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業內人士」看《大師兄》

2018/8/27 — 14:11

電影《大師兄》劇照

電影《大師兄》劇照

殺校、地產霸權、春風化雨的麻辣教師,《大師兄》的橋段老掉了牙!牽強位也甚多,由「業內人士」看來總是覺得不是味兒。日常處理校務、備課、改功課、寫報告,老師還可以有時間可以逐個學生做家訪?資料搜集也非常粗疏,同一學校的 DSE 考生根本沒有可能派往同一個試場應考。很多人批評《大師兄》雖然有強勁的「卡士」,但處理校園片的手法遠遠比不上《五個小孩的校長》,甚至冼師傅執導的《我們的 6E 班》。

但我走出戲院時有種莫名的輕鬆,甚至欣喜,感受是以上兩齣電影沒有的。沒有錯,我們會質疑連跳樓犧牲也可以撿回小命,會不會是過份樂觀;也會搖頭苦笑一個酗酒父親怎會因陌生老師的三言兩語就痛改前非;更加會訕笑重男輕女的父親怎可能一下子對女兒變得體貼豪爽。

令人更不安的是陳俠這位退役軍人,最後能馴服一班頑劣學生的也不靠自己閱歷循循善誘,而是靠「拳頭」。就如一般功夫片一樣,追求快、狠、準,其他任何情節都是枝葉。

廣告

但,為什麼不可以輕鬆一點呢?我們為什麼要求一齣一小時左右的商業電影解決一個累計花掉數以百憶計資源、皓首經年也未解決到的棘手問題?

我所欣喜者是戲中帶出了一個方向,年青人追求的除了學業成績,還可以是一股「勁」,而這「勁」,可以演繹為一種信念,劇中每一個主要人物都有自己「信奉」的一套:有人喜歡車、有人喜歡打機、有人喜歡讀書、有人喜歡搵錢。連頭號歹角也先迷上鋼琴,再迷上「拳頭」,之後片尾再回歸自己的「初戀」音樂。而且擺脫了一般的典型:喜歡車的可以是女生、喜歡讀書的可以是有學障的學生。

廣告

曾幾何時,我們都覺得打機是浪費時間,虛耗光陰,視之為勾引學生的牛鬼蛇神,但短短兩三年之內社會風氣一轉,連大學也開「電競」一門煞有介事的教起來。

一生人矢志做好一件事,努力必不負你。

有人說甄子丹始終擺脫不了打星的形象,導演為求視覺刺激始終要安排兩場打鬥來充撐場面;但,這有何不可?既然挾著「宇宙最強」的威名,不用白不用。特別欣賞的是戲中丹爺以簡潔明快的英文短語,演活了言簡意賅的軍人本色,沒有辜負陳俠這角色。

香港教育向來受盡批評,矛頭直指有關當局,其實要解決這個問題根本應該由整個社會氛圍著手。

我們的社會有無讓不同年紀、性別、種族、能力、志趣的人都可以有發揮的空間?當別人選擇不一樣的路時,我們會否少點質疑多點欣賞?例如由這齣戲開始?犯駁位雖然多,但依然用心良苦。

曾經有人說過,那些聽起來天荒夜談的夢想,才有實踐的價值。

片中幾乎沒有真正的壞人,所有人與事都以樂觀寬容的手法處理,一切向好方面看,令人充滿希望。

話說回來,個人感覺,我喜歡《大師兄》多於《五個小孩的校長》的原因是《五》片中森美的一幕講關於補習集團老闆游說呂校長加盟,觸及我的神經。於業界三十年從未游說過任何人入行,信者永遠不必游說,不信者任你舌燦蓮花也是徒然。我不反對任何人戴上光環,但不必以貶低一個行業為襯托的手段。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