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杞人憂天:精彩在後文

2016/10/31 — 13:4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杞人憂天」原載《列子》,後續辯論其實極精彩。一般講故事的人都錯過了,甚可惜。

話說有人安慰杞人,勸他毋須憂天,說天地安穩,不會毀壞之後,其實即刻有位長廬子過來反駁安慰者的「天地不壞」論:

「夫天地,空中之一細物也……憂其壞者,誠為太遠;言其不壞者,亦未為是。天地不得不壞,則會歸於壞。遇其壞時,奚為不憂哉。」

廣告

大意:這藍天實地,貌似廣大,在太空裡只算是細小之物,現在就慮其毀壞,是擔憂得太遙遠了,但理論上天地在未來總有毀壞的一日啊。

簡直是科學先知了!

廣告

然後走來反駁長廬子的列子,說話更堪玩味:

「言天地壞者亦謬,言天地不壞者亦謬──壞與不壞,吾所不能知也。故生不知死,死不知生;來不知去,去不知來……」

大意:斷言天地會壞或不會壞都有問題──人類知識範圍有限。不知死後世界;不知萬物來去;而天地的未來,我們又如何能知?

自然界事物,觀察不到的,則認為不應輕下定論,其求真態度之客觀嚴謹,竟又直逼今人,顯然比長廬子的大膽推論更勝一籌了。

兩種與現代人並肩的思辨方式,以「杞人憂天」為引子而互相爭辯,今人讀之,只能拍案叫絕。一般學校只拿引子做成語教材,後文的神奇辯論全部錯過,得匣還珠,真是可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