Namaste!」問好。

曾在路上遇到一些尼泊爾人,他們熱情地讓我拍照。

曾在路上遇到一些尼泊爾人,他們熱情地讓我拍照。

廣告

即使現在面臨大地震災難後,他們這股能對逆境一笑置之的態度亦令我很震撼。不是說他們在地震後沒有悲傷,沒有痛哭;也不是說他們在餘震頻頻,需露宿在帳篷裡的日子不無壓力和恐懼。但我總感到他們有着一股對生死比較看透的自然天性,可能是貧窮和疾病等因素容易把人命帶走,故他們亦見怪不怪。

廣告

日前,當我們前往Gorkha,在路上看到有人抬着已逝世者往喪禮儀式時,看到很多路人圍觀,兒童之家Amrit解釋:「在我們的傳統裡,能看到這些景象,代表了好運,故此我們今天的旅程將被保祐。」這傳統信念對我們來說實在匪夷所思,通常在路上遇到喪禮或被抬着的棺材時,我們均會避之則吉,但尼泊爾人,反會走去圍觀以獲得好運。我相信,這也是為甚麼尼泊爾人樂天知命的原因之一。

尼泊爾人對甚麼處境也以能一笑置之。

尼泊爾人對甚麼處境也以能一笑置之。

前日,當我們到Gorkha視察數間被摧毀的學校時,他們簡單淳樸的個性也讓我好不動容。我們視察的第一所學校為Sree Sharada中學(為Gorkha底下Khoplang區的唯一一所中學),全校學生407人,老師15人。5月31 日為地震後,官校第一天開課的日子。由於此校在兩次地震中,兩幢建築物均被摧毀,即使餘下的一幢仍在,在工程師審核過後均被定為危樓,因此學生均需暫時在帳棚裡上課。

Sree Sharada中校舍在地震中被毁。

Sree Sharada中校舍在地震中被毁。

當我們到達後,發現原來連臨時帳棚也未建好,數百名學生全躲在樹蔭下上課。驟眼看,這親親大自然的「課室」確實很漂亮,以大石做椅,樹葉作瓦。可是在照片裡,我們卻感受不到蚊蟲、炎熱及現在接近雨季的每天一次大雨。

臨時帳棚仍在興建中。

臨時帳棚仍在興建中。

學生均在樹蔭下上課。

學生均在樹蔭下上課。

這些Grade 9的大男孩均需坐在同一塊大石上上課。

這些Grade 9的大男孩均需坐在同一塊大石上上課。

不過,我卻很欣賞老師和學生們均沒有任何投訴,還滿面笑容,明白這是無可奈可的臨時解決方法。

Amrit與老師們討論臨時上課地點的情況。

Amrit與老師們討論臨時上課地點的情況。

沒有書桌,書都捧在懷裡。

沒有書桌,書都捧在懷裡。

接着,我們去視察也是區內唯一的一所高中Annapurna。山區真是山區,這所有750個學生的學校,竟建在距離大路至少步行一個半小時或更甚的地方。幸好我們得當地義工安排,可以坐電單車,但當我在車上看着這些陡峻泥濘的山路時,那些學生們每天均要經過千辛萬苦上課的影像已不禁在我眼前播起來。

這所學校有六幢建築物,兩幢全毁,一幢半毁,另外三幢成危樓。可幸的是,這所學校已建好一些用鐵皮作頂,竹作牆(方便通風)的帳棚,在學校能獲重建之前,這些即將進大學的高中生也得在這裡上課。

Annapurna其中一幢全毁的校舍。

Annapurna其中一幢全毁的校舍。

當地工程師在解釋用竹建帳棚的好處,他也建議我們用竹作主要重建材料。

當地工程師在解釋用竹建帳棚的好處,他也建議我們用竹作主要重建材料。

即使Annapurna高中的行政大樓沒有倒塌,但也地震傷痕累累。

即使Annapurna高中的行政大樓沒有倒塌,但也地震傷痕累累。

最後一所我們去視察的是Esthanika小學,規模較小,學生只有40人。他們新近建了一幢新建築物作校舍,怎料連同舊校兩幢建築物全都在地震中被毁。

Esthanika校舍也全毁,桌椅都露天放着。

Esthanika校舍也全毁,桌椅都露天放着。

區內另外還有5所小學,校舍雖完好,不過由於餘震頻仍,學生也將暫時在臨時帳棚中上課。當天在Gorkha山上時,我們便又經歷了一次小餘震。

在親身視察過這些學校後,我和Amrit均覺得他們極需要援助。多得這一個多月來來自世界各地的捐款,Light on Nepal將有能力資助其中一所學校的部分重建工作。此外,亦多謝香港的義工建築師Charles Lai,他將為我們草擬重建計劃以及作支援。不過重建工程所費不菲,所以我們仍需要各界的協助。如想對我們未來的重建工作有更多了解,或作出財政或任何方面的支援,請跟進我們的FB: Light on Nepal

漂亮好奇的山區學生正等待我們伸出援手。

漂亮好奇的山區學生正等待我們伸出援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