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地之光

2016/10/6 — 20:18

作者指:「這些圖片都不經美化,因為我不懂處理」。

作者指:「這些圖片都不經美化,因為我不懂處理」。

十月又是外遊的好季節,每年秋天都令人想起去年或過去幾年我去過什麼地方。去年今日,我們一行十多人到達特羅姆瑟 (Tromsø)。我第一次踏足北歐,期待第一次看見極光,總覺得需要一點好運氣,但飛機著陸時天下著微雨,令人不敢期望太高。

而結果我們的運氣好得驚人,連續五個晚上在不同地方、環境、氣氛下遇到的極光千變萬化,驚歎過後留下的是我們一輩子都會記得的奇妙畫面。頗多朋友詢問關於極光的一切,其實真的怎麼講都講不好,它是語言所能形容的範圍以外的奇妙體驗,還是看看(我真的是隨手亂拍的)照片,加上一點乾貨資料,希望會引起大家的興趣,碰運氣去看看這個地球上的動人景象。

何時去看

廣告

初次去看北極光,本來我還以為越冷越好,但這光的出現與溫度沒太大關係,何時去看倒有一點講究:其實在地球南北兩極的地帶,幾乎全年都有極光,只是人類肉眼看得比較清楚的顏色光譜,通常都在九月至三月顯得比較鮮明。秋冬季之中,嘗試排除下雨、下雪的時候,因為想看到極光的形狀和色彩的話,我們需要的是一片萬里無雲的青天。秋末冬初或者冬末春初是最好的時候,因為隆冬的時候下雪,天不夠清淨,自然就很難看到美得令人窒息的光芒。所以在九至十月與及二至三月,就是當地人比較推薦的最佳時機。

極光是太陽風帶電粒子與地球磁場之間互相活動引起的奇妙現象,而這些活動大約以11年為周期。科學家已經提醒大家,未來十年極光出現的頻率會較低,所以若不想等到2024至2026年左右,還是要盡早爭取機會在這個冬天去看啦!

廣告

到哪裡看

一般而言,越靠近地球上最北端和最南端的地方,出現極光的機會就越高。只是南極圈比較人跡罕至,在北極圈以內或附近的地方較多,北極光自然成為大家相對地熟悉的旅遊體驗。

去年我們到訪挪威北部的小鎮特羅姆瑟,它位於北極圈之內,氣溫比較低,但是在十月初,白天時分有攝氏幾度的樣子,穿著羽絨大衣活動自如,也算是非常舒服的冬季天氣。另外,冰島的雷克雅未克 (Reykjavik)、芬蘭的思勞塔寧 (Kakslauttanen)、瑞典的尤卡斯亞維 (Jukkasjärvi)、加拿大和蘇格蘭的北部等,都適合初次北上看極光的旅人。

怎樣看法

有一位同行的友人在前一年農曆新年去過芬蘭和挪威,北極光看到了,主要是自駕遊,開到哪裡看到哪裡。運氣碰上了,人也累壞了,但是非常滿足。

要找比較容易看到北極光的地點,也可以借助一些手機apps。而我們要了解的原理是:我們不是嘗試找到極光最密集的地方,更不是追著某個「極光出沒範圍」來看,而是在北極圈內的土地上尋找一片青天--只要在秋冬季,某個無雪無雨天黑氣清的晚上到凌晨時分,在一片漆黑的畫板上,七彩繽紛的極光就有相當的機會出現在你面前。到底能否遇上它,當然是看大家的運氣,但是追趕青天這做法應該錯不了。

如果大家是初次去看極光,或想旅程更方便舒適,或希望借助專業知識和經驗來增加找到極光的機會,我會推薦大家參加當地的極光體驗遊。在特羅姆瑟有好幾家口碑不錯的公司經營戶外體驗,其中極光是最受歡迎的秋冬季活動。這些體驗的好處是安排小組出發,我們一行十幾人,被兩位導遊照顧得很好:他們分別駕著兩部適合在雪地行走的車子,讓我們穿上防水防雪的「蛤乸衣」、手套、冷帽、冷襪、雪地靴等衣物,準備好熱飲和食物讓我們在凌晨時分充饑,帶上專業相機幫忙拍照,更在目的地幫忙生火取暖。從極光的科學原理講起,到分享星空攝影技巧,導遊們都非常專業又體貼窩心。

是不是美得像個汽車廣告?

是不是美得像個汽車廣告?

第一晚:不在挪威,在芬蘭

第一個晚上,挪威北部下雨,導遊把車子開過挪威、瑞典和芬蘭三國之間邊界,經過聖誕老人村一帶,到達Kivijärvi湖附近的一片雪地,找到我們所需的一片青天。
我們會永遠記得第一次看見極光的震憾。

我們會永遠記得在雪地上喝熱朱古力、第一次吃「即食鹿肉」和挪威pastry糕點的飽暖。

我們會永遠記得第一次在數小時內不只一次看到流星劃過天際的反應--從極度訝異到不再訝異,我們明白到流星在宇宙中「老是常出現」,只是我們城市人在繁華燈火下沒機會看到,後來我們已經不再少見多怪,只會坐下來靜靜欣賞它。

我們會永遠記得第一次在較長時間曝光後的相機畫面上期待著每一張照片帶來的驚喜--奇妙的是我第一次體驗到拍照原來不一定是 ‘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而是對著一片星空按下快門,讓它曝光一陣子,同時盼望著大自然在漆黑的背景上忽然添上一筆,到照片render出來才能以肉眼看見一道極光、一束星群、一條流星飛過的軌跡等等,而照片上極光的顏色往往比肉眼看見的豐富,形態也比較細緻,都是充滿驚喜的美好回憶。就像自然界裏面很多東西一樣,極光的顏色和偶然有某些形態是「上鏡靚過真人」,但是光影的動態卻肯定是「真人靚過上鏡」,而且是壯麗很多很多。

雪地上圍爐取暖

雪地上圍爐取暖

極光下雪泥鴻爪

極光下雪泥鴻爪

第二晚:靈光加送倒影

第一晚運氣不錯,因為聽過不少花了時間和氣力都沒看著極光的倒霉故事,我們幾乎一直帶著感恩的心情,每天都微笑著過得很快活,或者這就是北歐人們生活規律並知足常樂的原因。到了第二個晚上,導遊把我們帶到Kvaløya一處有山有水的地方。當我們走到湖邊,一看見那閃著彩色的極光倒影,我們就明白導遊的用意,於是忙著調曝光什麼的,把天上極光與湖中倒影都拍下來。

一束極光變成兩束

一束極光變成兩束

波平如鏡的湖反映天上靈光

波平如鏡的湖反映天上靈光

無論層次多豐富的極光,都會映照在湖上,很靈動

無論層次多豐富的極光,都會映照在湖上,很靈動

再來到Sommarøy的一座小山上,我們有的緊抱相機和腳架,忙著以不同曝光時間、光圈等變數trial and error並等待驚喜出現,看照片的嘩嘩聲不絕於耳;(居然)沒有帶相機的人們躺在石上,用眼睛欣賞極光在我們頭上舞動,用腦袋紀錄這些充滿靈氣的畫面。運氣也是好得沒話說,不論是鏡頭還是我們的眼睛,長期曝光在星空下,都滿載了以綠色為主、偶然出現其他顏色的光束。值了,我們坐在小山上,極光充滿著頭上的星空甚至周圍,「人一世物一世」級的體驗就是如此。

人坐山上,幾乎沒看清楚那道橋,曝光一下卻變成這樣

人坐山上,幾乎沒看清楚那道橋,曝光一下卻變成這樣

第三個傍晚:夕陽無限好,山色像金粉

導遊也說我們走了好運,也許不必重覆類似的行程,在第三天傍晚把我們帶到Tromvik去行山兼看日落。當太陽的金光慢慢往水平線沉下去,我們發現附近的山峰都變得紅紅的,原來這時候山石中的礦物會反射陽光,映照出一種接近銅色的光芒。運氣繼續待我們不薄,在回家路上又遇上極光,這次可好,開著車子的天窗,那神秘迷人的綠色「窗簾」就在天上飄動,送我們回到Tromsø。

夕陽中的紅山

夕陽中的紅山

像不像染了銅色?

像不像染了銅色?

第四晚:極地光環

跟著導遊去追光,當然沒有「包生仔」的。我們訂了三個晚上的戶外活動,極光追到了,還有不少其他景觀盡收眼底和鏡頭內,在運氣方面實在無求。於是在第四晚,我們自己坐巴士,打算「隨便找個沙灘坐下來發呆,碰碰運氣算啦,有光看光,沒光看景,隨緣啦,就這樣」。

誰知道人走運走到一個點,你還未去找極光,極光就已經上門來找你:當我們在家中準備晚飯時,我隨意向外一望,發現極光就在Tromsø市區上空出現。於是就算多得朋友們煮得很美味的晚飯,我們還是匆匆吃過就出門去追光了。

家中隨拍,不可思議

家中隨拍,不可思議

下了車,從漆黑的小路往下走,在Telegrafbukta海灘坐下來沒多久,極光就出現了。然後我們想起,當天下午遠足時遇上一位挪威女士,她說當晚的極光會是很精彩,以不同顏色和形態出現。對自己極度走運已經不敢置信,我們沒放在心上,到了海灘,我們只是如常地以此起彼落的「嘩嘩嘩」和匱乏的詞彙來勉強表達人類對大自然的驚歎,而老實說,連續四個晚上見證這樣奇異壯麗的景象,我們的表達能力早已乾塘。

海灘亂拍也有這種效果⋯⋯

海灘亂拍也有這種效果⋯⋯

而大自然往往以不同的方式來刺激人類的想像力,和持續挑戰人類的表達能力:我們看著類似窗簾形的極光飄呀飄、擺呀擺,幾乎是每晚的指定動作;但到了這夜,這幅「窗簾布」的弧形,居然慢慢移動和擴展,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光環,就在我們的正上方,好像發光的一把傘,或是一條正在隨風飄揚的圓桌裙。自以為已經見過不少形態的極光,但這樣「被極光團團圍住」的我們還是再次被震憾,互望幾下又互問:「這個光環是啥?是不是有外星人要來接我們離開地球啦?」就這樣,我們「站在裙底下」再次被美呆了。

鏡頭不夠寬,只能拍到極光環的一部分

鏡頭不夠寬,只能拍到極光環的一部分

第五晚:倒霉中的幸運光芒

在挪威的第五天下午,我們坐船到Skjervøy,誰知道卻等不到回程的船。我們想著這下死啦,極度好運氣跑了多日,現在完蛋啦,應該是的,肯定是的。一邊吃晚飯,一邊上網找辦法,在等候之際,我們往外望,嘩極光又來啦!把倒霉拋諸腦後,我們跑到碼頭去先享受當下的好運--極光這種偶發而不可方物的景象,你不看白不看,無論你對滯留此處有多擔心還得看一看。

在倒霉之中,又給我們遇上一位同樣要回到Tromsø的先生,誰知道他是某輪船服務公司的行政人員,有辦法聯絡上救兵,以一架大巴士把我們一起送回家。
沒有腳架,只有把相機擱在碼頭邊亂拍⋯⋯

沒有腳架,只有把相機擱在碼頭邊亂拍⋯⋯

真的,我們這不是走了五天的絕頂好運是什麼呢?在特羅姆瑟一帶浪遊的五個晚上,極地之光以不同顏色和形態出現在不同地方,感覺好像從沒離開過我們頭頂。這些神奇的回憶,不只讓我們津津樂道了一整年,更成為了我們之間「終身」級別的美好回憶:有些事,你在經歷它的時候不怎麼樣,在回憶中它會變得美好;也有些事,你在經歷它的時候已經美好,在回憶中它還可以變得更美好。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