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死魚

2015/5/18 — 6:0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終於買咗 Tesla,當然是 Tesla 的 Model S。我說「終於」,因為其實想買好耐,但想買之餘,也有一個 point 需要說服自己。鍾意車的人,通常好緊張引擎夠唔夠響。強勁的引擎聲,是愛車之人最悅耳的音樂。Model S 是電動車,引擎冇聲。女人和車一樣,聲要夠勁,男人先有反應,沒有聲的車,就是男人最討厭的死魚。

但有次坐朋友的 Model S,改變了我對「聲」的執著,讓我終於說服自己要做 Tesla 車主。那次,朋友的Tesla 停在紅綠燈前,隔離剛巧有部藍色「掃把佬」,即是那部旺角金毛飛的專屬座駕。掃把佬司機輕佻的瞧一瞧我的朋友,我朋友又懶係唔 care 咁望一望個司機,係人都知佢哋想點。

朋友和掃把司機注視著紅綠燈,屏氣凝神,我確保安全帶扣好。綠燈,大家差不多同一時間起步,掃把佬的引擎放聲咆哮,但叫到拆天都冇用,因為 Tesla 粒聲唔出已經過咗佢頭。這一幕,讓我想起 American Gangsters 這部電影。飾演 Frank Lucas 的丹素華盛頓說,the loudest one in the room is the weakest one in the room,明白晒。

廣告

Tesla 的 Model S有很多賣點,專業的車評人已經介紹過,但有一點從來沒有人提及。Tesla 的最大好處,是它大大拉近了有錢人和普通人的距離。喺美國,一部 Model S 的價錢等於一部平治 S-Class;喺香港,多得電動車的免稅優惠,Model S 是 S-Class 的一半價錢。有錢佬 buy 架車夠環保,我 buy 架車夠抵,抵就抵在用普通人嘅價錢就買到有錢佬嘅玩意。

時不時經過和記大廈,一經過就會見到大廈的最上層停車場。那個位置,是和記大班霍建寧的專屬車位。霍生轉咗邊架靚車,一經過實睇到。有次見到佢架黑色法拉利,又有次見到佢架淺藍色賓利,全部都是超級富豪的玩意,我這個中環白領當然只有羨慕的份兒。但竟然有次,霍生泊咗架 Tesla 喺嗰度。平時都唔覺架 Tesla 咁型,但一見佢停喺打工皇帝嘅御用車位,我直情想即刻跪喺地下,對住部車扣三個響頭。

廣告

普通打工仔講年薪,霍生呢啲打工皇帝講咩?梗係講秒薪!霍生的秒薪是港幣十二個四毫四,試吓每秒鐘掟十二個四毫四落地下,睇吓你數唔數到有幾多錢。錢多到數唔晒,就係霍生嘅境界。葉朗程秒薪得幾毫子,但係都買得起部 Tesla,你話架車係唔係拉近咗有錢人同普通人距離?

不過我最欣賞 Tesla 的,還是背後那位「發明者」Elon Musk。很多富豪的成功,都是「時勢造英雄」,但 Elon Musk 是逆著時勢走出一條成功之路來的。那時候,沒有很多人能夠接受電動車,Tesla 的營運資金只夠用多一星期。Elon Musk 接近精神崩潰,但他依然要冷靜地做一個 do or die 的決定。一係就放棄 Tesla,二就係用自己全副身家幫 Tesla 續命,Elon Musk 選擇後者。

救 Tesla 的不只 Elon Musk,還有美國政府的貸款。很多人睇死 Tesla,華爾街列出幾家最不會成功的企業,Tesla 那時候排第一。適逢美國總統大選,Mitt Romney 仲用呢樣嘢攻擊奧巴馬,話奧巴馬 pick the losers,用納稅人嘅錢幫一啲死梗嘅公司。今天我們當然知道,Tesla 賣得有幾好,股價升得有幾勁。最型是 Elon Musk在電視機面前向全世界宣佈,Tesla 連本帶利還返晒啲錢畀返政府,仲要係比原定時間早咗九年還。

人總是在身陷絕境的時候,才會做出動地驚天的決定。至於是好像 Elon Musk 般動地驚天地聰明,還是動地驚天地愚蠢,當然要等到下完決定之後才有分曉。除了身陷絕境,人還會在另一個情況做出驚天動地的決定,就是飄飄然的時候。

股市裏,有人賺到少少錢就飄飄然,覺得自己係股神。之後做出動地驚天的決定,辭去工作,全職炒股,結局係點唔使講。除了股壇之外,文壇也有動地驚天的笨實。本來不公開身份,然後選擇露面,怎料這樣動地驚天過後,就來到終結的一剎,露咁耐霉咁耐。飄飄然的時候,講嘢會大大聲,慌死人唔知你威,輸得最慘就係呢啲人。

身陷絕境的時候要冷靜,飄飄然的時候要更冷靜。大大聲說出來的成功,是虛榮感;粒聲唔出地收藏起來的成功,像 Tesla 那樣,才是優越感。「冇聲,唔係死魚咩?」又嚟「終極任你揀之有得揀等於冇得揀」的選擇題:咁你寧願要一件叫到拆天嘅豬扒,定係要個粒聲唔出嘅林志玲?有豐富格鬥經驗嘅男人都知道,靚女,通常都是死魚。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