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決戰富二代

2015/5/11 — 6:0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嫁得好,說膚淺一點,就是嫁了之後,衣食無憂。要嫁得好,基本上有兩個途徑。第一途徑,嫁個富二代,或者如果你唔介意父女戀或爺孫戀,甚至乎可以嫁個富一代。至於第二途徑,就是嫁個今天仍然在踏踏實實向上爬,而他朝有機會變成富豪的男人。作為私人銀行家,我有責任提醒你,第一途徑和第二途徑會帶來不同結果,因為嫁娶也是投資一種,風險與回報自然成正比。

第一途徑,嫁個富二代:你冇乜風險,所以回報亦有限。冇乜風險,因為你必定一世無憂,坐吓靚車去吓旅行得閒收吓禮物仔完全冇問題。但回報有限,因為富二代嘅身家亦有限。老豆未死,即係錢未到手;就算老豆死咗,都可能大把兄弟姊妹姨媽姑姐同佢分身家,最後分到幾多,富二代自己都未必知。

車靚極有個譜,旅行豪極有個譜,禮物仔都係貴極有個譜,嫁個富二代的回報有限,就是這個道理。仲有仲有,嫁個富二代,如果最後搞到離婚,你都應該分唔到佢一半身家。睇戲都有,同富二代結婚,通常都會要你簽份 prenup,即係婚前協議。唔簽,冇得嫁;簽咗,冇得分,或者分好少。又係嗰句,回報有限。

廣告

第二途徑,嫁個努力向上爬的男人:講得向上爬,即係你都要睇吓佢爬到乜嘢位置。啱啱開始爬,冇家底靠自己,extreme cases 可以係一個咖哩牛腩飯兩份食,仲要分兩餐食,去旅行諗都唔使諗,買本旅遊雜誌就當去咗。你覺得個男仔叻、你覺得佢上進、你覺得佢能人所不能,全部都係「覺得」;就算你直覺再準,都要睇吓經濟大環境,更加要接受呢個世界上有樣嘢叫一命二運三風水。如果你的投資目標是「嫁得好」,把你的青春押在一個「努力向上爬」的男人,是一般 private banker 也勸你不要做的極高風險賭博。

客觀一點分析,「富二代」低回報,「向上爬」高風險,應該點揀?葉朗程身為各位港女的 private banker,當然會首先綜合你的身家、年齡、生意類別,進行一個全面的風險承受評估。不過唔使點樣評估都知道,港女一般嘅風險承受能力係比較低,而且大部分都冇乜大志,只要最後可以喺四季酒店擺番廿幾三十圍,再喺半山住個千五呎單位,佢哋已經覺得可以光宗耀祖。

廣告

既然係咁,very good,揀個富二代最好不過。但「富二代」絕對係一個競爭激烈嘅市場,唔係話有就有。作為 private banker,我最能明白箇中辛酸。就算真係畀葉朗程識到個富二代,佢哋嘅家族資產其實一早已經畀其他 private banker睇住,富二代根本冇話事權。

很多富二代,從來都是受制於家族的種種規矩的。匯豐銀行於兩星期前,在 Bankers’ Club 搞了個午餐聚會,差不多十圍枱。席上全都是企業的未來繼承人,而那次飯局,匯豐就請來大家樂主席陳裕光為這班繼承人分享企業傳承之道。

陳生指出,能夠在日本屹立超過二百年的企業,有超過三千家,但要在中國找出經得起二百年考驗的企業,竟然只有不出十家。企業傳承無疑是重要課題,但很多家族為此訂出奇怪規矩,就有點兒那過了。好像我有個同事嘅 client 成立咗個家族委員會,每位家族成員當然希望能夠加入,藉以鞏固自己在家族的影響力。但要加入,則講「資格」。過咗某個年齡仲未結婚,唔入得;娶個老婆如果未讀過大學,唔入得;一旦離婚,影響家族聲譽,更加即刻畀人踢出嚟。連愛情都要關「錢」事,點解咁多人覺得做豪門少奶奶是一個童話故事?

剛看過一部戲,女主角的高跟鞋分別破過兩次。第一次弄破的時候,給富二代看到。隔天,因為富二代不知道女主角的雙腳大小,所以親自送了十對同款的高跟鞋到女主角的辦公室,對對唔同 size,畀女主角試到啱為止。望著那十對高跟鞋,女主角很無奈。

女主角第二次弄破高跟鞋的時候,給另一個男人看到。這個男人見高跟鞋的鞋跟破了,就乾脆把另外一隻鞋的鞋跟也弄破,湊成一雙自家製的平底鞋。望著這雙平底鞋,女主角覺得自己後半生可以託付給這個男人。

女主角的選擇未必是對的,因為愛情觀根本不分對錯。拜金主義又好,浪漫主義又好,反正你是怎樣的人,就自然會被怎樣的人感動。

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