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千嬅 Let’s Begin 演唱會 2015 (上)

2015/1/29 — 19:12

Let’s Begin. 一月二十五日這一晚,再一次到紅館聽最愛的楊千嬅。全場觀眾揮動紫色的光芒,迎接曾言道心口有個「勇」字的她,發出紅色的雷射激光,台下的觀眾,台上的歌者,幻化成萬紫千紅的開場。「沿途紅燈再紅,無人可擋我路」是《勇》營造的畫面,楊千嬅一個人帶著心頭一份勇,面對如利箭從四面八方襲來的紅燈,然而她一直有著愛她的歌迷們的支援,是一片深紫色的人山人海。

從《勇》到《狼來了》,是本來的紫色被紅光蓋過了,就像是現實定必出錯,然而一團紅火試煉過後,在《煉金術》最後一段蛻變成閃閃金光,三首開場曲剛好是楊千嬅三段高峰時期的見證,華星、新藝寶與金牌的愛情觀都是一脈相承。

廣告

演唱會重新開始的新生主題,在朱祖兒的簡潔舞台上呈現,沒有花巧道具,就以衣服顏色與燈光轉換去呈現一段段小城大事,《原來過得很快樂》過渡到《再見二丁目》了無痕跡,箇中卻相隔十二年的回憶與歷練,一個人到底要用多少時間,才可發覺「原來我非不快樂」? 楊千嬅解釋其舞台的「細胞分裂」概念時,指這設計很理性,很有邏輯,並帶出了《因為所以》這首舊曲,熟悉這歌的樂迷自然記得當年「畢氏定理」的Remix版本,因為《再見二丁目》,所以《原來過得很快樂》,其實楊千嬅的歌,向來都有因果連續的關係。

接著是大堆頭舞蹈員登場的第一部份。沒錯,只是第一部份而已,之後還有更厲害的後著。沒想過向來以抒情慢歌作賣點的楊千嬅,這一次企圖挑戰自我,Let’s Begin 果然是一個重生的突破,《烈女》換上更重更急節拍的編曲外衣,接續的一首更是驚喜,她不是沒有電子舞曲,而是往往冷門得只有忠實歌迷才知道,《烈女》之後一段前奏即時引起了容祖兒《跑步機上》的聯想,怎料是 A-music 時期的《當女飛俠愛上萬能俠》,楊千嬅就穿梭在超級英雄間高歌熱舞,現在回想自是理所當然,作為已成家立室的天后,守護孩兒及萬能俠就是她最想唱出的心聲吧。

廣告

《處處吻》串連《色惑》,是本次演唱會最可預期的編排,誘惑性的挑逗,放諸現在貴為人妻的千嬅身上,合身與否見仁見智,但可得見楊千嬅的新嘗試與膽識,從來不願只留守在安全區之中。《色惑》可能是失敗的實驗,但想不到《斗零踭》放在《色惑》之後,一首歌曲就回應了外界的懷疑與批評,勝過任何文字與言語。「沒有路我行不到 沒有事我辦不到」就是楊千嬅大無畏的個性展現,高踭踏步難行的每寸舞台,她告訴你,憑自信就可搖曳風騷。斗零踭都穿得上,色惑又怎會有難度? 楊千嬅就是懂得以歌曲表心志。

既然沒有路行不到,前面是紅海大概也可以分得開。全個演唱會最有格調的段落,由一個奇蹟開始,到一個童話,一個傳說,然後以一個禱告結束。《出埃及記》中一對舞者從一起到分開,表現愈走愈遠後如何再伸手重拾對方的掙扎;《花與愛麗斯》一邊是女表演者作為愛麗絲,另一邊是舞者群組成的「花」,古典優雅。

《翅膀下的風》楊千嬅以黑紗披面演唱,極具天后風采,她與男舞者站在兩邊,配合燈光形成兩對翼的視覺象徵,最後副歌,舞者走到歌者後邊,擺動雙方成為楊千嬅的翅膀,先是自我自強的意念,後是有人在後輔助成風的比喻,在現場感受實是視聽的震撼,實現了當時聽《火鳥》大碟時想像的境界 (《翅膀下的風》譜出了人山人海伸出的雙臂, 為烈女開創天際的長路, 直送到雲端殿堂上去)。《少女的祈禱》承接了以聖經故事比喻愛情的《出埃及記》,伴著豎琴彈奏的編曲淡化了故事原來的遺憾,如今猶像過來人一樣回望從前,雲淡風輕。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