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港大歲月 7】柏拉圖的影子

2015/9/7 — 18:54

人的求知慾從哪裏來呢?對一些人來說,可能是出於好奇;對我來說,卻是出於渴望得到解脫和平安。從少年時代開始,朋友和師長都說我是過分自我中心的人;他們的批評,使我更敏銳地感到這個缺陷造成的煩惱,但他們沒有幫助我從自我的桎梏之中解放出來。

自我中心的人,通常感到孤立,對世界有莫名的恐懼。我也是這樣。我一度想過,要是有人愛我,那我便不孤立了,對世界也不必感到恐懼。

但是我很快便決定,不會有人愛我的,因爲我並不可愛,因爲過分自我中心的人是不可愛的。之後我又想過,神愛世人,並不要求世人可愛,那麼神是可能愛我的,祂旣然無所不能、無微不至,我就不必對世界感到恐懼。

廣告

有一段時間,我全心全意學習在神之內放開自己。但是我並沒有得道。我發現在空靈的殿堂內,我聽到的是自己的聲音。不是神在聽我的禱吿,是我在聽自己的獨自。我仍困鎖在自我之中。

對世界的恐懼,最具體的表現是害怕犯錯。我想,如果我了解這個世界是怎樣,我就不會犯錯,就不用步步驚心了。於是我很努力去企圖了解世界,但不論我多努力,遲早錯誤仍是發生了,每一次出錯,都造成嚴重的打擊,使我感到辛辛苦苦砌成的一點輪廓,又被完全打亂了,我徬徨在這些輪廓堆疉的廢墟之中,無所憑藉。我開始懷疑·究竟世界是有的呢?還是沒有、一切只是我腦中幻象?若有,那麼眞實的世界究竟怎樣子的呢?我隱約覺得,一旦認識眞實的世界,我就不會被困於自我的密室之中了。

廣告

於是柏拉圖的恆眞天堂便對我有莫大的吸引力了。他有一個美麗而悽婉的寓言深深地打動了我。這寓言說,從前有一羣人,有知以來便生活在地底的一個巖穴之中,毎個人全身被綑在柱子上,只能直勾勾地望前,不能轉動身體任何一個部分。他們大家都面向一面平滑的石壁,在們身後熊熊地燃着一堆火,火光投影在石壁上,他們一生之中, 除了聽彼此的聲音之外,所見的就是壁上的影子,見過的「物件」,也不過是看顧他們的人所拿的物件投在壁上的影子,但他們一直就是樣生活的了,在他們心目中,影子就是實物。

有一天,一個人不知怎地擺脫了縛束,他轉過身來,看見他的同伴、同伴背後的火、火堆前的物件,每一樣都是似曾相識、似是似非。他甚至走出了洞穴,看到洞穴外的天地,他突然間了解,原來這些才是眞的,他自小熟悉的不過是他們的影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