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俠 KOL (二之一)

2017/9/22 — 10:30

Chun Kit To / flickr

Chun Kit To / flickr

喜歡吃,亦喜歡武俠小說,順理成章,自幼便對「武林人士究竟食乜?」這課題充滿興趣。

出現最多而又最為離奇的是牛肉。對,每一位武林高手,去到客棧餐廳,未坐下,掛在牆上餐牌也不看,一律叫「來三斤牛肉,温一壺好酒」。這耳熟能詳的情節,早在明朝施耐庵寫宋朝梁山泊英雄故事,已經常有出現。武松叫道:「主人家,有飽肚的,買些吃酒」,酒家道:「熟牛肉」,武松道:「好的切二三斤來吃酒」;另一幕,林沖去找朱貴,一入門,也不打話,即叫酒保:「先切兩斤熟牛肉來」;頭兒宋江亦一樣,去到黑店說:「我們走得肚餓,你這裏有甚麼肉賣?」那人道:「有熟牛肉和白酒」,宋江於是說「最好,你先切三斤牛肉,打一角酒來。」《水滸傳》成了經典,之後的梁羽生,柳殘陽,諸葛青雲等,描寫武林高手,入到酒樓,基本上皆是獨沽一味,很豪邁的單點牛肉,而且是一斤一斤的吃,一盤一盤的叫。

作為充滿好奇心的小朋友,我當時很是納悶不解,「牛肉」究竟是甚麼牛肉?其實是哪一部位,如何煮法?滷水或清燉?是冷是熱是鹹是辣?這樣不問情由叫餐,便算在古代,也是有違常理,為甚麼高手及店小二,好像不說自明的樣子?

廣告

中學時候,學校有小說組,我們一班武俠粉,着實研究了這件武林奇案一輪。英雄好漢,舞刀弄槍,沒有人吃素,這個我明白,但為甚麼獨好牛肉呢?中國是農業社會,宋朝在開國之初,為了休養生息,政府定下禁宰耕牛令,刑罰很重。况且耕牛,既老且靱,照理不會好吃。我們翻開史書,亦發現羊、豬、雞,較受歡迎。

再說,分量亦非常古怪。一斤等於十八安士,現代人吃牛排,一件十二安士,已頂上心口,武林高手一次吃三斤,五十四安士牛肉,能人所不能,亦因此有理由相信便秘是武林中人常見隱疾。去到最後,唯一解釋,高手們一味要型。如果林沖叫兩斤豬肉,又肥又膩,在氣勢上無疑減了一半;而武松咬着雞爪上景陽崗打虎,亦太不成樣子。宋朝禁宰耕牛,反對勢力勾結店小二,大口吃牛,充滿造反精神,切合身份,型上加型。經過如此討論,一切變得合理。

廣告

我很喜歡的另一環節,藥膳。高手們上山下海,救國憂民,勞心勞力,閒時要進補,是非常自然的事。厲害的主角,總能吃上一些稀有的好東西。譬如說, 1961 年,梁羽生寫《雲海玉弓緣》,出現了天山雪蓮,「所製練的解毒靈丹,不但可以解毒,還可以給人增長功力」。張國榮在白髮魔女電影中,為林妹妹守在崖上的,便是此神物,可令白髮變黑,勁過美源髮彩。

最熱的是古墓派的玉蜂漿。小龍女每天以此為餐,也不怕悶,為的是容顏不老,青春常駐,可見當時的女俠,非常貪靚,天然滋潤,比起當今拉面打針,高級太多。如果要打通經脈,那要喝《俠客行》中,用「斷腸蝕骨腐心草」煮的臘八粥才行。因為顏色碧綠古怪又有腥味,群雄不敢喝下,惟有主角石破天唏哩呼嚕的吃個碗底朝天,最後學成超強武功。同樣道理,如果揀飲擇食,郭靖自不會喝下腹蛇寶血,段譽亦不會吞下莽牯朱蛤,因而練不成百毒不侵,被壞人殺死多次了。所以說,出得嚟行,闖蕩江湖,絕對不能偏食,謹記。

大俠是牛肉控,野味控,這情況到了金庸及古龍的新派小說出現,有了徹底改變,而且亦寫出了武俠 foodies 及 KOL ,嘆為觀止,詳情下回分解。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