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流行 x 故事】序言:朦朧而美麗的流行十年

2015/7/28 — 18:15

這個星期,人人都在談論《羅生門》,個個都在分析為什麼這首歌會引來大眾極大迴響。陳 Damon 說,「以《羅生門》洗你版的 Facebook 朋友,說穿了大部份都是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頭出生的那些朋友」;田中小百合也說,「蘊含著情懷、蘊含著 80、90 後的共同記憶」,還提出,「或許,到明年的薛凱琪,和黃偉文再來一首「真實版」的回應《給十年後的我》之新作(《給十年後的我》發表於 2006 年),又會掀起新一輪的洗版現象。」

對於這些「流行文化造集體回憶」的觀察,我有感覺。老實說,《耿耿於懷》就如 2000 年至 2010 年的不少港式流行作品一樣,旋律歌詞都不過爾爾,但八九十後們,就是念念不忘 — 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歌曲動聽,而是挑動記憶。

因為《耿耿於懷》,我不小心在 YouTube 聽到上面那首名為《千禧年後 那些膾炙人口的粵語流行曲》的串燒,一連三小時。好可怕,就像被捲入時光隧道中。

廣告

更可怕的是,這堆粵語流行曲之中,不少質素其實十分普通 — 但偏偏每一首我(相信大家也是)都懂得跟著唱。

喂大佬,好恐怖。這十年的香港流行文化,對我來說,似乎別有意義。

廣告

然後,我想起幾年前,自己寫過一本名叫《拾年記:香港流行年代誌 2000 - 2010》的書,(書評見此),挑選了 100 件那十年間的香港集體回憶,然後用文字嘗試把這些回憶碎片,重塑再現,寫成一個又一個小故事。

本來計劃完了,書也賣完了;我也再沒有寫故事,改為寫評論了。

只是到了這幾天,Juno 洗板、阿舜回歸(還有看到陳霑的這篇故事),我突然重新發現,原來流行文化的威力確實強大 — 不單因為它能挑動回憶,更加因為它能訴說你和我的私家故事。

因此,我讓《拾年記》裡的故事重見天日,自己又新寫了一些,便成為這個【流行 x 故事】的系列,希望大家喜歡。

因為,唯有回憶和故事,才是朦朧而美麗的。

*   *   *

《拾年記:香港流行年代誌 2000 - 2010》

《拾年記:香港流行年代誌 2000 - 20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