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未倒置、「充大頭鬼」中國式的「Live」

2018/1/23 — 22:17

2018年1月20日,《Aqours》(下稱水團)前往我哉偉大無敵蛆……更正,是祖國的上海,出稱Fans meeting(見面會),當中Live演出的環節更是再次成功揚威海外、威震四方。

醜話說在前,如果你有涉足「家虎」、厄介之類之類的行為,我勸你最好盡快上一頁,再開post批鬥筆者是「水警」算數。

因為這篇文一定會「踩親你條尾」。

廣告

「大國風範」,迎賓至上?

相傳,是次的見面會,我哉偉大無敵蛆國,不僅場內場外也是「威震四方」──破壞贈送給水團成員倒的花牌──包括在其之上放置「那種場所」的卡片、偷竊掛置於花牌上的小玩偶、甚至直接把「那種場所」的卡片廣告塞進送給水團成員的禮物盒之中;

廣告

相傳,見面會Live環節之時,「虎嘯」聲四起、氣勢浩盪、震懾人心,更有參加人仕以擾亂、破壞活動而來,例如是誓言破斷《Happy Party Rrain》的「火車橋*」之類之類的行為──

──等等的「傳言」。

*見例片段:

(取自官方twitter,韓國Fans Meet片段)

(蛆國網民於網路上瘋狂控訴自己的「同胞」)

本未倒置,自為以是的中國式思想

所謂的「厄介」、「家虎」,筆者在這裡不想多作詳述。想知道更多的倒不如去看看《無用男 Rain》^的Facebook更好更清楚──

^無用男 Rain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ADAORain/

所謂的「Call」,筆者也曾經撰文提過了,最基本最原始的目標,就是向演出者作出應援、支持的動作──這是第一個分支;而另一個分支則是因應不同場合、曲風、演出者,變化成不僅是單向的應援,還會與場內Fans同樂、互動的「Call」(例如: MOSH之類),炒熱現場的氣氛,從而令演出者、參加者均更加投於Live之內的行為。

簡而言之,就是需要因應不同的場合,以不同的「Call」方式同應援吧──然而,我哉偉大蛆國卻站在世界之「癲」──厄介成群、虎嘯震天。

(兩地大不同,圖為是次上海Fans meet的慘況)

再說多次,如果你有涉足「家虎」、厄介之類之類的行為,我勸你最好盡快上一頁,再開post批鬥筆者是「水警」算數──好歹大家也是個人類,就算不懂得閱讀空氣,最好也懂得在對的場合做對的事──厄介也好、家虎也好,本來不是一件錯誤的事,也不是一項罪──但若於在不適當的場合做、甚至將這種行為當作是自己的「權利」,破壞了現場的氣氛、影響了整體的畫面,這樣的「Call」還算是應援嗎?再說,因為厄介行為而破壞了歌曲本身應有的「Call」,這樣又是否本末倒置的行為?

反觀台灣的Fans們,在見到韓國Fans meet的成功之後,網民立即於網上籌備同樣的應援活動、甚至加以改良,務求向演出者創造出最好、最系統性的應援。蛆國的人民卻剛好相反,以破壞為樂、搗亂稱義、自大自我,認為別人是剝奪了他們「家虎」的權利,甚至把反對者全數定性為「水警」──這種自我中心、自以為是的行為,正如反映出蛆國人民的質素、表現出蛆國人民真正恆久以來的態度。

(台灣網民致力籌備應援計劃)

說到底,也再說一次,厄介也好、家虎也好,本來不是一件錯誤的事,也不是一項罪,只管在適當的時候做適當的事就好──最令人憤怒的,還是拿「那種場所」的廣告來開玩笑、偷竊別人的花牌掛飾等等的卑劣行為。這不污染了整個活動,更是在世人面前表露出自己的國家是何等卑賤、何等污穢──

嘛,

不過畢竟是我哉偉大無敵蛆國嘛,

最出名的還是吃雞的方法,

「那種場所」的這種事他們壓根不在乎吧。

最後,

慶幸在各位成員們的地圖上沒有「香港」這個地方,

否則相信香港還是一丘之貉。

能夠上位、出位的事情(如今次蛆國的行為),

又冇成本、又上到位,點解唔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