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南瓜

飲食博客,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

2019/7/10 - 14:20

洪慶海鮮燒臘飯店 — 戰前唐樓的最後夜茶時光

中學年代,我住在青山道與發祥街交界,家人不時光顧對面的燒味店,斬大舊叉燒,它的名字叫做洪慶,並非甚麼社團,只是一間專賣燒味的飯店。

也許當時年紀小,又或者三十多年前,戰前唐樓未算是受保護的文物,一直沒有為意這棟樓宇的前世今生;搬離了長沙灣,整個生活圈亦隨之改變,很少再踏足這個我成長的地方,連當年的中學同學也各散東西,我當時還認為,沒有機會再嚐這裡的燒味。

十多年前的某一天,心血來潮與朋友們,在深夜的時份重臨舊地,為了,是飲夜茶,每晚十點,飯店以熱騰騰的點心,即拉腸粉,恭候大家;及後斷斷續續來飲夜茶,很記得我與其中一位好朋友,當時仍是文青的 A 君,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廣告

我還很抽象地,向她介紹這間建於 1930 年代的戰前唐樓。

「妳試下走上二樓,返到去上世紀三十年代,妳可能會見到有個身穿旗袍,散發出花露水香味嘅女人……」

自此,她成為了我的好友,所以一直想與她再來,可惜時間相就很難。

本身飯店就沒有八十多年歷史,起碼也有五十年,在長沙灣成長的街坊,好歹也光顧過一次半次;近年坊間的保育意識越來越強,已經有不少人關注這棟碩果僅存的弧型轉角唐樓,會否被列為法定古蹟?

很可惜,該唐樓現時的業主 — 富豪酒店集團,傾向清拆重建,而飯店亦將會營業至本月 14 日,下個月搬往李鄭屋邨;似乎外間對這單新聞的迴響不大,上個月獨自來飲夜茶,茶客不多,與掌櫃傾談,他只說因為要拆樓,營業至七月。

日前在我的 Facebook 飯局群組,召集了接近二十人,一同來這裡飲夜茶,霸佔三張枱,完全合法地集結,組成洋洋大觀的畫面;有些是熟客,有些已來過三幾次,當然亦有些是第一次來。

「呢度嘅夜茶,好有廣州 feel。」曾在廣州生活過的 A 君,如是地說。

我沒試過在廣州飲夜茶,未能理解她的想法,當晚一到十點,一聲號令,眾人走出去飯店外面,自選點心,老實說,洪慶做的是街坊生意,貨如輪轉的點心,不要期望是很精緻,甚麼鮑魚燒賣、雪山黑毛豬叉燒包,你妄想在這裡找到;它們賣的是樸實的出品,外面已很少見的節瓜甫,這裡有;懷舊點心如鵪鶉蛋燒賣,這裡有;老派風格的腸粉,這裡有。

蝦餃、燒賣、鴨腳札、雞札、潮州粉果、鳳爪、釀豆腐、山竹牛肉、眾人一邊喝茶一邊吃點心,笑聲此起彼落,組成一幅戰前唐樓下,最後的夜茶風景。

意猶未盡,再叫了些小菜,椒鹽鮮魷/豆腐水準紮實,豉油皇鵝腸偶爾吃到連著肥膏,甘香之美妙令人喜上心頭。

當晚亦見到有不少客人,大抵是熟客吧,與侍應們有講有笑,紛紛在此拍照留念,雖然這間長沙灣老字號,將會在李鄭屋邨繼續經營,而且面績更大;但是戰前唐樓的情懷,一去不返。

在我私心而言,希望這棟唐樓的命運,以另一個形式去延續;像塘尾道與荔枝角道的雷生春,或者是灣仔的藍屋,將其活化,不一定要做精品酒店,開個展覽館,文創地方,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案。當然, 我沒有資格去為該長沙灣地標說三道四,以上只是我的痴心妄想;飲完茶,與掌櫃握手道別,許下諾言:「李鄭屋見。」

夜深的長沙灣,下著毛毛細雨,遙望著燈火通明,外面冒著白煙的飯店,綻放著最後的餘暉,一切,留在心中。

洪慶海鮮燒臘飯店:長沙灣青山道 303 號(近發祥街)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