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一晚,他把課本讀給我聽。」

2016/9/12 — 7:00

Greenberg(左)和Garfunkel(右) (Youtube 片段截圖)

Greenberg(左)和Garfunkel(右) (Youtube 片段截圖)

「每一晚,他把課本讀給我聽。」 Sanford Greenberg

九月號《國家地理雜誌》的主題是〈與盲作戰〉,看到一個動人的故事。Sanford Greenberg家貧,憑獎學金於1960年考入紐約哥倫比大學,宿舍同房同樣家貧和靠獎學金。大學二年級,Greenberg發現眼部不適,但延遲醫治,加上不幸遇上錯誤診斷,弄至雙目失明。一個如日中天的大學生,雄心壯志準備勇闖世界,忽然失去視力,情緒低落至離開校園,回到老家,自暴自棄。同房多次探訪,勸Greenberg不要放棄學業,並答應盡力幫助他。Greenberg回到校園,同房每晚把書本讀給他。沒聽錯,是一字一句讀出來,同房還要照顧自己的學業,以及調整大學生的社交生活,這份犠牲難以想像。Greenberg以優異成績畢業,並考獲獎學金,到牛津深造。

Greenberg在牛津一日接到同房的電話,同房也是畢業後深造,修讀建築,但他告訴Greenberg其實讀得不開心,Greenberg問同房最想做什麼,同房最想唱歌,同房有一個中學同學,想一齊夾Band,他們想打入音樂界,需要500元錄製一張demo唱片,但沒錢。

廣告

Greenberg二話不說,把全副身家500元借給同房。幾十年後,Greenberg回憶這件事:「He made my life; I needed to help make his。」這張demo唱片,最後成為這二人組合的第一張唱片,是音樂史上最偉大的唱片之一,是〈The Sound of Silence〉,Greenberg的同房是Art Garfunkel。

Greenberg畢業後成為一個富有商人,成立基金會,希望在2020年結束眼盲作為疾病。根據《國家地理雜誌》文章,近年眼科科技錄得突破,Greenberg不是發白日夢。Greenberg和Garfunkel的友誼維持至今日,同是基金會董事,兩人繼續與盲作戰。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