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模稜兩可最準確

2018/9/1 — 13:41

高原反應看醫生,雖然被我拍照,但還是打格仔才公開。大家可以留意一下評語位置,當事人可能會出來留言,哈哈!

高原反應看醫生,雖然被我拍照,但還是打格仔才公開。大家可以留意一下評語位置,當事人可能會出來留言,哈哈!

坊間常有人說,有圖有真相,又或者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辦法,但一去到高原反應,誤區極多,所有準則都立時失效。好像網上經常有人說,運動量大的人,患有高原反應的機率較高。於是我在西藏,有時就會聽到遊客說:「我平時經常做運動,來西藏前都故意停了運動,沒想到還是有高原反應。」另一人則跟我說:「我平時經常做運動,來西藏前都故意停了運動,果然就沒有高原反應。」據想像出來的理論,說甚麼運動量大的人,身體裡肌肉較多,所以需氧量較多,但卻沒有考慮到他們的肺活量也可以增大。有些醫學研究,真的大規模去測試運動量與高原反應的關係,結論就是沒有甚麼關係(注)。

有些人則會說,高的人易有高反,然後又說自己同團裡所有高的人都有高反,但我在西藏長住,見過無數有高反的高人,也見過無數一點高反也沒有的高人。有些人說小孩較成年人特別容易有高反,但我在拉薩,其實經常看到有高反的外地小孩,以及完全沒有高反的外地小孩。正是因為正反情況都見得多,我就不敢妄說某類人較易或較難有高原反應,最真實的觀察結果,就是不能得出任結論。

另一種經常聽到的見解,就是說坐火車進藏,據稱因為可以「慢慢進藏」,所以較少有高原反應。但是實際又如何呢?就以西寧出發至拉薩的火車為例,西寧海拔 2,230 公尺,身體對高原的適應有限,到了格爾木,海拔 2,828 公尺,身體開始適應,卻要在 4 千多公尺以上一直行走,並在僅僅 8 小時,就到達海拔 5,072 公尺的唐古拉山。車廂裡雖然有供氧,但青藏鐵路對高原的適應效果有多大?

廣告

我猜自己可能是坐過最多次青藏鐵路的香港人,在車上我就見過有人有高原反應及沒有高原反應,在拉薩也遇過不少坐鐵路進藏而有高反或沒有高反的遊客。不過他們無論有沒有高原,總會把鐵路因素放到無限大,例如說:「我明明坐鐵路進來,沒想到居然還有高反。」又或是說:「幸好我坐鐵路進來,所以沒有高原反應。」同樣道理,坐飛機進來的人,如果有高原反應,就會說:「這次我心急,坐飛機進來,所以有高反,我下次還是坐火車進來吧。」我便忍不住問對方:「你有沒有想過,可能你有高反,是體質的原因,下次坐火車,都可能會有高反啊。」

香港人對高原反應的興趣,勝過其他話題,而且不知道為甚麼,按我收到的問題比例來說,外國人很少問高原反應,中國人也問得不多,但香港人真的好喜歡問高原相關的資訊,而且每個問題前總有「聽說」。聽說高的人特別容易有高反,聽說瘦的人特別容易有高反,聽說健碩的人特別容易有高反。我問:「在哪裡聽說?」通常都是不知道從哪裡聽說。

廣告

這些旅客或甚至從未踏足西藏的人,所謂的道聽塗說,說得都實牙實齒,好像親身經歷。實際上呢,其實根本都是不能確定。除了一些明顯有實驗數據支持的個案,大多情況下,最準確的答案,就是不確定,想知道自己有沒有高反,就是來到才知道。

我想起西藏有朋友跟我開玩笑說,不少沒有來過西藏的人,一說到西藏任何事情,都變得像專家一樣。反而呆久了,就覺得自己所知越來越少,過多例外,便不敢把話說得太盡。我覺得對高原反應的態度,正正就中了這位西藏朋友的看法。

不過大家最不想聽到的,就是模凌兩可的答案,群眾厭棄不確定的事物,渴求無誤的預測,縱然資訊完全不準確,還是正中人群的心理。

 

注:美國丹佛科羅拉多大學健康科學中心外科報的這份研究,結論是:「在海平面進行習慣性體力活動,對於一般遊客群體,在中等高度的高原疾病發展中,不起作用。」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