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負於情,無負於義

2017/6/9 — 12:34

工作上寫會議報告時,上司總是說自己的報告寫得沒別人好。本來不信,後來讀了同事寫的報告時,才知道自己原來一直都是以流水帳的方式去寫報告,將別人枝枝節節的內容都寫進去,同事就只將需跟進項目以每人為單位寫好,整份報告每個人基本上都是三點式。

有時候寫得多也不代表寫得好,往往做得太多反而沒效果而大家費時失神。

最近在讀Antonia臨別前送我的書 The Art of People (Penguin出版社),書中有一節寫作者花了三十分鐘約了一個重要的人見面,對方不但遲到五分鐘,而也只見了他八分鐘。雖然如此,但是作者也沒有特別的覺得不開心,反而在那八分鐘,對方做了三件事:以握手(身體接觸)以示開場和結尾、直接說出事實(不能投資作者的公司)、予以協助(表示有適合的朋友可代為介紹)。

廣告

雖然時間甚短,但卻沒有令人不舒服的地方,反而就算花上一個小時也不就見得對談的作用特別大,反而會影響了各自的計劃和工作。書中還說對於有可疑的不喜歡的人要盡快遠離,別因為不願承認自己的選擇而在錯的人身上浪費時間,之後可以再遇到的人和能在對的人身上花的時間都會因此花掉,為何還要試著等他改變?

這種有負於情,無負於義的時間管理方式,對別人對自己,也許恰好才是要學會面對接受的一環。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