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一種零食叫「鼻屎」

2017/1/31 — 10:00

W. Robert Howell / flickr

W. Robert Howell / flickr

那一天午飯,與公司年青人說起,他們盡皆儍了眼,不信以前有一種零食,叫「鼻屎」,而且曾經很流行。我跟他們解說,其實是陳皮丸,又稱咸金棗,因為做成黑色小粒,著實似「鼻屎」,因而得名。在國貨公司買得一小瓶,慢慢吃,可以吃二、三天。他們半信半疑,我於是上網查看,有圖為証,大家才相信。已經失踪的懷舊食物,有很多種,其中有一些,特別古怪異常,值得重温一下。我開了一個羣組,邀請朋友們提供資料,以下是較有趣的名單。

保衛爾牛肉汁:沒法形容是甚麼味道,反正不是牛肉味。圓型樽,黑墨墨膏狀物體,樣子倒可愛。英國產品,百年字號,大戰時期的牛肉代替品,到了我們那個年代,變成便宜「補身」食物。用途極廣,冲熱水成牛肉茶,菜餐廳有賣。有人塗麵包,實在太咸,試過一次便足夠。拿來伴飯加一只蛋,或者拌粥,吃多了,感覺也不錯。據說以前有一些餐廳做黑椒汁,會加保衛爾,味道更濃厚,不知是真是假。

沙糖方包、麵包皮糖水:一條方包,是每個家庭必備的食物。塗牛油太普通,更高興的是塗沙糖。其實小時候,對所有甜食都喜歡。方包的一頭一尾,有兩片麵包皮。母親特別留起,然後煲一個蔗糖加薑糖水,把麵包皮切條,放入糖水內浸一會同吃,咸咸甜甜,正極。大排檔把麵包飛邊後,有淨麵包皮賣,一袋三毛。

廣告

冰木瓜及李仔、戒指糖:以前的零食,如皮禮士糖、乖乖、唧唧冰、三粒糖、太空糖等等,已成絕響。一致認為,冰木瓜及李仔,印象最深。原因有三。一,所有小學小食部皆備,设有人未吃過。二,零食中最便宜的一種。吃不起咖喱魚蛋的,也可以啜木瓜頂一頂。三,最古怪之處,是又冰又硬,其實沒甚麼味道,而且浸滿化學顏色。啜呀啜,不一會整條舌頭變成橙色、黄色,然後大家伸出來比較,又玩半天。女友提出戒指糖,即是在一隻塑膠戒指環上,鑲入有一粒五顏六絕的果汁糖,有得吃有得玩,還可襯裙子,受女孩歡迎,是很有創意的零食。

百鳥歸巢:不是很多人試過。又叫雜水,或雜碎。即是酒樓飲宴的剩菜,胡亂混雜在一起,美名為百鳥歸巢。在街市的推車檔有售。真的是甚麼材料也有,雞腳、鵝腸、冬菇、腰果、咕嚕肉、髮菜、炆腩、炸雞,一元幾角有售。不知是多少人吃剩的菜,然後又經過廚房多手(好的先留起),再去至街邊小販,沒遮沒掩放一整天,現在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嚇人?以前完全不感覺有問題。還記得有一次,出現了一隻玻璃大蝦球,漏網之魚,幾姊弟搶著要吃。

廣告

司各脫乳白鰵魚肝油:聞風喪膽。當年的健康食物。那時候還未出橙味,更加沒有膠囊。乳白色像鼻涕,又腥又滑潺潺,小朋友聽見,即打冷顫。母親逼我們吃,姊姊積極反抗,我投降,每天吞一大匙。後來我愈長愈高,和姊姊們不一樣,怎樣看也不似一家人,舅父說,全靠當年這一匙難聞得要死的魚肝油。

以下兩款,多得大師公及大師姐提供,他們在羣組內說出來,大家毫無異議,選為冠軍。

和味龍:我最怕蟑螂,死穴中的死穴。和味龍又叫龍蝨或水曱甴。根本是一隻大曱甴模樣。吃的時候,先扯去頭翼,然後按著尾部,把一條肥肥黑黑的腸拉出,然後吸啜。我能吃禾蟲、蚱蜢、蟬、蜂蛹。曱甴,真的不行。大師公說,有特別香味,我不信。

豬仔包夾雪條:大師姐幾兄弟姐味的作品,我們的反應是,「吓,咁都得?」,「唔係掛?」。原創大獎,當之無愧。大師姐說,小朋友貪吃貪玩,當年資源材料不多,搞呀搞,便搞了這東西出來。豬仔包外脆內軟,又咸又香,夾著甜酸冰凍的橙汁雪條,味道會是如何古怪,憑想像是想不出來。這兩種材料今天還有,我會找一天,試一試。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