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死亡算術

2018/4/2 — 6:45

二十歲的時候,死亡離開很遠,是屬於其他人需要考慮的事。三十歲是關於一個字:忙,忙於工作、結交朋友、玩,很多應做的事也沒做,沒時間想死亡這回事。四十歲離遠聽到死亡的腳步,開始感到少許真實感。五十歲沒法逃避,死亡的氣場,在我們腦袋中搗亂,特別是關於時間的觀念。

五十歲後我們變成人肉計數機,不停計數,又加又減,距離平均壽命有多少年,剩下這些時間應做什麼。計走過的時間,計剩下的時間。我們開始在意由現在到死亡的一段路,夠時間嗎?

「死亡算術」影響中年人怎看自己,因為我們都經歷過一個驚嚇時刻:一覺瞓醒發現所有事不對勁,忽然間,前路變得清晰,可看到面前幾公里的事物,而我們見到不想見到的「將來」。我們見到走下坡的自己,樣貌和氣息不同了,莫非人老了有個模樣?夠鐘,醒吧,我們不會有機會為曼聯出場,我們不會有機會成為億萬富翁。

廣告

「死亡算術」是殘酷的,我們曾經被稱為「前途無可限量」,但屈指一算,前途就是現在。曾經,時間在我們一邊,所有事情都有可能,五十歲後,條數變得好亂,困惑中,有人搭我們膊頭,不要想太多,活在當下。不是吧,當下?説好的前途呢?

「死亡算術」像一齣突然間完結的電影,應該未完,太多劇情沒交代。但確實劇終,觀眾心中充滿不忿,即使不是大團圓結局,也不應該爛尾。五十歲後以為齣劇有排做,這是人世間的一個大誤會。

廣告

傳媒不時報導醫學突破,人類愈來愈長壽,我們心中喝采,人類壽命是我們的「主隊」,85,90,95,好波!五十歲後朋友聚會,少了講是非,萬萬不能談政治,全體興高采烈分享健康資訊。上星期,我呻每天食好多粒保健藥丸,被朋友取笑,人家仲多,我的反應是寫低人有食我冇食的藥丸名字,立即上網硏究。

每次聽到關於平均壽命的報導,除了暗中歡呼,立即計數,不煙不酒,加三年,有運動,加三年,注重健康,加三年,加下加下,告訴自己或有九十五歲命。換句話說,人生只走了一半多一點。慢着,我喜歡飲酒,每星期飲幾多杯才算「飲酒」,又有另一條數有計。

五十歲後的「死亡算術」遇到的最大衝擊,是同齡人過身。不會吧,早排見到仍龍精虎猛,咁化學,一定另有內情,例如這個人的生活不檢點,或者這個人時運奇低。或者,平均的意思不是指每個人,有些人高,有些人低,我一定是屬於高。

五十歲後,孩子成長的速度彷彿特別急速,條數亂晒籠。小男孩不小,眨下眼中學,眨下眼大學,他二十歲,我六十歲。六十?爸爸走的時候六十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