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寶和寶馬差不多」

2016/5/9 — 6:00

相:Lamborghini facebook

相:Lamborghini facebook

好友結婚,大宴親朋,在這個盛大的場地,遇到一位老朋友,互問近況,寒暄一番。

記得他是車癡,問他現在的 dream car 是什麼。「人大咗,仲邊有話 dream 唔 dream car,咪又喺車一架,林寶同寶馬其實差唔多。」再門外的門外漢,也知道林寶和寶馬的分別,就算是寶馬 M4M6,也沒有可能跟一部林寶差唔多。

既然阿水都知林寶同寶馬差天拱地,那麼世上應該只有三個人,不在乎兩部車的分別。

廣告

第一個人係一行禪師:連紅塵也看得破,又怎會在乎什麼寶馬林寶;只要可以舒適地從 A 點去到 B 點,已經足夠到不得了。

第二個人係 Mark Zuckerberg:絕不是無慾無求,而是這種人的野心和能力早已遠遠超越開什麼車住什麼樓的境界;人家每刻都在想怎樣改變世界,反而開部 Honda Accord 才會突顯出他的超然地位。

廣告

第三個人係 Andrew Lam,即係我朋友。他跟一行禪師和 Mark Zuckerberg 不同:兩位高人是不會在乎,而 Andrew 則是嘗試勸服自己不能再在乎;三個字總結,就是「認命了」。

還記得那時候我們在 Warwick 讀書,Andrew 立誓,畢業後不會只是出來打份工就算。

Andrew 喜歡名牌,要面,愛威,不甘於平凡;同學們掛在嘴邊的都是林寶拉利,他則說林寶拉利算什麼,要麼不開車,一開就要開 Bugatti。

雖然他不是什麼富後代,但家裏總算有個錢,而家人見他豪情壯志,當然在他畢業之後,成全了他創業的宏願。兩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跟他一起成立了 MAD,公司的名字來自三位老闆的英文名:Michael,Andrew,Derek。

MAD 成立的同年,我也開始了我的升學顧問事業。

他們做的是嬰兒產品生意,光是開發產品成本,已經兩百多萬。再加舖租、裝修、還有他們口中的「斟茶灌水開支」,差不多四百萬。其餘兩位老闆的人脈關係好,what I mean is 佢哋父母嘅人脈關係好,開波就搞什麼發佈會,廣邀內地和東南亞的商家老闆出席。他們的卡片,當然不只是派給生意伙伴。一個是 CEO、一個是 CFO、一個是 COO,這麼驚天地的 title,怎不能在蘭桂坊一眾美女面前炫耀?

今時今日的讀者很聰明,相信不用我寫下去,也已經猜到 MAD 的結局。

MAD 在年頭成立,年尾結業。三年後的今天,Andrew 二十八歲,在一家獵頭公司工作,嘴邊不再掛著那部 Bugatti。

沒有資格跟大家分享什麼成功之道,但可以跟大家分享我還未失敗的原因。

人要有遠大的目標,但更重要是有自知之明。自問不是什麼 start-up 奇材,也不是神機妙算的基金經理,快錢不輪到我賺。既然不能一步登天,那麼就不如像許志安唱的一樣,一步一生。三年後的今天,我或許有錢買部不錯的車,但我選擇將這筆「多餘錢」,給其中兩位戰友分發八個月花紅以表讚揚,給其中一位戰友買了一部平治房車以示感激,給全體戰友去一趟曼谷旅行以作鼓勵。

同事是我的戰友,我的手手腳腳。

我絕不是慷慨,相反,我很貪心。我沒有一架 dream car,但我絕對有間 dream house,當然也是個遙遠的目標,但希望靠我的手手腳腳,可以一步一生地,帶我走到這個下一站。

人到無求品自高,所以我不得不慚愧地承認,我還是個很冇品的人。因為我仍然堅信,林寶和寶馬是有分別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