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流行 x 故事 1】Juno x 阿舜

2015/7/28 — 18:29

系列序言:朦朧而美麗的流行十年

*   *   *

一、阿信

廣告

說來慚愧,阿信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他試過向母親旁敲側撃,就是不得要領。

阿信今年二十幾歲,中三輟學後,一直在打散工,試過在車房跟一個名叫飛鷹的老闆打工,但才做了兩個星期就因為覺得太辛苦而放棄了。後來他跟過大佬,常常站在他們身後跟別的大佬講數,間中插幾句嘴,大叫「望咩呀望」,藉以嚇怕對手。他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加入了黑社會,因為捫心自問,自己似乎沒做過什麼犯法的事,可不是說他是一個守法的正人君子,而是,他根本沒有踰越規矩的勇氣。

廣告

是的,阿信是一個細膽的人。輟學後的十年八載,他都不敢向母親講明自己是個雙失青年,就是怕她擔心。母親跟阿信相依為名,平日要做清潔工作養家經已很辛苦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阿信如是想。起初他就像那些不願上學的青澀小夥子一樣,穿校服出門,然後直接到公園蹓躂,或觀看阿伯下棋,或索性走到遠一點的旺角,竄進商場,徘徊踱步,總算成功消磨了不少時日。到後來,母親工時越來越長,根本管不著阿信,他就索性大搖大擺地穿他心愛的便服出門,不用再掩人耳目了。

阿信最喜歡穿著通花的緊身恤衫和長褲。朋友都嘲笑他這身打扮是 MK 仔,但他就是喜歡。他偶而還會想,我就是喜歡逛旺角呀,我就是 MK 仔呀,請問有什麼問題呢。那些笑他 MK 仔的人不也是喜歡翻揭潮流雜誌,買幾千元一件的什麼猿人上衣潮物嗎?同樣都在追逐潮流,誰比誰更加高尚呢。

阿信偶爾會想起自己的未來,縱然他也深知一個中三輟學的雙失青年也許不配去思考什麼未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成為社會裡的主流,他不可能穿上西裝朝九晚五的去上班;但混在那些粗口橫飛的江湖朋友中間,他又覺得有點格格不入。走在江湖,最重要的是有膽量,這樣才能上位。他聽過有朋友走去當殺手,不用什麼技巧的,只要夠膽去做就可以。

偏偏阿信就是沒有。

阿信唯一對自己充滿信心的一件事,是唱歌。當然,他從不肯定自己唱歌是不是真的動聽,畢竟每次在 K 房表演的時候,他的友人總是退避三舍。阿信只知道,唯有唱歌才是他真正享受的一瞬。什麼也不用理會,只需握著咪高風,竭盡所能地唱唱唱。他甚至自創了獨家舞步,邊跳邊唱,有人笑他像是一隻蟹,但他從不理會。

他從不是那些好高鶩遠的人,只是某次看到電視台的歌唱比賽招募參加者,就心癢癢想報名。阿信身邊的豬朋狗友也許是想看他出醜吧,竟然也慫恿他參加。終於阿信大著膽子報了名,很快電視台就來電著他翌日前來,他手心冒汗,但又躍躍欲試。

那一晚,阿信輾轉難眠。反正睡不著,就乾脆起來,反覆地練習舞步。終於,他流了很多很多的汗,但心裡卻是踏實又滿足。他覺得自己整輩子,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

之後的事,大家或者也聽說過。阿信到達電視台,才知道那不是什麼歌唱比賽,而是一個婦女節目的才藝表演環節。面對鏡頭,他完全發揮不了自己原來的水準,結果走了音,忘了對白,還被嘉賓和電視台職員一同奚落。

回家路上,阿信眼眶有點濕潤。

一打開家門,竟看見本應在開工的母親。「我頭先見到你呀,仔。」原來母親今天病倒在家休息,一開電視,卻看見兒子在表演。阿信終於忍不著,也忘掉自己經已廿幾歲人的事實,即管摟著母親哭了一場,還把過去幾年自己做過的事,如實相告。

結果兩母子相擁而哭。

平靜過後,母親主動跟阿信提起他的身世。「你唔係好想知既咩?」阿信點點頭,待母親開口。「其實你老豆係有錢人,我同佢一齊仲有埋你之後,先至知道佢有老婆,仲有個仔。」

之後,就如電視劇的老套情節一樣,阿信的父親花了點錢,就打發當年腹大便便的信媽走了。

直至今天。

*   *   *

二、尊龍

尊龍出生於大富之家,自小萬千寵愛在一身。

他今年二十多歲,這廿多年來都是無所事事。什麼讀書上學考試,他當然也有經歷過,但尊龍的心思從沒有花在這些地方上面。在學期間,他的功課都是用錢買回來的。也算是公平交易呀,又可以給同學一點零用錢。他如是想。當然,尊龍也聽見許多人笑他二世祖什麼,小時候他當然也為此生氣過,但久而久之就習慣了。甚至乎他會直認不諱:是呀,我是二世祖呀,但你做到嗎?

聽起來是有點狂妄自大,但那只是後來的事。事實上成長以來,也許是因為過分受保護的緣故吧,尊龍一直有點自卑,心裡經常有種感覺,就是假如自己沒有這樣富有的父親,就一事無成。當然他不是沒想過方法去證明自己,但他同樣明瞭,自己也不是什麼能幹的人,沒有太多過人之處,根本逃不出這種命定。

尊龍唯一對自己充滿信心的一件事,是唱歌。當然,他從不肯定自己唱歌是不是真的動聽,畢竟他只曾在自己的生日派對上表演,而每次台下的觀眾流露出陶醉的神情,他都會懷疑,這會不會是父親高價租來的職業粉絲。不過無論如何,尊龍只知道,唯有唱歌才是他真正享受的一瞬。什麼也不用理會,只需握著咪高風,竭盡所能地唱唱唱,他甚至還自創了獨家舞步,邊跳邊唱。

尊龍的父親當然知道兒子不是讀書的材料,就打算安排他進娛樂圈發展。於是,尊龍首先到日本跟名師學跳舞,回來後又請歌唱老師到他家教唱歌,最後還有形象指導為他染了一頭金色長髮,教他把潮流品牌的服飾穿搭上身。尊龍沒有什麼意見,就一一跟從,正式從娛樂圈出道。

開記者會宣布正式出道前的一晚,尊龍輾轉難眠。反正睡不著,就乾脆起床,在偌大而空盪的房子裡反覆練習舞步。終於,他流了很多很多的汗,但心裡卻是踏實又滿足。他覺得自己整輩子,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

之後的事,大家或者也聽說過。尊龍的第一首派台歌,結果成為大眾笑柄。走到街上,人人都笑他是 MK 仔,樣子不好看,唱歌不好聽,能夠入娛樂圈,不過因為父蔭。就連同期入娛樂圈的俊男新人,也得意洋洋地跟記者說,「邪不能勝正」。

每天工作回家,尊龍眼眶都有點濕潤。

他不知道這種感覺算不算是耿耿於懷,但就從那時起,尊龍決定要下苦功,向世人證明,錯的是這個娛樂圈而不是自己。當然他繼續是靠父蔭,但他也堅持這些錢、這些關係要付得有價值。

如是這般就過了很多年。

尊龍終於成為了一個被尊敬的音樂人,再沒有人為他的二世祖身分而大造文章,他也因而發現,原來香港人真的,好善忘。

有次尊龍獲邀出席一場音樂騷,同場還有另一個歌手。他向助手打聽這個歌手的來頭,助手只是笑著說,「無呀,咪好多年前上電視節目嗰個騎呢友囉,唔知點解大家突然又鍾意返佢。」話出了口,助手才發覺自己有點失言,就吐吐舌,走開了。

留下尊龍一個人在後台,從布幕之間望出去。

只見舞台上有個跟自己年紀相若的男人,握著咪高風,竭盡所能地唱唱唱,甚至自創了獨家舞步,邊跳邊唱。面對台下的夾雜訕笑意味的歡呼聲,他毫不理會,仍舊一臉從容,盡情地唱好自己的歌。

尊龍心裡萌生一種莫名其妙的,親切感。

 

他不知道的是,眼前人,其實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

*   *   *

阿舜:原名黃宏舜,又稱「娃娃男」,為 2001年9月7日《都市閒情》「鬥戲連唱鬥一番」環節的表演者之一,主唱《娃娃愛天下》。八年後其表演片段被上載到 YouTube,因唱功「獨特」、舞步「出眾」、造型「MK」,而引起網民談論,牽起全城熱話。2015 年,他重出江湖,在荔園獻唱。

Juno:藝名麥浚龍,香港歌手,為富商麥紹棠之子及潮流雜誌《Milk》的創辦人麥浚翹之弟。以《愛上殺手》一曲出道,被大眾唾棄;後來專注音樂事業,曲風偏向非主流,結果令樂迷逐漸改觀。2015 年,他與謝安琪合唱《羅生門》,為其十多年前舊作《耿耿於懷》及年初作品《念念不忘》的第三部曲,結果大受歡迎,全城狂熱。

*   *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