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格格格

2017/1/4 — 18:59

記掛著自己的前度,卻要每天兜口兜面對著這位現任,是一種有口難言的精神自虐。

說是自虐,因為,最起碼,你其實是可以狠狠地撇下現在這個她的,但鑒於人類與生俱內的的惰性,你選擇繼續這段關係。

重點是,you ask for it,冇人迫你延長這段你很不想要的關係,therefore 精神自虐。

廣告

當你低頭,陷入迷思的時候,良心會問你,究竟是現在這個她真的如此不濟,還是賤男的劣根從來只會著迷於一些曾經擁有卻不能天長地久的人和物?

但當你抬頭,看見現在這個她吃著意粉的時候,你實在很有衝動拍枱、妖一聲、拋下餐巾和兩張五百元鈔票,再氣沖沖離開這家餐廳。

廣告

Mandy 不是這樣吃意粉的。

當年我們只是學生,我一星期的零用也只能足夠請她吃一頓 Spaghetti House 慶祝她的生日,但 Mandy 吃著 pasta 的時候,已經懂得,with the most basic table manner,one hand with a spoon,another with a fork,借匙羹的力把意粉捲好,才慢慢送進口裏。

我想講,女人個「格」好緊要。

誠然,餐桌禮儀只是一個膚淺膚淺再膚淺的例子。何謂「格」,好易明,又好難明。

易明,因為我哋好易判斷得到,一個人嘅格點為之衰。

難明,因為我哋又好難目測得出,一個人嘅格點為之好。

「格」是親和力。

一個人嘅格好,親和力必定強。

看葉劉淑儀,說話那種神態和表情,嘴角好似戚上去又唔係戚上去嗰種深層次矛盾,你會明白親和力是如何由心而生,你會明白親和力是眼耳鼻舌身意的一種協調,你會明白點解連象徵吉祥的麒麟都會睇唔過眼。

「格」是眼界。

偷鮑魚在公廁享用的三位港女,點解咁多人覺得佢哋影衰香港人,原因唔係佢哋偷嘢嘅行為,而係佢哋偷嘅竟然係鮑魚。呢個 concept 有啲邪惡,but it is true that 做壞事都要講眼界,即係見識。你想像吓,呢三個女仔,原來喺 M.I.T 讀書,sophomore 嗰年,已經開始策劃緊一鑊驚天動地嘅 Ponzi scheme,然後畢業後三年就喺華爾街呃咗三百幾億 usd。呢條罪肯定大過偷鮑魚,但冇人會話你影衰香港人,因為佢哋被捕嘅時候唔係喺台北廁格,而係喺馬爾代夫嘅海灘嘆緊一杯令人心曠神怡嘅 apple martini。返回現實,呢三位鮑魚港女,唔好話 Ponzi Scheme,我諗佢哋連 billion 係幾多個億都未知,咁冇眼界,個格點會唔衰?

「格」是自然流露的。

看見現在這個她吃意粉的樣子,我忍耐,繼而循循善誘,告訴她意粉該是怎吃的。怎料,沒有慧根就是沒有慧根,下次跟她吃意粉的時候,她竟然做足我教佢嘅動作。冇錯,係做足,但我哋今次唔係喺 Grissini 食 Lobster Linguini,而係喺銀龍茶餐廳食乾炒豬扒意。

我又諗番起以前嘅 Mandy,佢食乾炒豬扒意會食到成個嘴仔污糟晒,好可愛。

格是一個非常 individual 的概念,正如有啲女仔伸脷扮可愛會令你好有衝動嘴埋去,有啲女仔伸脷會令你想剪咗佢。

The fortunate and unfortunate thing is,衰格嘅人永遠唔會知道自己衰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