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 — 怎保証未來與黑暗絕緣?

2016/2/1 — 19:49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劇照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劇照

【文:明青】

好像已經過了很久,這套電影已不是甚麼熱話,但看著《末日先鋒:戰甲飛車》入圍奧斯卡頒獎典禮,內心還是禁不住地興奮,熱切期望它能奪得好成績,因為很重私心的我真的十分鍾愛這部電影。

得知這部戲有這麼多提名,不少人表示驚訝甚至說自己走漏眼,我真的覺得十分可惜。剛觀看完這部戲的我,除了震撼就是感動,覺得是本年度難得的一套好電影。可能是因為香港譯名頗爛,又沒有很多宣傳,而且大多人也只著重它動作片的特性,所以有不少人都對它卻步。

廣告

的確它的動作場面設計得一絲不苟,獨特的戰車的飛馳畫面,去得很盡而令人嘆為觀止的打鬥場面,可謂完美。但它的動作場面,音響效果,拍攝技巧,演員的出色演技有多吸引也實在早已被寫得爛透了。而且我認為只把它視為一套好看的動作片,未免太浪費了。

我最喜愛及欣賞這部電影的是,其中有很多具意思,耐人尋味的細緻畫面。例如當中的warboy,Nux前後共說了兩次’witnessme’,第一次說那時表達的那種對ImmortanJoe的絕對馴服,那種邪教般的狂熱,令人毛骨悚然,第二次說那時,他卻已是找到獨一無二的自我的生存意義。同是犧牲,後者卻能平靜地震懾著觀眾,動人非常。

廣告

不過不得提的精彩情節,就一定要數到這部戲後半段的一個轉折:渴望逃離專制獨裁,毫無人性的恐怖管治的女主角,一直盼望能逃至傳說中的天堂綠洲。最後發現壓根兒沒有這樣的存在後絕望崩塌。幸得男主角啟發,真正的出路是原途折返,迎戰那獨裁者。電影以一句話結束:Where must we go,we who wander this wasteland in search of our better selves?(我們這些在地上遊走的人們,都試著在尋找更好的自我,我們又該何去何從?)我認為當中的寓意在於這像極我們的真實世界。我們想成為更好的自己,想追尋真善美,我們想逃離極權,想逃離黑暗,但可惜現實是那種伊甸園只是海市蜃樓,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進化論讓我們人類面對問題或危險一是戰鬥,二是逃跑(fight-or-flight)但其實面對人性的醜惡,面對黑暗,又怎會有逃跑的餘地?

再看今日的香港,彷彿處處也充斥著黑暗,黑警打人一年有多還未獲制裁,政治操控的黑手伸進校園,連網絡也快失守,網上發表的自由也越見收窄。而我認為最悲哀的還是大部份民眾還不覺醒。

好像香港很無望,很黑暗,更常聽見別人說:是時候準備移民了。可是整個世界縱使未墮落至《末日先鋒:戰甲飛車》般的末日,盡是荒蕪之地,但說到政治的黑暗,政權的貪腐,權力的紛爭,民權的抗爭,哪裡又可完全擺脫這些黑暗?哪裡又可確保現在未來持續和一切黑暗絕緣?

會不會我們的出路也其實只能是像Imperator Furiosa般,不是逃跑出走,相反是拒絕被香港每天也上映的荒謬所麻木,繼續認清並捍衛大是大非,和不合理的政權抗爭?

其實電影還有很多很多值得回味欣賞的地方,可惜未能盡錄,希望大家有空有機會可以一看這部出色的電影。

 

作者簡介:一個覺得電影能像調琴師般為生活調音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