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緣再會

2016/2/6 — 15:03

講「有緣再會」的不是我,而是兩位亞視新聞女主播,對著鏡頭,無奈地笑著講出來。

幾日前,收到朋友傳來的圖像,她說是朋友傳來的圖像,畫面是亞視將於翌晚停播的通告。這一兩年也是這樣,朋友圈內流言傳來傳去,但總是執極未執,亞視永恆。不過那天有五分鐘我選擇相信了,還計劃當晚不如買些外賣,在電視前看著這個永遠的「第二台」,是重播節目又好,是訪談節目也好,就是靜靜的看著,反正有什麼節目,我早已不在意了。

好多年前,還要靠豐澤的師傅,幫忙調較電視頻道。「第一台無線,第二台亞視㗎啦?」「係啊係啊」總是不需要怎猶豫的答覆。是呀,二奶台,但未見過一個二奶咁唔矜貴。由細到大,我看著的都是這個二奶,如何如大婆般絕地反擊。當然有過不少贏盡大家掌聲的勝仗,儘管只是小勝,但總比這十年的絕地偷生好得多,有尊嚴得多。

廣告

與其說王維基的HKTV走TVB風格,我覺得他更似走昔日亞視風格。《今日睇真D》的影響,不只是促成當年《城市追擊》的誕生,而是到今時今日《東張西望》,你還聞到睇真D陣除。還有《百萬富翁》這類電視遊戲節目,同樣為這類節目帶來多些定義,令電視遊戲節目不再只是獎門人阿叻之流,是可以長知識的節目。不過,TVB是好像永遠是發揚光大的那一位,就好像中國是發明火葯的那位,令火葯發揚光大的,是鬼佬。

不過一直最得我心的,還是曾經不變的亞視新聞。每逢六點或晚間,就毫無懸念的轉到第二台,覺得亞視新聞的人更肯跑更肯求真。不要問我為什麼,是一種感覺,也是很多人的感覺。當然今時今日,最「值錢」的新聞部早已不再值錢,盧瑞盛都轉了行,馮兆寧在TVB現聲不現人,報一些當年今日的舊聞,鄧景輝也決定了結束人生。連新聞報道畫面,都成了美好回憶。

廣告

亞視如今這種下場,會不會是關於香港的預言?風光過,折墮過,風光時盡慶,折墮時求變,但總是求真求踏實。可惜,後來的紅色資本家,注入的似毒葯多於資金,管理層質素低處未算低,只要自我的風光和炫耀,公司和員工如何走下去,拋諸腦後。所以每次聽到「亞視執笠」,我總幻聽成「香港執笠」。

香港曾是一個充滿生氣的夢工場,尤其在創作行業。在電視台裡,有哪個人不是為著夢?演員為了一次好的表演機會,記者為了一次可以推進社會的報道,編劇為了一個令人刻骨銘心的劇本,服裝設計師為了一件恰如其分的戲服,攝影師為了一個最佳角度。他們不是全為了一份月薪而活,但如今還被拖欠兩份月薪,如何活?如何過年?

新年流流,朋友傳來whatsapp訊息,說蘇民峰說香港的運氣走多十年就走完。我們早接受了亞視執笠,但香港執笠,我們還吃得下花生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