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殼神

2015/7/6 — 6:0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上一次見面,她還是稱呼我為「Mr. Yip」。我跟她說,幫我一個忙,叫我 Marcus,可以嗎?她笑一笑,收起我的香檳杯,然後用頗流利的英語回答:「Mr. Yip,快要降落了,請扣好安全帶。」還是堅持叫我 Mr. Yip,naughty girl,但美麗加調皮,卻是顛倒眾生的組合。要買一架私人飛機已經不簡單,還要請一位如此質素的韓國空中小姐,超級富豪的世界,對 private banker來說,總是這麼近那麼遠。

來到六月二十六日,闊別兩星期,跟她再碰面。這次,她終於改口:「Marcus,你肯定再要多杯 black coffee嗎?你的第三杯了。」Yes,只睡了三小時,沒有咖啡會死。坐在前排的陳先生,即是飛機的主人,聽到我這樣說,不禁回頭道:「這句話是說給我聽的吧?這幾天辛苦了,回家後好好睡一覺吧。」冇咖啡會死,不過冇你呢個大客,我死得仲快,完全唔辛苦。說得誇張點,超級富豪總是操縱著很多人的命運,韓國空姐的命運,我的命運,還有很多很多人的命運。但那刻真正操縱著我們命運的,卻是駕駛艙內的飛機師。飛機越飛越低,著地的一刻接近完美,我畀滿分。

飛機停好,韓國空姐收起所有人的身份證。飛機門打開,我們幾個跟著陳先生,一級一級樓梯,從飛機走到地面。經歷過數之不盡的 business trip,還是很容易 homesick。每次回到香港,嗅到這個城市的氣味,心裏才踏實一點。走到候機室,我們一行幾人坐下來,等待著行李和工作人員替我們辦理入境手續。坐著等著,真係頂唔順,我叫候機室的同事為我準備當日的第四杯咖啡。

廣告

就在喝完第四杯咖啡的一刻,準備起身離開候機室之際,身旁的律師悄悄在我耳邊說:「聞唔聞到?好勁殼味。」殼味?早陣子,蔡東豪在專欄說,股評人教小股民分析「殼味」,「令人啼笑皆非」。所謂殼味,即是從上市公司的現金流和業務範疇等簡單資料,睇吓邊隻「殼」最有機會畀人買起,隨即股價飛升。股評人講「殼味」,增加收視,人之常情;每天跟聯交所來回幾十個 email的法律界明日之星,也問我聞唔聞到殼味,實屬意料之外。

律師用眼神示意我看看候機室門口,完全明白他所說的殼味所謂何事。有女人味的女人有很多,有殼味的女士,全香港可能只得一個朱太。就算你不是中環人,也可能聽過朱太的名字,她是「人稱殼后」的資深投資者。好一句「人稱殼后」,香港的股壇已經被有聊無聊的財經雜誌描繪得像王晶導演的賭片系列一樣,男的是殼王,女的是殼后。可能幾年之後,中環還會出現殼聖、殼魔、殼仙等的後起之秀。

廣告

其實只要有個電話,你也有機會做個殼俠,在這個遍地黃金的江湖撈一筆。識唔識有人想買殼?識唔識有人想賣殼?識就得啦,一個主板殼大概值五億,GEM 殼都有三億,撮合到買家賣家,你袋個佣閒閒哋幾百萬。生意就係咁做啦,但又談何容易?想買的人多,肯賣的人少,買家又要求多多,股權一定要有幾多以上,又要個殼未畀「專業玩家」搞過,難度就有如找個秀外慧中但依然守身如玉的天使。

眾裏尋她千百度,尋完之後可能得個桔,喂,做中間人係咁㗎啦,咁易做嘅,我第一個轉行先啦。唔緊要唔緊要,仲有計,搵唔到人賣殼,咪好似啤膠咁自己啤個殼出嚟囉。自己啤個殼出嚟,得咩?你冇睇食神咩?星爺由一粒瀨尿牛丸做到上市都得,呢個世界有咩唔得?

做盤賺錢嘅生意就話唔易啫,做盤「睇落好似賺到錢嘅生意」有幾難呀?求其搵啲嘢搞,啲錢左手交右手,咁咪有盤數囉。總之搞到三、五年之後,就搵人埋班。做個 GEM 殼喳,唔使吓吓都搵高盛㗎,listing fees 有限,一千幾百萬包生仔㗎啦。係唔係聽吓都開心呢?一千幾百萬,三五年後,砌到個三億嘅殼喎。當你揸七成半,都有兩億幾啦。五年有十幾倍回報,好過買樓多多聲啦。

你諗都唔好諗,真係咁易嘅,呢個世界冇窮人。求其砌件垃圾就可以掟上市,你當港交所傻㗎?經常都有人說,最低層次才用努力搵錢,高層次的人則懂得用錢搵錢,最高層次的人甚至會用人哋嘅錢搵錢。其實搵錢,邊有分高層低層,你睇人好,人睇你好啫。陸叔可能會好羨慕四叔咁有錢,但係或者四叔都好羨慕陸叔咁有精神日日上電台講股票呢,who knows?世事無絕對,只有相對,和面對。

我們每天要面對的,就是自己。望著鏡子,問自己一句,開心嗎?開心便夠了。殼王殼后簡接操控著幾十隻殼好巴閉咩?銅鑼灣白沙道殼神,每日直接操控著二百五十八隻電話殼,可能過得仲簡單開心呢。

每天對著超級富豪,我仍然沒有心理不平衡,因為我久不久都會提醒自己,一切都是過眼雲煙,開心,就是美好一天。

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