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沉船

2017/1/16 — 18:08

轟動一時而仍然在轟動著我的《鐵達尼號》,當年睇過三次。

那當然不是為了區區數秒鐘的全裸畫面,需知道母校當年與 188 商場只是八分鐘之隔,除校章買光碟是兵家常事,黑人白人日本人有乜未睇過,有必要為幾秒鐘鏡頭而買三張戲飛嗎?Come on,三張戲飛可以買三百隻碟,所以我睇三次 Titantic 嘅原因唔係一般人諗嘅原因。

手仔都未拖過,情竇未開,那時候對「浪漫」二字很有憧憬,而 Titanic 滿足晒我所有嘅幻想。他們的愛情,不只是在船上一見鍾情,不但是在古董車內一「啪」即合,不但是在救生艇上死去活來,還要是,most important of all,class-transcending,即是穿越你我背景,眼裏就只有你,以及我們之間的愛情。

廣告

Rose 點上船?男朋友買飛,仲要係超級頭等艙。Jack 點上船?正如他說,I got my ticket to the Titanic at a lucky hand of poker,是靠他自己贏回來的。其實嗰齣戲並冇提過 Rose 嘅阿爸,但如果 Rose 嘅阿爸能夠親眼目睹 Jack 點樣犧牲自己之餘,還在別離一剎,安慰 Rose 說,we are going to have lots of babies,and we are going to watch them grow,我相信佢老人家都會感動到幫佢哋兩個搞場冥婚都唔介意。

眨吓眼,《鐵達尼號》已經落咗畫十八年。

廣告

Almost two decades later,你又學到什麼?呢個世界原來冇 class-transcending,只有 debt-financing,whatever that means。我真的長大了,學乖了,總之我戶口減你戶口係一個大正數,即係我有錢過你,我們就有愛情,就是這樣簡單。但想當年陪我一齊睇三次 Titanic 嘅中學同學,不幸地,冇長大到,佢仍然相信 class-transcending。

其實呢位中學同學都好叻仔,搵唔少錢,佢嘅戶口減佢女朋友戶口確是一個大正數,但可惜,好可惜,佢戶口減佢未來外父戶口係一個天文負數。

未來外父最後成了他真正的外父,而這場婚禮,我只想寫一兩句。如果你以為是虛構故事,我可以原諒你,因為倘若不是置身其中,我也不信是真的。

新人上台之後,司儀第一個邀請致辭的,不是新郎,不是新娘,而是外父。

女權主義者應該非常興奮吧,男女不只平等,如今女家還要騎在男家肩膊上耀武揚威了。

唔只咁,你望吓嗰圍主家席,在座超過一半係外父公司嘅老細,即係一間超級企業嘅半個董事局都是座上客。

外父一開口就是多謝老細,台下的男家父母陪笑、點頭、拍手。

說到這裏,你可能以為我在說一些竹門對木門的故事。

其實我只是想說,很多人就像這個外父一樣,因為比別人賺多一點錢,讀多一點書,而以為自己高人一等地紓尊降貴是一件如此 class-transcending 的事。

但真相是,有更多人就像台下陪笑、點頭、拍手的親家老爺,看著台上的你把自己抬得高高在上,也不會告訴你其實你這樣是在狠狠的貶低自己。

世上很多 class-transcending 的關係之所以存在,不是因為有你的「貴」來迎合我們的「貧」,而是有我們的「品」來成全你們的「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