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沙龍照

2018/4/6 — 15:23

資料圖片 l David Mello @ flickr —Attribution-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D 2.0)

資料圖片 l David Mello @ flickr —Attribution-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D 2.0)

下了棋一段時間,總覺得應該要有點形象事才可以繼續推廣,於是就去訂造了兩件西裝和訂了拍沙龍照。想當年千呼萬喚我也不肯好好整理自己形象,十年過去卻只就為了下棋就去訂衣服拍形象照。

到了沙龍後化妝拍照時,看著攝影師鏡頭,而耳中聽著攝影師要我笑多一點,十幾個鏡頭以後終於開始懂得笑。從不懂得笑到笑了出來的一段,想起了自己一路以來對拍照的感覺。

其實我一向很討厭拍照,一來因為自己的樣子太醜又有皮膚敏感,二來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值得拍照。就好像那時大學畢業,拍下來的照片只有兩張,說到底最大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只是從浸大畢業,而不是港大中大,所以不值得有畢業照。就算到了英國讀書以後,碩士畢業也沒有拍過照,那是因為一路以來讀碩士的心態不過是因為學士成績不夠好,所以才硬著頭皮要洗底,自己的成績根本不夠好,所以也不值得拍照。

廣告

讀了Barbara de Angelis那本What Women Want Men to Know,才想開了。

直接看書名就像是那種女人要男人好好溫習的筆記簿,要男人記清楚自己的喜好和行為。但其實這本書不是那種『教科書』,也不是那種教人追求異性的書。讀不通書的人不明白書本背後的意義,腦裡只知要利用書本,而不是以書上知識和自己的常理良知對照。男人對於世事理解和女人不同:男人的世界都將房間邏輯條理分明,每一間房間都有不同的事;女人卻沒有這樣的理解,對她們而言所有事情都能以感情和連繫貫穿。

廣告

有一章節說到,照片對她們而言就是把感情和關係最好的記錄方法,每一個人每一天的關係都如此特別和值得珍惜。男人卻不懂得從感情的角度去理解拍照,也因為他們天生比女人更講獨立講自我,所以總覺得拍照麻煩無謂。

原來一直以來,是因為始終覺得自己不夠好,無論再合身的衣服再好的化妝,看自己照鏡子時看自己總不如他人看自己。一直覺得自己樣子不討好,而且自己價值能力低下,也不值得和其他人或者自己拍照。就算是去旅行,拍的那些照片都不是從心底裡珍惜和認為自己確有價值被喜歡和看得起自己。覺得只有世界冠軍才應該去沙龍拍下棋的形象照,而其他人水平低劣拍下棋的形象照不過是自戀。

一邊想著對於自己自我形象低下而對自己和他人作出種種不合情理的猜想和批評,而另一方面卻又因為看著別人好一起拍照而內心生出一種酸妒。一半海水一半火焰,這才是一路以來自己性格問題的所在。

到了揀照片,女職員很快就挑了一張她覺得拍得最好的。

「可是這張我覺得自己笑得很Nerdy很弱智」

「但是這才是這張相的可愛之處,其他相你都不笑」

後來乘地鐵時在手機翻看剛才拍的照片,目光就停留在那張相片之中,而又想起早前模糊地看了一眼前女友的照片。看著看著,忍不住眼中淚水。

只因為再好再差,這才是真實的我,這是一張一直以來自己拒絕接受而卻又真真正正反映自己的一張照片。拍了再多的照片,這張不是最好看的一張,但是自己最喜歡的一張。看來有點弱智又醜的,這才是真正的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