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高貴最墮落的Varanasi

2015/1/25 — 22:15

夜幕初垂的Varanasi

夜幕初垂的Varanasi

為何有人會唾罵你?有人卻對你愛不釋手?

面對你,第一天,我眉頭深鎖,內心咒罵連連。

牛糞味、亞蒙里亞味、眾多流連街上長髮髒得已梳不開的小乞丐、無窮無盡地給散落一地的風箏線、打算發死人財,在火葬場向你招手助你找好位置的人……

廣告

我總是十分欣賞能在馬路中心悠然自得地散步的印度聖牛。

我總是十分欣賞能在馬路中心悠然自得地散步的印度聖牛。

廣告

Varanasi到處都是小乞丐。

Varanasi到處都是小乞丐。

碰巧遇上「風箏節」,每走一步,雙腳總是與風箏線纏綿不捨。

碰巧遇上「風箏節」,每走一步,雙腳總是與風箏線纏綿不捨。

第二天,我雙唇緊閉,內心沉默了。

換了比較寧靜的房間、仰望依然矇矓一片的Varanasi天空、穿上毛外衣抵禦寒風、轉了數間寺廟、遇上很多猴子、看著人們在恆河裡洗澡、睡前讀了本書……

遇上冬日迷霧,讓Varanasi 蓋上一層神秘感。

遇上冬日迷霧,讓Varanasi 蓋上一層神秘感。

絡繹不絕地在恆河裡洗澡的信眾。

絡繹不絕地在恆河裡洗澡的信眾。

第三天,我嘴角上揚,內心因喜悅而舞動。

那如十二指腸轉了又轉的橫街窄巷,永遠不知道在轉角處會為你帶來甚麼驚喜、充滿活力川流不息的交通、感受佛陀成道後第一次講道的聖地之正能量、飽餐一頓美味的印度菜、讓時間停頓的恆河泛舟、把你直接帶到神聖的恆河Arati儀式、在Varanasi夢見不一樣的Varanasi……

Varanasi 老城區的小巷九曲十七彎,轉著轉著我不禁樂在其中。

Varanasi 老城區的小巷九曲十七彎,轉著轉著我不禁樂在其中。

小巷裡的景色和民風總是令我驚喜。

小巷裡的景色和民風總是令我驚喜。

在恆河,這印度教朝聖地的不遠處,也是佛教徒的朝聖地-Sarnath, 鹿野苑-佛陀得道後第一次講道的地方。

在恆河,這印度教朝聖地的不遠處,也是佛教徒的朝聖地-Sarnath, 鹿野苑-佛陀得道後第一次講道的地方。

在恆河上欣賞Arati儀式。

在恆河上欣賞Arati儀式。

聽著他們唱的梵文歌,看著他們搖動代表去除小我的火焰,總讓我感動不已。

聽著他們唱的梵文歌,看著他們搖動代表去除小我的火焰,總讓我感動不已。

看過那約一小時的Arati儀式後,對我來說就像打過坐一樣讓人平靜。

看過那約一小時的Arati儀式後,對我來說就像打過坐一樣讓人平靜。

Varanasi,這個世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人們依舊以五千年前的方式生活着,火葬場裡從未間斷的火焰、恆河水從未間斷地灑在信眾身上、拖著垂死身軀來「等死」的人流從未間斷、當然還有那從未間斷地掉在地上的牛糞。

雖然過去數年,我花了兩年多時間在印度,但卻未聽到呼喚要來這裡。靈魂,去哪一個地方都要視乎緣份和因果。這一次,為何我會來到這裡?原來,自從到達那天把象徵了生和死的恆河水灑在額頭上,那對我的肉體至普通不過的一個動作,卻已加速牽動了我的生命軌跡往另一個方向走。

是甚麼,我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繼續順著恆河的水流方向流徜。不抗拒,不分析,全然開放自己去讓新的事物注入我的生命。活在當下,擁抱每個時刻。

恆河一端火葬之火生生不息,一端新生之火也是連綿不斷。

恆河一端火葬之火生生不息,一端新生之火也是連綿不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