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流行 x 故事 4】Cookies x 葉念琛(以及 鄧麗欣 x 方力申)

2016/3/17 — 14:24

電影《紀念日》劇照

電影《紀念日》劇照

一、紅組加油

又是一年一度的水運會。

恩恩小心翼翼地盤膝坐在看台上,一坐下才曉得原來石階被明媚的陽光烤得灼燙,又不好意思再起來,免得那個終日板起口臉的風紀又踱過來。這種天氣,除了被逼抖擻精神的風紀及老師,還有誰有心情欣賞一池死水的比賽?

廣告

啊,還是算漏了看台末端的啦啦隊,仍然抱持眾人皆睡我獨醒的態度戮力打氣,呃,不過不知道有誰會因為她們生澀死板的舞動而深受激勵就是了。恩恩討厭任何形式的肢體擺動,更遑論要在眾人奇異目光注視下,忘形地揮動啦啦球。即便是班際音樂比賽時大伙兒在台上做些無可無不可的動作,她還是感到渾身不自在。

豈料一星期後的體育課,老師竟要求同學們各自分組,自己嘗試練習排舞,並於學期末在禮堂進行比賽。恩恩好想跟老師理論為何偏偏要跳舞,上個學期不是說過會打排球嗎?可是看見那已屆中年的老師一副嚴肅認真的模樣,就唯有「骨都」一聲,把投訴跟悶氣都吞進肚子裡。

廣告

這時同學已在埋堆,身型略嫌豐滿的同學通常會因被質疑連累全組表現而被迫編作一組,又或者早早識趣地聚集一起。恩恩的好友阿穎拉著她的手臂扯到其中一組,在她耳邊輕聲說:「幹嗎呆呆的,難道你想跟肥婆蓮她們一組?」

這時恩恩才定過神來,看看自己那組的同學,統統都是班中比較標緻的女生。「跟她們一起,比較著數啊。」阿穎笑著說。於是,恩恩就這樣,入了組。那組連同恩恩在內共有九個女生,於是大伙兒就理所當然地,把隊名改作「曲奇」。

真不知道是誰的主意,恩恩想。

*

二、心急人上

她其實對Cookies無半點感覺,就如大部分香港人一樣,恩恩分不清楚九餅誰是誰,甚至要她列出她們的名字也有點為難,樣貌討好的Stephy、Theresa她當然曉得,歌藝略佳但樣貌平平的Kary她也記起,但其他呢,卻毫無頭緒。

可是同組的女生卻對此所知甚詳,記得Elaine來自澳門,記得Stephy打排球了得,記得 Kary 15 歲入行。

負責選歌的Carrie果然選了Cookies《心急人上》,大伙兒拍手稱好,恩恩倒沒什麼所謂,就依從大家意思好了。她只打算濫芋充數。豈料其餘八女認真非常,約定每天放學後在雨天操場練舞。好幾次恩恩悄悄溜走,都在校門前被米琪攔住。

米琪是學校舞蹈學會的主席,束短髮,一副爽朗直率的樣子,在她們中間負責構思、編排舞步。恩恩聽阿穎說,米琪之前花了好幾個通宵,趁家人酣睡時溜到客廳不住翻看 Cookies 的MV,終於編好了舞步。

某次練習中途休息,恩恩坐在操場旁邊的長椅上,用手背拭去額角的汗水,忍不住輕聲湊近阿穎耳邊問:「她們為何那麼熱心?」阿穎聽後露出狡黠的笑容:「哈,你不知道嗎?聽聞,鄰班那個方公子經常在三樓走廊偷看我們練習呢!」「方公子?是泳隊成員嗎?」「就是呀!他又靚仔,運動又叻!」「但他不是花花公子嗎?」「你無聽過咩,『情場如戰場,要愛就要搶』呀!」

恩恩搖搖頭,總覺得這句話有點耳熟,是什麼爛電影的對白嗎?

*

三、情場如戰場 要愛就要搶

至於後來班上傳出阿穎跟方公子相戀的事,恩恩最初不置可否。直至後來阿穎只顧混在方公子身邊,漸漸跟自己疏遠,恩恩心裡才開始鬱悶。原本打扮跟恩恩差不多,閒時都只是穿T恤、牛仔褲的阿穎,自從認識了方公子以後,竟變成另一個人般,摘去厚重的眼鏡換上隱形眼鏡,上學的書包也換成方公子手上替她挽著的名貴手袋。

更誇張的是,趁著長假,阿穎竟偷溜到髮型屋把一撮頭髮染成淺棕色,氣得訓導主任給她記了缺點之餘,還當眾把她的highlight剪去。晶瑩剔透的淚珠在眼眶轉了幾圈,始終沒有掉下,阿穎倔強地睜大眼睛,抿著嘴,轉身便奔。

這些日子,恩恩幾乎要待跳舞練習才能跟阿穎見面。阿穎可沒有缺席過練習,因為方公子和其他男生經常站在一樓的走廊,倚著圍欄,望操場的女生。

要跳出頻密急遽的舞步,恩恩起初感到頗吃力,但在米琪跟Carrie嚴厲督導下,竟然逐漸逾越了自己的心魔,跳得愈來愈好。反觀阿穎太急於表現自己,跟不上節奏,不單掉了隊,還屢屢跟米琪吵起架來,要由恩恩跟Carrie勸開。

終於到了舞蹈比賽的日子,恩恩她們最後一組出場,她在後台看著同學的演出,掌心不禁冒出汗珠,何解又怕又期待。

是出場的時候了,恩恩按捺著緊張的情緒,在舞台的前端,隨著音樂的節奏,順著拍子,把這幾個月來反覆練習的舞步一一展現出來。舞台的射燈刺眼得把她眼前所見的都化成一塊白色的光團,恩恩不慌不忙地閉上雙眼,繼續跳。

這些舞步,她已經熟練無比,每晚臨睡前總憋不住要在客廳跳一遍。音樂完結,她睜開雙眼,自覺跳來沒什麼瑕疵,但當刻禮堂卻如靈堂一般,寂靜無聲。好幾個中一男生還低頭失笑。恩恩會意回首一瞥,才看見原來後排的米琪跟阿穎竟然雙雙倒在地上,兩人手腳仿如錄音帶般,纏作一團。

阿穎率先站直身子,指著地上的米琪喊:「你不知廉恥!我昨天看見你跟方公子在公園摟作一團!」「係你話情場如戰場架!」「方公子講過話佢最愛我!」「睇下你部電腦啦!『我的最愛』永遠有好多架!鍾意就 keep,唔鍾意就 delete 啦!」

你一言我一語,其他隊員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

四、最後一塊

往後的事,恩恩不知道了。她不加思索從台上跳下來,一股腦兒穿過中間的通道,從禮堂大門離去,旁觀的同學跟老師一臉茫然。直至跑進女廁,眼淚才奪眶而出。恩恩搞不清楚自己究竟為什麼而哭,是為自己完成演出,感動而哭,還是為整場表演出醜人前,羞愧而哭?是為姊妹們鬧翻而哭?還是為自己完全不明白她們的所謂愛情觀而哭?

恩恩一點也不明白,她們在說什麼。愛情,不就是兩個人的事嗎?為何那麼複雜?為何要有金句?出軌、後備、你呃我我呃你,是什麼時候變成理所當然的事?

哭乾眼淚以後,恩恩從女廁出來,禮堂的人都已散去,整個地方空洞洞的,甚麼也沒有。屬於她的舞台,稍瞬即逝。她落寞地離開學校,在巴士站聽見排在後面,背著個大書包的師妹說:「對呀,Cookies 解散了,變成 Mini Cookies,九個變四個呀……」就緊張兮兮地揪著師妹的衣領,質問她所說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自此以後,恩恩再沒有跟阿穎、米琪,甚至同隊的任何一個人交往,也再沒有跳舞。中五畢業後,她就如其他平凡的香港女生一樣,拍過拖,甩過拖,呃過人,也被呃過,(自以為)說過金句,也試過被人家用金句回應。她不知道在香港拍拖是不是都要這個樣子:人人一定要哼著差不多的情歌,唸著差不多的電影對白,最重要是,個個都以為自己是愛情電影裡的主角。恩恩慶幸自己已經有個穩定的男朋友,不算俊俏,但對自己不錯,二人近來住在一起,還開始談婚論嫁。

*

五、完了吧如無意外

直至今天。

恩恩從電話裡得知 Stephy 和方力申分手一事,心情有點翻滾。午飯時間,想打電話給男朋友聊上幾句,卻一直接不通。可能他在忙吧?於是下班時間,恩恩見自己手頭上的工作都提早完成了,就走到男友的公司樓下等他放工。

男友出現了。

「阿申!你知唔知 Stephy 分左……」這時恩恩才發現男友竟拖著女同事的手。兩人看見恩恩大驚,才甩開。

「你做咩要呃我!」

「我呃你係因為我愛你!」

「你都痴線!」

恩恩摑了男友一巴,轉身便走。「完了吧如無意外……我與你大概始終不能相愛……」回家路上,聽見 DJ 在播《好好戀愛》,竟不受控地落下淚來。

但又不知道自己在哭什麼。

她腦海裡浮起的一句是:在香港拍拖是不是都要這個樣子。

Cookies:2002年出道的九人女子組合,當時被譽為港版 Morning Girls。一年後改組成Mini Cookies,後來成員各自發展,正式拆夥。

葉念琛:電影導演,電影作品多以三角戀、出軌等愛情故事爲主題,被網民戲稱為「旺角活地亞倫」

(故事改編自《拾年紀》Cookies x Edison 一篇) 

發表意見